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瑞典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嗎

文 / 李誠    
2002-04-01
瀏覽數 14,900+
瑞典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國婦女勞參率不但低於西方工業化國家,也低於很多亞洲的國家,這是我國政府所一直關心的問題。因為提升婦女勞參率可以增加本國勞動供給,紓解國內勞動短缺問題,減少對外勞的倚賴,同時也增加一國的國民所得。目前妨礙婦女勞動參與的一個主要因素是嬰兒與幼童的無人照顧。為解決此問題,政府近日推出了兩性工作平等法,其中一個重要的項目是育嬰假,婦女在產假以後,可請長達兩年的育嬰假。在此時期,雇主不但要同意她的假期,並且她在兩年以後,可以回到原來的工作。在假期間,雇主是不支薪的,但為了要減輕婦女的負擔,勞委會正在研擬給與育嬰假補助的方案。

這些政策能否提升婦女的就業機會?台灣的雇主與一些學者認為此種政策是愛之適足以害之,反而會減少雇主對婦女雇用的意願。但是也有學者與婦女界人士認為這是對婦女有利的。由於此法才開始推行,無法評估其實際效果,因此我們從檢視北歐,特別是瑞典的經驗,說明台灣現行政策的可行性與有效性。

瑞典的育嬰政策

瑞典是個很重視社會福利的國家,他們對婦女與小孩的照顧遠超過任何歐美工業化國家,在瑞典,一個小孩的出生,不但母親可以得到十五個月的帶薪假期,其後小孩安置在政府或私人辦理的托兒所中,又可以取得政府的補助。自1975年以來,一個小孩的托兒費用有90%是政府補助,10%是私人負擔,政府補助每一家庭學前兒童托兒的費用,每年每人達8000美元左右。此外,如果小孩父母的所得在某一水準以下,尚可取得房屋津貼。十六歲以下的小孩每年每人有6000美元的補助。正因為政府對幼兒有如此多的津貼與補助,瑞典的婦女絕大多數把子女送至托兒所,而自己到勞動市場去就業。

因為托兒是中央政府補助部分經費,地方政府主辦,而托兒又是非常勞力密集的行業,瑞典的法令規定每一位保母最多只可以照顧四個嬰兒,而瑞典學前兒童的托兒照顧,有57%是地方政府經營的托兒所,因此地方政府需要雇用大批與托兒相關的員工,這是造成近年來地方政府婦女就業機會大幅成長的原因。簡言之,瑞典的家庭政策把照顧兒童的事務「國家化」、「社會化」,成為社會的責任。

此種兒童照顧「社會化」的制度有何種好處?(1)婦女就業機會大幅增加;(2)兒童由政府機構照顧,使他們不因家庭貧富而遭受不同的待遇;(3)婦女在家中各自生產家庭產品,如煮飯、洗衣、照顧小孩等,其效率較差,但是,假如他們到市場工作,然後將其所得用來購買家中所需要的各項產品會比較有效,因為市場生產比家庭生產較具規模,比較有效。在經濟學上有所謂次佳理論。

此種制度雖然有這些好處,但是它也有下列的缺點:

1. 要維持此種制度,政府必須徵收極高的稅率,以維持此龐大的經費。

2. 政府必須雇用大批公務人員。瑞典政府公務人員達全體就業人口的31.7%,遠超過加拿大的6.6%,美國的14.4%,德國的15%,英國的19%。政府部門的效率不如民間企業,對資源的浪費也是公認的事實。

3. 新增加的婦女勞動力都集中在低生產力、無國際競爭的場所,嚴重影響了人力品質與國家競爭力的提升。因為育嬰是非常勞力密集的工作,再加上此行業與國際市場完全脫軌,因此,從事這些行業的婦女沒有國際競爭的壓力,沒有在經常學習新技術、新知識,提升本身的生產力與競爭力,這是為什麼瑞典地方政府公務員的薪資與民間企業相比愈來愈低,而國家的競爭力與國民所得在國際相對的地位也逐年下降,直到近年修改社會福利法案後,競爭力才有回升跡象。

瑞典經驗對我國婦女、育嬰政策有何啟示?

我國要提升婦女就業的機會,瑞典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嗎?我們的答案是只有精神是可以學習,但做不到是因為我國稅收遠不如瑞典,所以政府不可能像瑞典一樣,大手筆來辦理育嬰的補貼。政府在推動目前兩性工作平等法的育嬰補助方案,應考慮下列數點:

1. 婦女育嬰假期的長短,必須與服務年資相連接,服務年資久的婦女,可以享受較長的育嬰假期,而不是目前只要有小孩,便可以享受若干時期的育嬰假。如此,可以鼓勵婦女將家庭與職場工作做一個全盤的規劃,善用社會與個人的資源。

2. 政府不宜過分補助托兒與育嬰的費用,宜將部分補助育嬰費用改為家庭購買節省人力的育嬰產品補助,如免消毒的奶瓶,免洗但合乎環保規定的紙尿布,洗衣機等等。

3. 政府也可以用減免或補助的方式,獎助民間企業研發節省人力的育嬰產品,此類產品開發,不但省去國內婦女育嬰時間,因而有時間進入勞動市場工作,並且可以出口此類產品賺取外匯。

4. 鼓勵企業組織的改造,生產程序的改造,開發更多虛擬辦公室等組織結構,使婦女在家中也可以兼顧家庭與職場的工作。

本文出自 2002 / 04 月號

第1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