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九歌創辦人蔡文甫95歲過世,文壇大老如此回顧與他的情誼!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張智傑、蘇義傑
2020-07-15
瀏覽數 15,150+
九歌創辦人蔡文甫95歲過世,文壇大老如此回顧與他的情誼!
圖/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逝世。取自九歌文學國度臉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今天(15日)在台大醫院過世,享耆壽95歲!消息一出,藝文界與九歌讀者同感悲慟。《遠見》回顧文壇大老在九歌40週年時,如何談論與蔡文甫因書結緣的一段段情誼。

出生於1926年的蔡文甫,祖籍江蘇鹽城,在流離失所中隨著國民政府撤退來台,舉目無親的情況下苦心自學,因緣際會離開軍職、轉執教鞭,而後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並在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

今日蔡文甫過世,九歌表示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但會擇期舉辦追思會。

據《聯合報》報導,蔡文甫一路上培養許多文學新秀,自己也創作不歇,曾著有小說集《雨夜的月亮》《沒有觀眾的舞台》《解凍的時候》《小飯店裡的故事》等20多部創作,也以《天生的凡夫俗子──蔡文甫自傳》獲得中山文藝創作獎,以及中國文藝協會小說獎章與榮譽文藝獎章,被形容是「集文學家、編輯家、出版家、企業家於一身」的藝文界舵手。

而蔡文甫所創辦的九歌出版社,當年與純文學、大地、洪範與爾雅等文人創辦的出版社並稱為「五小」,一起開啟台灣八○年代的文學黃金時代。

2018年、九歌出版社40週年時,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李瑞騰和總編陳素芳曾共同策畫,邀請不同世代的40位作家暢談他們與九歌的文學因緣,出版《九歌40: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一書。

《九歌40: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圖/《九歌40: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

以下節錄書中知名哲學教授傅佩榮、已逝國寶級詩人余光中當年對蔡文甫的情誼回顧。

傅佩榮 自述與蔡文甫的九歌情誼

知名哲學教授傅佩榮。張智傑攝圖/知名哲學教授傅佩榮。張智傑攝

九歌出版社的創辦人蔡文甫先生曾經長期擔任《中華日報》的副刊主編。我為他的副刊寫過幾年專欄。怎麼開始寫的?誰居間介紹的?寫了多久?最後怎麼結束的?我完全記不得了。我只記得蔡先生溫和善良,有長者之風,能欣賞寫作者,可以海納百川。

我寫的專欄有沒有作用呢?我只記得一件事。有一本書,名為《前世今生》,內容記載一位精神病患接受醫生診治的過程,其中反覆強調「一群人會一世又一世地輪迴,並且聚在一起以清償他們前世的恩怨」。我連寫三篇文章,詳論這種觀點。吾友陳曉林在《聯合報》擔任主筆,他告訴我說:聯合報副刊主編瘂弦的太太因為讀過《前世今生》而陷入極大困擾,後來讀了我這三篇文章而解開了心結。瘂弦請他特別向我致意。

專欄文章累積到一定的量,就可以出版成書了。我自1992年開始在九歌出書,內容多為人生反思、讀書心得與文化評論。2010年以後,我在大陸介紹國學的機會較多,陸續在九歌出版了《原來孔子這樣說》的系列,包括孟子、老子、莊子,以及易經。這套書淺顯易讀,是我常向朋友推薦的入門書。至於在九歌共出了多少書,我印象中是超過了20本。

也就是在2010年前後,蔡先生寄來一信,說九歌有意出版我的全集。此信讓我深感知遇,但想到治學之道尚在半途,實在談不上這種計畫,後來與素芳總編輯商量,儘量一年在九歌出版一本書。

我自18歲上大學,到65歲在台大哲學系退休,沒有離開過大學校園,但是機緣巧合,我在台灣各地所作的演講很多,因而也從未忘情於社會。別人說我是多產作家,不管這話有無嘲諷意味,我都欣然接受,因為那是事實。我不用電腦,全靠手寫,大約寫了1300萬字,出書總量在120本以上。我長期保持良好互動的出版社只有三家,九歌是其中之一。

人生之路未必平順,有一次我因為幫助朋友而急需一點錢,於是鼓起勇氣向蔡先生開口,就說是預支版稅吧。他二話不說,立即照付。蔡先生可能忘了這事,因為他幫助過的作家一定不在少數。如此看來,在長者之風以外,又有大俠之風了。我的心思都在念書上,除了教學、研究、寫作、演講,別的都不會。在交友方面,是標準的「剛毅木訥」,謹守結緣、惜緣、隨緣的原則,活得還算自在。

欣聞九歌成立40年,可喜可賀。蔡先生的理想也順利傳給了下一代。出版社的經營正面臨各種挑戰,我相信九歌與健行一定可以突破困境,繼續文化傳承的使命,謹寄上深深的祝福。

余光中 自述與蔡文甫的九歌情誼

已逝國寶級詩人余光中。蘇義傑攝圖/已逝國寶級詩人余光中。蘇義傑攝

1987年梁實秋先生病逝於台北。蔡文甫先生和我悵然若失,兩人商量,應該舉辦某種活動,以彰梁公對現代中國文學的貢獻。梁公在散文和翻譯兩方面均有重大的成就,所以我們創辦的「梁實秋文學獎」就分成兩項:散文獎和翻譯獎。我就負責主持翻譯獎項的譯詩組:梁公是我一生志業的恩師,當仁不讓,我不能不接下這一肩任務,並且邀請了彭鏡禧和高天恩兩位名家,組成歷久不衰的「聖三位一體」。三位合作十分愉快,我也主持了20多屆,並無人前來「踢館」。

九歌出版社已出書40年。這些年來,我的書先是由洪範出版,後來就轉交九歌印行。洪範的葉步榮先生帳目清楚,按期報告銷售數字。九歌核算版稅也很認真。蔡文甫先生在這正規書籍慘淡經營的21世紀,竟然對我的信心不減,一本接一本面不改色地出我的書。坊間將這些正經書美其名為「常銷書」。時至今日,還一口氣推出了我的詩集《太陽點名》《守夜人》;文集《粉絲與知音》《從杜甫到達利》。

孔子回顧一生,自謂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他閱世只有72年,還不足以論「古稀」之得失。九歌在文甫兄低姿態、陳素芳高效率的經營之下,今年也已臻不惑之境,在今日大力支撐文運的好出版社之中,值得我們慶賀。

我認識文甫兄,前後共歷60年,最初是由王敬羲介紹。敬羲兄才氣很高,潛力很富,結果卻是歉收,太可惜了。比起他來,文甫兄似乎有欠新銳,但行百里者半九十,沉得住氣,終於豐收。文甫兄比我更長壽,也和我一樣重聽,現已退休,九歌大業的重任,落在後一代的肩頭。

我認識素芳,當然較晚。其初她竟是溫瑞安寨主的部下,與吾女幼珊是同僚。但是她成熟得很快:加入九歌之後,她在文甫兄的信任之下,不但帶大了九歌,也因九歌的磨練而指揮若定。我在九歌出書,從封面設計到封底介紹,她處理得都很得體。這說明了她真是將吾詩讀通透了。

九歌慶40歲,另有一解,來自英文。Forty意為四十,但其引申語fortitude則意為「堅強不屈」。謹以此語為九歌祝福。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名人殞落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