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強夢幻國家隊 共創人機共舞新境界

文 / 林鳳琪    
2020-07-28
瀏覽數 19,900+
最強夢幻國家隊 共創人機共舞新境界
圖/李志清無人機隊全是MIT。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疫情稍歇的8月盛夏,人潮湧進故宮南院至善湖邊,即將迎來一場結合科技、人文的藝術展演。

為了這場台灣首次大型戶外藝術家與無人機群飛共舞,參與的團隊成員,幾乎每個周末,都反覆操演練習並調整。

循著樂音往上看,搭載LED特效燈光群飛的無人機,以黑夜為幕,時而幻化成正義使者哈奴曼的圖像,時而重新排列為代表邪惡勢力的黑魔王。

往下看,分飾善惡兩方主角的舞者,在草地上,與低飛的無人機,隨著節奏一進一退,如跳雙人探戈般自然共舞。

場邊,除了舞台編導與總監等大型展演常見關鍵人物外,還多了一群埋首電腦與鍵盤的無人機展演工程師,得隨時因應突發狀況與編導指令,即時編寫新程式,改變無人機飛行路徑。

400架無人機、國寶級藝術家、舞者,以及服裝設計師共創,不但跨越機器與人類協作的想像,也打破了海、陸、空展演的侷限,更讓實與虛的跨境結合有了新想像……,一場別開生面的「人機共舞」,即將登場。

人才服裝軟硬體,全部台灣製造 

「這次無論機器硬體與飛控軟體,甚至藝術編導、舞者、製作人、服裝設計等,全都MIT(made in Taiwan),是史上頭一遭!」回顧這場人機大秀的養成,製作人黃梓柔,語氣裡滿是興奮與期待。

據了解,整起展演,源起於一年前,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科會辦)推動的「科文共創」計畫。擔任計畫總編導的國家戲曲學院副教授李曉蕾認為,隨著AI科技的發展,機器人將是人類未來生活的一部分,為了不讓世界變得冰冷而生硬,設計機器人的工程師不能只懂程式,還得有藝術、美學素養,才能讓科技下的生活,保有人性。

但李曉蕾坦言,台灣向來不缺一流工程師,卻總缺了個「讓科技更有人味」的科技人文跨域人才。

「關鍵就在藝術!」李曉蕾表示,藝術其實海納百川、沒有框架,一場精采的展演,背後往往是縝密的科學與精算。舞者一步不差的走位,分毫不差的音樂與背景。於是當人機共舞計畫一公開,藝術與科技圈的好手,義無反顧地加入。

從李曉蕾到台灣無人機群飛第一把交椅、南臺科大電子系李志清教授帶領的Taiwan Drone 100團隊;曾受邀歐洲演出的藝術家羅禾淋、陳依純;建國百年藝術慶典王牌製作人黃梓柔;國寶級服裝設計師胡豔伶等人一入隊後,一個堪稱史上最強「夢幻國家隊」就這麼誕生了。

只是,想達到「人機融合、共舞、共生」的境界,連夢幻團隊也苦頭吃盡。

黃梓柔形容,過去的無人機展演強調空中排列圖像與群飛數量,但這只要砸錢,就有現成的軟硬體足以成事。但這支國家隊,想作的是深具台灣DNA的科技藝術。

對此,李志清有感而發:「大陸是消費型無人機的全球霸主,可謂眾所周知,而台灣也曾是無人模型直昇機製造大國,卻鮮少人知道。」因此李志清一直想帶領台灣航太科技「重返榮耀」。

其實,幾年前,李志清就已經組了無人機隊,只是一開始採客製化接單,因而演出量少,機隊規模也不算太大,直到2019年屏東燈會,英特爾百架無人機群飛展演引起關注,大大提升了台灣人對無人機表演的想像與接受度,自此,Taiwan Drone 100邀約不斷,李志清順勢將機隊從數十架的小團擴充為百架大隊,而最值得一提的是,機隊全是MIT。

在李志清的籌謀中,他想架構的,不只是一個無人機的藝術團隊,更是一個無人機供應鏈的台灣隊,「一架不起眼的無人機,麻雀雖小,卻是飛航產業的全整合,畢竟,機體設計需仰賴航太、精密測量、定位、通訊、遠端監控、圖像辨識、AI演算……等技術。」

避免碰撞,不容許10公分誤差 

而藝術策展專家李曉蕾則強調,這次台灣科文共創,可說是人機完美共生的全新模式。她解釋,過去,無人機只被當成「百構圖」「會飛的道具、布景」,而這次,統統打破,「在水面上,舞者一個踩踏,潮差至少10公分,這10公分誤差,無人機就可能傷了舞者。」

難的不只這樁,負責溝通協調的製作人黃梓柔就強調,展演用無人機,往往沒有防水設計,偏偏這次除了人機共舞,因表演舞台在水面上,還結合水舞,挑戰加劇。「寫程式的工程師無法理解,為何我們一直改來改去,要求這麼多?同樣的,舞者也很難適應,即使已演練千萬次,只要是水面舞台,就有風險,舞者也得學會配合無人機,臨場應變。」

所幸,隨演出日期接近,無人機與舞者的互動也愈來愈流暢。

想像一下,仲夏夜裡的南台灣,涼風徐徐,故宮南院至善湖展演場邊,負責特效噴煙的無人機,以及搭載LED燈的400架群飛無人機就定位。湖中,舞者站立水幕舞台中。

場外數千觀眾摒息靜待,就等音樂起奏。人機共舞登場,也正式為台灣「人機共生」新時代,揭開序幕。

本文出自 2020 / 08 月號

共生新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故宮AI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