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i(愛)上DoCo Mo

文 / 郭正佩    
2002-01-01
瀏覽數 11,150+
i(愛)上DoCo Mo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行動通訊業近一、兩年在媒體大放光芒,來自國際注目的眼光將日本最大的行動電話公司NTT DoCoMo捧上舞台,成為家喻戶曉的名詞。提到3G(第三代行動通訊),自然非得提到全世界搶先將3G無線通訊服務推入市場的NTT DoCoMo。

姑且先不談第三代行動通訊,先不談國內大廠對3G服務的摩拳擦掌。我想從NTT DoCoMo的名字談起。

NTT DoCoMo公司中文譯名為——日本電信電話公司移動通信網(誰會記得這個繞口的名字?)。NTT是日本電信電話公司NIPPON TELEGRAPH AND TELEPHONE CORPORATION的縮寫。也就是說,NTT三個英文字和「中華電信」「德國電信」或是「法國電信」一樣,在馬路邊的公共電話亭都可以看到。會這麼說是因為過去要和陌生人解釋自己在哪工作(尤其當語言不通時),發現只要轉轉頭,「喔,就是那個公司,」指著公用電話或是路人手上(也可能在我手上)的手機就能解決,很方便。

1992年DoCoMo在NTT內部成立,負責行動通訊業務,1998年正式成立公司上市發行。這正是行動電話起飛的年代。過去五年之內,NTT DoCoMo的行動電話用戶增加了七倍,到2001年10月已超過三千六百萬用戶。其中,有兩千八百萬用戶也是1999年2月NTT DoCoMo推出的行動數據服務「i-Mode」的使用者。

NTT DoCoMo的英文名字由「Do Communication Over the Mobile Network」縮寫而來,繞了一大圈,就是要為「行動通訊」找個不那麼生硬的名字。Do、Co、Mo三個字,配上如天空般碧藍、如草地般翠綠、和熱情般火紅三條飛揚的線,組合而成的是這個年輕有衝勁公司的企業標誌。

我站在NTT DoCoMo位於日本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的研發中心三樓窗口,每每看到金黃陽光照射在這幾個立體的英文字上,總會深呼一口氣,它們讓我想到跳躍的音符。

不只如此,DoCoMo這三個字,由日文發音,正有「哪裡都行!」的意思。在電車上行、在家裡行、等紅綠燈的時候行、走路開車的時候也行。甚至,上課時在座位上傳情話行、開會時預約晚上的餐廳也行。唯獨,離開日本不行。至少現在是這樣。

「你不覺得這三個字很美嗎?」站在面對青棕色山坡的玻璃窗前,我問同事。DoCoMo三個字在夕陽照射下閃閃發光。

i-Mode

雖說「這裡行」「那裡行」,我倒覺得這「離開日本就不行」反倒是NTT DoCoMo在國際上一炮而紅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2年2月,NTT DoCoMo推出名為i-Mode的行動數據服務。行動電話上一個圓圓胖胖的「i」字,輕輕一按就能進入數據通訊的世界。「數據通訊」?這是什麼意思。所以DoCoMo的宣傳廣告絕口不提「每秒可以傳9.6K」「採用封包計費」「數據移動通訊」之類讓人迷惑的技術用語。取而代之,是美麗的廣告女星廣末涼子拿著銀白色流線型手機嬌滴滴地在化妝室,臨時想起需要匯款,只好用手機幫忙的畫面。

目前任職於NTT DoCoMo入口事業部門部長,當時也是i-Mode催生者之一的夏野剛先生在他1997年提出的i-Mode理念企劃案中,即設定讓行動電話成為生活上不可或缺工具的目標——「臨終前的請求:讓我把手機重新設定吧!」

i-Mode使用的不是最困難的技術,傳送資訊的速度其實也不快,但是,一個「i」字型按鈕,從幼稚園小朋友到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都能用一根手指頭查到最新的卡通、股票行情、附近有什麼餐廳、匯款、火車時刻表、明天天氣等等。「管他什麼是Internet(網際網路)?」別忘了,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學不會怎麼上網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設定電腦的時候?

「日本人有很多根本不知道什麼是Internet,」我的同事告訴我。

有一天,在電車站,我看見一個比我膝蓋高不了多少的小男孩,帶著很可愛的黃色圓帽,正聚精會神地玩弄手掌中的行動電話。(和我是同一型)

看得到,吃不到,最讓人垂涎。眼見自己還在用水壺一樣大的行動電話時,日本公車上的小女生就拿著手掌大、不到100公克重的銀色電話,興高采烈地大聲說話。當美國好不容易出現了輕巧銀灰色的韓國手機時,卻又看見日本染著金黃頭髮的年輕人,手拿著粉銀凱蒂貓顏色的手機,待機畫面上還有會唱歌的彩色卡通。跟著日本跑的台灣可能還見怪不怪,對於隔著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西方世界來說,就是不可思議的發現了。

用「手」打的電話

一位來自日本的麻省理工學院客座教授常在演講時使用一張投影片——一個西方面孔男人,一台黑色笨重的行動電話用繞過頭的橡皮筋「綁」著掛在耳朵旁。

「妳不覺得這就是美國人對行動電話的印象嗎?」他對我說。

「美國人把行動電話放在耳朵上,日本人把行動電話放在手上。」

和一位東京大學大四的女孩子交換資料的時候,她第一個問我的,是行動電話上的電子郵件信箱。其實,這樣的功能在美國早就有了,但我從來沒有看人用過。

「妳能很快地在行動電話上寫信嗎?」我問。那時,我才剛拿到手上的電話,第一封只有一行英文的信足足花了我十分鐘才寫好。

「可以,」她說。「有多快?」她沈思了一下之後告訴我,「非常快!因為我從高中開始上課時就在桌子下整天和同學傳話了。」

「來,我幫妳照一張像,」她拿起手上的銀粉紅色手機,為我和六本木的夜景留下一個紀念。

立川敬二的演講

2000年10月,波士頓的秋天,NTT DoCoMo社長立川敬二(Keiji Tachikawa)回到母校——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在一場產官學界的午餐聚會中,立川敬二發表了NTT DoCoMo對未來十年的遠見。

如人高的投影螢幕、完美的配樂,一段十分鐘長名為「NTT DoCoMo Vision 2010 Changing the Mobile Frontier」的影片,由一位身著燕尾服、頭戴黑色高帽的魔術師揭開序幕。化著妝的魔術師揮舞著手中的魔杖,NTT DoCoMo企業標誌中那三道跳躍的線條帶出場的,是一幅幅夢想中的圖畫。魔術師緩緩往後方走去,消失在螢幕之中,故事從瑞典斯德哥爾摩一位坐在海岸邊吹風的銀髮老太太開始……。

2001年10月,我站在NTT DoCoMo研發中心,觀看新版本的「DoCoMo Vision 2010」。我告訴同事,就是一年前那一個午後,讓我決定來這裡工作的。

在波士頓的我,當時正埋首撰寫《e貓掉進未來湯》這本關於MIT(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書。看過、讀過無數新奇的研究,自以為該對新科技、創意和未來的想像略有免疫力。

我和一位朋友因為和主辦單位相識而有機會接受邀請,並坐在最靠近螢幕的好位子。十分鐘影片結束時,在場數百名創投業者、電信業者、高官、教授激動地起立鼓掌,我偷偷轉過頭,拭去眼角的淚珠。上一次有這樣的情緒,彷彿是觀賞鐵達尼號電影的時候。但,這是一齣夢想成真的喜劇。

MAGIC,多麼好的想像。今天我們早已熟悉隨時隨地使用行動電話,如果小時候的我乘過時光機來到現在,這會是比魔術還迷人的發現吧!

「為什麼DoCoMo要製作新的版本呢?」我問同事。

「妳當時看的影片是兩年前開始製作的,兩年之間,其中一些點子已經被廠商開發出來了。」

這個世界,變動得如此快速。我猜,現在沒有人敢製作2005年想像之類的片子吧!

台灣人的夢想

「人類因夢想而偉大」,而DoCoMo不只是夢想,他也努力地實現夢想。

11月底,我收到來自NTT DoCoMo無線通訊研究室的來信,那是一種飛起來的感覺。當時,NTT DoCoMo才正開始邁出國際化的腳步,除了電信同業,一般人並不一定聽過。我苦於難以和人分享心中的狂喜。

意料之外的是,隔天,NTT DoCoMo花了98億美元購入美國AT&T Wireless16%股權,並以新台幣17億元買下台灣和信電訊20%股權,成合資伙伴的消息成為世界媒體頭條新聞之一。一連串的布局,NTT DoCoMo走入國際市場的企圖心相當明顯。突然之間,DoCoMo變成熱門話題。

正因為這「離開日本就不行」,DoCoMo向世界推銷的,是一個「離開日本也行」,真正「走到哪都行」的理想、一個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像電車裡埋頭玩弄銀粉色手機的日本男女,用一支小小的行動電話,解決生活中「所有事」的夢想——3G:高頻寬傳輸速度,可以播放影片、聽音樂的行動電話。

DoCoMo為這個夢想取了一個名字——FOMAFreedom Of Mobile multimedia Access——自由使用的行動多媒體,又是一個多麼好的名字?

《i-Mode事件》(中文書名為《i-Mode——縮短理想與實際的距離》)一書的作者松本真理小姐當初負責i-Mode內容企劃,她提出「創造wants而非needs」的觀念。想想,這世界上有多少人真正「需要」在手機上看電影?相信我,看到彩色高解析度手機螢幕上播放著流利的影像,大部分的人都會心動的。至少我是。

哪裡都行!

拿到擁有i-Mode功能的銀藍色手機那天,我強忍興奮,繼續工作。

「真不好意思,因為剛好沒有新機子,所以配一個舊型機器給妳,」我的同事很抱歉地說。

其實我不好意思說,這是我看過最酷的手機。那是和我在台灣心愛的March汽車一樣的顏色,我記得學名是「粼光銀」。待機畫面是紅楓、黃杏和褚色的香栗,有一隻綠色的恐龍在我隨意亂按下某些鍵之後會在畫面上跳來跳去。

下班時天夜已暗,如同日劇中看到的一般,我夾在一整條由身穿深黑灰色西裝上班族——Salaryman(上班族)男性組成隊伍中等待公車的來臨。大約還有三分鐘的時間。

我按下手機上圓滾滾的「i」字,好不容易找到英文的「最新消息」。畫面出來的速度並不快,此時我並不想知道開往京都的下一班車何時出發,也沒興趣瀏覽日文的新聞,會有什麼有趣的呢?星光下,「日本料理」四個紅字出現,正好刺激飢腸轆轆的我。

食譜→雞肉→串烤雞腿→作法→材料……。i-Mode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慢……,有些材料是我看不懂的名稱。

作法解說之下有一個連結——「相片」。我好奇地按下按鈕,期待「現在正在傳送資料……」那行跑馬燈式的字結束後會看到什麼。

兩隻燒烤得橙中帶紅的肥雞腿出現在方寸大小的螢幕中。公車駛入候車亭,我隨著隊伍魚貫上車,今晚,就烤兩隻肥雞腿吧!(本文作者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目前任職於日本NTT DoCoMo無線通訊研究室,著有天下文化出版《e貓掉進未來湯》。)

M.A.G.I.C

M:Mobile Multimedia

(行動多媒體)

A:Anytime、Anywhere、

Anyone

(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人)

G:Global Mobility Support

(全球移動支援)

I:Integrated Wireless Solution

(整合無線解決方案)

C:Customized Personal Service

(個人化服務)

本文出自 2002 / 01 月號

第18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