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給自己最好的禮物:反正本來就要輸了,那拚一把再輸!

文 / 一流人    
2020-12-18
瀏覽數 30,800+
給自己最好的禮物:反正本來就要輸了,那拚一把再輸!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這大概是個禮物吧,因為我對自己好,好讓我自己為自己的決定動手動腳,好讓我那平常受人指使、軟弱無比的自尊,在這時刻,自己尊敬自己一點點。(本文摘自《最大的示愛》一書,作者為 盧建彰 ,以下為摘文。)

我剛先去跑了五公里,才來寫這篇,但你當然不必先跑五公里才能看。

跑到一半,下起了雨,我心想,要不要回家了?反正又沒人規定我要跑步,更沒人知道我今天到底有沒有跑。這是我自己的事,不關別人的事,我決定不用跑就不用跑。

不過,我想到,也是我決定我要來跑的。

自己決定的事,是不是,就試著再做一下下看看呢?

畢竟,平常都在做別人決定我要做的事了,這次何不挺一下自己的決定?

就一下下嘛。

池井戶潤的小說《陸王》裡的每個人,其實都跟我跑步一樣,並沒有確切的信心,更沒有確切的目標,不去做好像也不會立刻就怎麼樣,甚至比較像是,許多人會在旁邊大聲喊說,不做不會怎樣,不要去做啦!

跟世上多數的好事一樣。

我說的好事,並不是會讓世界和平那種偉大的好事,而是你知道的,我們平凡人可能接觸到的好事,甚至,好的對象一開始只有我們自己的那種好事,就是那麼小,小到你多少會想說,算了啦,不做也沒差,現在這樣也沒怎樣不是嗎?

你只是心裡有個小箱子,小箱子的小蓋子被掀開了一公分,就再用力地把它蓋回去就好,其實,也不用太用力蓋,他自己就會闔著。

要打開蓋子,還比較花力氣。簡直就像做襪套的,想改做跑鞋一樣。

跑步,最難的是去跑步

想歸想,做的時候,還是一大堆不要不要,我記得村上春樹說過,

不去的理由裝起來可是有一輛大卡車那麼多,所以,顯得去做變得很了不起。

你都不幫你自己了,還要怪別人不幫你嗎?還要怪老天爺不幫你嗎?於是我假裝沒有雨,繼續往前跑,一會兒後,弄假成真,雨停了,我沒有停。

這大概是個禮物吧,因為我對自己好,好讓我自己為自己的決定動手動腳,好讓我那平常受人指使、軟弱無比的自尊,在這時刻,自己尊敬自己一點點。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我想到《陸王》裡的角色,好像就是得面對,就是得在危急存亡的時刻試著做點什麼,拚他個一把看看,反正本來就要輸了,那拚一把再輸,不是比較好嗎?

常常這一把,就是個不一樣的機會,我想到偉大的球評曾公曾文誠先生,在他的書《環島浪漫》裡說過:

不揮棒,就什麼都不會發生。

正想著這決定是對的,忽然,被毆打了。

不下雨了,下雨是有雨滴,這不是雨,是機關槍連發!會在擊中時自動分開成十多顆子母彈。雨在毆打我,而且是圍毆,大到我想要報警,原來今天豪雨特報。

我正跑到可以看見海的地方,打在堤岸邊的海浪聲跟雨聲一樣大,兩個人在吵架,而且,很兇。

我全身都濕了,想安慰自己,反正出來跑步不就是會濕嗎?

但這不是濕,我變得好重好重,衣服吸滿了水,鞋子吸滿了水,腳好重,身體好痛,廢話,因為你正在挨揍。

我當然只好停下來了,躲在巨大的橋墩下,看著大浪、看著大雨,想著人生的風雨就是這樣嗎?就是要這樣打擊我們的夢想嗎?

我也想起以前聽說家裡的長輩受人連累生意失敗,一瞬間歸零,一如《陸王》裡一次又一次的驚險,危機總是會來到。而你在挺身而出的同時,也得挺住,可以停下來,但不要放棄。

後來,雨又變小了,我又繼續跑,跑完我的日課五公里。因為我知道雨一定會變小的,跟人生的風雨一樣,也跟《陸王》裡的人物一樣,任何事都會不順利的順利完成。

就好像你看到《陸王》那麼厚一本,就會想放棄一樣。

放棄也不會怎樣,但是啊, 不做不會怎樣,做了很不一樣。

或者,要是我跟你說,會很享受,

那,誰不想要享受久一點呢?

《最大的示愛:掰掰~有點糟的一年,未來我們好好過》,盧建彰著,時報出版圖/《最大的示愛:掰掰~有點糟的一年,未來我們好好過》,盧建彰著,時報出版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導演閱讀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