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延續《與惡》的感動!全民公投舞台劇讓劇情跟著觀眾走

或許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更近
文 / 魯皓平    
2020-09-14
瀏覽數 5,500+
延續《與惡》的感動!全民公投舞台劇讓劇情跟著觀眾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舞台劇版本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全民公投的模式,讓所有參與的觀眾都能夠左右結局的變化……

2019年4月,重量級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受到無限迴響,那抽絲剝繭探討不同人性的真諦,更激盪你我心中從未領悟過的震撼。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也許你曾經有個標準答案,但在劇中醍醐灌頂的醒悟下,真相未必如此黑白分明。

這是由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延伸出的幾個家庭間,不同立場、不同參與者的故事──因孩子罹難瀕臨破碎的受害者家庭、兒子殺人於是避逃人群的加害者家庭、幫死刑犯辯護而受盡譴責的律師、弟弟患病帶給姐姐人生課題的破碎關係──怨懟的茫然、自責的崩潰、憤怒的出口,成了最激盪觀眾共鳴的省思。

當年,公視力邀呂蒔媛原創劇本、徵製作團隊,邀請CATCHPLAY 、HBO Asia共同合作,打照完美的《我們與惡的距離》。

舞台劇版本的劉昭國和宋喬安圖/舞台劇版本的劉昭國和宋喬安

為了延續當時的感動和震撼,故事工廠特別全新籌畫、改編出舞台劇版本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以全民公投的模式,讓所有參與的觀眾都能夠左右結局的變化,你支不支持死刑?你願不願意讓精神病患者安置在自己住家附近?這些變化都隨著觀眾的票選結果,會有不一樣的版本呈現。

也因此,所有演員們事先依照劇情走向演練多個版本的劇情和結局,是本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有別於傳統已有固定模式套路的劇本,這回觀眾會參與2次公投,投票結果將改變角色命運──演出會因應投票結果改變劇情發展及轉換場景,共有4種結局。

舞台劇版本的王赦和丁美媚圖/舞台劇版本的王赦和丁美媚

《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版本由尹馨、狄志杰、謝瓊煖、吳定謙、房思瑜、陳志強、吳怡霈、李劭婕、楊銘威等人演出,除了謝瓊煖回歸之外,其他角色全部是嶄新呈現,令觀眾有著耳目一新的感受。

該劇描述在戲院犯下無差別殺人案的兇手;痛失愛子,想要尋求公道的被害者父母;試圖撕下「殺人魔家人」標籤的加害者家屬;替殺人犯辯護,被視為「魔鬼代言人」的人權律師,各個角色議題之間的糾葛。

究竟誰是善?誰是惡?而近年社會發生層出不窮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審判結果爭議頻傳,究竟是法官判決悖離民意?還是民意被媒體操縱?

舞台劇版本的李大芝和林秀麗圖/舞台劇版本的李大芝和林秀麗

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表示:輿論就是一場社會公審,你的一票,也許能阻止下一場悲劇的發生。劇組更向外傳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或許我們與惡的距離比你想像的,更近。」也因此,該劇透過2次公投以及4種結局,來讓觀眾親身經歷選擇每一場結局的誕生,每一個演員對於當天要演哪一個結局都感到非常緊張。

尹馨在《與惡》舞台劇飾演霸氣新聞部長官宋喬安,她透露,宋喬安在新聞台風光的背後,私下總是借酒澆愁抒發情緒,雖夫妻關係瀕臨破碎,但飾演他丈夫的狄志杰仍然不放棄她。

尹馨坦言:「光是要在幾分鐘內呈現角色酗酒狀態,甚至酒後吐真言把丈夫給逼退,讓一個百般不願意放手的丈夫,最終選擇放手了。」而此次舞台劇最大亮點之一,是由觀眾現場公投,來決定舞台劇的結局,尹馨與狄志杰三瓶酒離婚戲碼,將在其中一條故事線出現。

舞台劇版本的應思悅和凱子圖/舞台劇版本的應思悅和凱子

尹馨透露排練自己壓力大到,一回家就倒在玄關上一點都不想動,首演時間逼近,她開始失眠,直喊,「這次在舞台上進行公投決定結局,實在是太大膽了!」她補充,「每一次投完票就往截然不同的路線走去,但是宋喬安的結局是往兩種不同的風格走,非常挑戰。」

和影集版相同,《我們與惡的距離》其實從非常多的社會面相在探討人們不願面對的現實,從媒體亂象、死刑犯辯護、加害者家屬、被害者家屬、鄉民輿論、精神病患苦衷等著墨,投入其中,會有不同的收穫和體會。

這是一段不同立場的人們,相互理解的過程,即使出發點不同,也應該要一起對話,對不明白的事情抱持開放角度。社會上有很多辛苦的人,需要的是多一點理解和關心。

《我們與惡的距離》舞台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舞台劇影集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