alexa
置頂

他為何棄公職拚旅創?鋪設雲端部落返鄉路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20-12-29
瀏覽數 17,750+
他為何棄公職拚旅創?鋪設雲端部落返鄉路
唐佳豐回到災後人去樓空部落,重振原鄉人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屏東霧台鄉阿禮村,在莫拉克風災後,這個「雲端部落」,成了沒有人居住的原鄉。但在魯凱族青年唐佳豐的努力下,這裡已經漸漸恢復人氣,他也用斜槓精神來積極發展旅創。

三年前,他是高速公路局的工程主管、魯凱族的成功模範,三年後,他不後悔回歸寂靜的原鄉,住進僅剩3戶的部落,努力替家鄉翻轉荒村命運。29歲的唐佳豐,嚮往的美好生活,就在老家祖屋林道中。

他生長於屏東霧台鄉海拔1200公尺的阿禮村,這裡是西魯凱族最古老、也最遙遠的「雲端部落」。每當櫻花盛開,粉嫩花朵大片大片地絢麗綻放,堪稱是台灣最美的櫻花群,可惜在旅遊界的存在感並不高。

風災後返鄉第一人,從零開始修復原鄉 

當年,阿禮村是群聚300人的興盛部落,2009年遇到莫拉克風災襲擊,瞬間人去樓空,因為唯一的聯外道路崩塌,全村在一夜之間倉皇搭乘直昇機逃離。

如今,進村的道路依舊崎嶇難行,屋舍大門緊閉,空有雲霧繚繞的夢幻美景,卻聽不見任何人聲。街道上長滿青苔,讓人更覺淒涼。

風災過後第一個返鄉定居的人,就是唐佳豐。出於一份對土地的感情,他說服妻兒,辭掉穩定的公務員工作,「因為感念這個家,小時候阿公照顧我長大,我對這邊有使命感!」

他有時也會觸景生情,以前為了走出部落而拚命奮鬥。沒想到回來之後,故鄉卻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回鄉,任何事都從零開始,電線要重拉,接水管得走1公里多到最上面的水源處,憑著阿公傳承的記憶修復部落古道。

不僅如此,還要日日提防有沒有外人潛入,偷走部落裡的寶貴文化遺產。尤其是阿禮大頭目家屋、漢語戲稱為「阿爸禮握手」的ABARIOSO,從屋外的祖靈柱、百步蛇木雕紋飾,到屋內的古陶壺、獸骨和青銅刀,都被他視為珍寶,慎重地保存養護著。

阿禮大頭目的家屋內 珍藏的獸骨與陶壺。圖/阿禮大頭目的家屋內 珍藏的獸骨與陶壺。

回到凋敝的深山部落如何維生?唐佳豐當起了地方創生版的斜槓青年。主業是養蜂、生產蜂蜜跟花粉、種植金線蓮與愛玉,這部分是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陳美惠推動的「林下經濟」,協助偏鄉部落建構產業基礎的計畫。副業則是擔任部落旅遊解說員,「回來原鄉發展,就是要多元化,什麼都要做一點,」他靦腆笑說。

人最少的鄉,孕育出第一個原住民景觀區 

原始森林、雲霧仙境和部落文化,吸引不少登山客及生態學者慕名而來,但都要先預約。唐佳豐並不期待靠著大批遊客,來恢復荒村人氣。而且,對阿禮部落來說,每個月一、兩團就夠了,行程精緻而細膩,才能永續經營。

從實際數字來看,霧台是全屏東人口最少、人口密度也最低的鄉鎮,2019年登記人口只有3292人,是台灣本島人口最少的鄉。像唐佳豐這樣願意返鄉,還能找到創生相關工作留下來的人,可謂鳳毛麟角。

從阿禮往下走,來到海拔千米左右的神山村,部落生態旅遊和林下經濟,正成為留住人的重要手段。

2020年11月,全國第一個原住民族地區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在劃設公告四個月後,於屏東縣霧台鄉正式營運。範圍涵蓋阿禮、神山、大武等部落,眾多「祕境中的祕境」,像是七彩岩壁哈尤溪、雲豹之湯、小鬼湖林道及神山瀑布,加上特別設計的拓荒體驗,交織成令人難忘的特色遊程。

像神山瀑布,提供的就不是看瀑布、賞魚的行程,而是獨有的山林療癒方案。族人會示範特殊的呼吸方法和動作,教遊客如何吸收負離子。

霧台鄉長杜正吉指出,景觀區一旦劃設,遊客要進去該區域,就一定要有在地解說員的帶領。對此,他招攬了60多位部落青壯年及婦女擔任解說員,並展開專業訓練,合格者必須持有駕照、解說員證照、急救人員證照及溯溪證照等。為維護美好環境,部落居民還自動自發地到河床撿垃圾。

提振部落經濟,屏東原民人口不減反增 

引入部落的經濟活水,不僅有導覽職務,還連帶促進餐飲、民宿、伴手禮等銷售業績,廢耕多年的農地,如今再度種起友善環境的莊稼,幫助改善家庭經濟,即使只做短短的四、五個月,收入就可能就抵過以往出外打工一年。

「這兩年,返鄉的人變多了,」杜正吉欣慰地說,將旅遊結合地方創生,不僅能把年輕人留下來,旅外遊子也有機會回到原鄉。

一個令人驚訝的數據是,根據主計總處統計,屏東人口已連續18年下跌,然而,該縣原住民人口數反倒逆勢成長。截至2020年7月,屏東原住民人數達6萬328人,相較2014年底的5萬8300人,在5年半裡成長3%。「我看了嚇一跳,增加2000多人,」屏東縣縣長潘孟安像發現新大陸般說。

分析箇中原因,潘孟安以「人回來、留得住、過得好」為總結。首先,是長期耕耘部落旅遊產業,同時提升咖啡、紅蔾等經濟作物價值,讓年輕人可以回來,靠自己對土地的認知貢獻所長。其次,縣府投入長照服務,讓年輕人願意回來陪伴部落長者。

歸根究底,原鄉振興必須仰賴產業,而且是發展有特色的產業。

鏡頭轉到牡丹鄉,這瀕臨太平洋的恆春半島四鄉之一,為創造地方旅遊的與眾不同,使盡洪荒之力。

一般來說,公營事業景點很少有鄉鎮級別,原鄉更稀缺,牡丹鄉卻憑一鄉之力,接二連三設立了四處。

全台最香公路,青年們讓旅創生機湧現 

沿著199縣道,來到牡丹鄉這條追風太平洋的綠色路徑,四周種滿野薑花,季節一到,淡雅的香氣隨風飄散,被外界譽為全台「最香」的公路。

東源水上草原,是一塊長滿水生植物的濕地,由於草長得太密,走在上面,宛如踩踏在左搖右晃的彈簧墊,卻不會沉下去。跟著解說員走進去,不只解放腳丫子,還可體驗宛如「草上飛」的輕功滋味。

附近「最美原始海岸線」阿朗壹古道,可讓人眺望整個太平洋,視野完全沒有遮蔽,療癒指數百分百。而「牡丹社事件」所在的高士部落,山頂矗立著潔白無暇的日式鳥居,為國境之南增添一抹迷離色彩。

探訪這些美景,同樣需要在地導覽員,有了風趣山青們的帶領,沿途不僅「長知識」,更讓人笑開懷。

40歲中年返鄉的邱以理,是典型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從業者,他既是部落生態旅遊導覽員,也是獵人、歌手兼主持人,「現在一個月也能賺到6、7萬,為什麼不回來?」他說。把排灣族歷史紋在身上的潘佳昌,不但發過唱片,還能化身為阿朗壹古道導覽員,平常帶完團就上山採野菜,或是到海邊撿貝類和海藻,烹調無菜單料理販售,美味程度遠近馳名。

走在屏東牡丹鄉的阿朗壹古道,返鄉青年與熱血公僕以旅創帶動地方活力。圖/走在屏東牡丹鄉的阿朗壹古道,返鄉青年與熱血公僕以旅創帶動地方活力。

在戶籍人數4882人的牡丹鄉原民村落,多年來已有20多人返鄉,分別從事生態旅遊和林下經濟等工作。

若要拍一部地方創生主題電影,牡丹鄉公所祕書蔡重仁,無疑是最佳編劇。戲稱「嫁」到牡丹快20年的他,規劃了四大計畫:以公營事業景點促進旅遊、以旅遊促進生產、催化特色伴手禮的生產製造,最後是綠能交通接駁。因為常上山開會到晚上,蔡重仁笑說不時會遇見稀有動物山羌。其實,以他的職務來說,不必如此積極,但他認為:「部落是需要陪伴的。」

在最遙遠的雲端部落,人煙最稀少的原民故鄉,部落生態旅遊和林下經濟開始吸引人口回流,而在一群返鄉青年和熱血公僕的努力下,地方的生機和活力,也已慢慢出現。

本文出自 2021 / 01 月號

旅創成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國民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