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醫護忙翻天!禁出國令一下他們第一時間在想什麼?

文 / 鄧麗萍    攝影 / 賴永祥、池孟諭
2020-03-07
瀏覽數 27,550+
醫護忙翻天!禁出國令一下他們第一時間在想什麼?
圖/賴永祥、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冠肺炎疫情未見緩和,第一線醫護人員和檢疫人員辛苦加班工作,壓力滿檔。日前政府無預警祭出醫事人員限制出國的禁令,加上缺乏配套措施和補償方案,這讓原本就忙到沒時間、每天辛苦工作的醫護人員,感覺不受尊重,無形中打擊了防疫士氣。 儘管政府後續開始推出針對醫護人員的相關辦法,但醫護人員也是人,也有情緒和感受,等到疫情結束,後續政府和社會,應共同思考該如何表揚在疫情期間居功厥偉的醫護人員。

「今天又要採檢!到底還要採檢多少次?」在台北聯合醫院陽明院區,一名病人因肺炎拖了四天才急診,被懷疑新冠肺炎而遭隔離檢疫,他忍不住語帶抱怨,追問主治醫師。

其實,他忘了,比他更無奈的應該是不斷做採檢動作的醫護人員。

隨著疫情時間拉長,第一線醫護人員每天繃緊神經,壓力已愈來愈大,尤其是負責負壓隔離病房照顧者,須穿著特殊防護裝備,身心格外沉重。

任職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擔任主治醫師的蘇一峰現身說法,「每次要進負壓隔離病房看這名病人之前,我必需先換穿全套隔離服,光換裝就需要20分鐘,全身出汗。採檢時,我要小心翼翼的閃躲,因採檢引發的噴嚏與咳嗽噴出的分泌物…」採檢結束時,他脫掉兔寶寶裝隔離服時,還會差點跌倒。

蘇一峰醫師身穿全套隔離服。取自蘇一峰臉書圖/蘇一峰醫師身穿全套隔離服。取自蘇一峰臉書

「希望大家能忍受自己小小的不方便,」蘇一峰醫師感嘆說,因著無數堅守崗位的人,默默付出和犧牲,才讓台灣疫情目前還控制得住。

面對日益升高的防疫難度,第一線醫護人員早已疲於應付、壓力罩頂,卻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一聲令下,「醫事人員限制出國」而炸鍋了。

2月27日,指揮官陳時中宣布醫事人員包括社工,到旅遊疫情警示區須先報准。沒想到2月29日,發生國內第一起院內群聚感染事件,更讓第一線作戰的醫護人員感到沮喪。

更有立委爆料,台北市聯合醫院有50名醫護人員因覺得壓力很大,計畫集體請辭。雖然北市聯醫出面澄清「沒有這回事」,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也指「是過完年的正常離職潮」,但不滿情緒已悄悄籠罩白色巨塔。

根本沒時間出國,在外租房怕傳染家人

「禁止醫事人員去高風險的地區,出發點是好的,但要有配套措施,」蘇一峰無奈說,醫事人員本來就屬於「高檔運作」、長期過勞的狀態,「本來休假的人就很少」,僅占醫療能量的5%至10%,對醫院運作影響很小。

「許多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檢疫人員加班工作,甚至有醫護人員在疫情期間都住在醫院宿舍或在外租屋,不敢回家,怕把疾病帶回去給家人,」蘇一峰透露。

蘇一峰說,許多醫事人員出國是為了參加國際會議,先不論機票和住宿,單單報名費就要1、2萬元,甚至3萬元。原本他也準備出國參加4月舉行的急重症會議,如今已被迫取消。

蘇一峰坦言,他身邊認識的醫生,有九成都有點生氣,「大家沒有要出國,都可以配合,但覺得不太尊重人,有一種人權被侵犯的感覺。」

「我們本來就沒有時間出國啊!」另一名私立醫院主治醫生說,「重點絕對是『尊重』這件事情。」更讓醫護人員不解的是,比起禁止醫事人員出國,更應該禁止大型集會活動,才能根除感染源,避免疫情中國化、日韓化。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主治醫師蘇一峰。蘇一峰提供圖/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主治醫師蘇一峰。蘇一峰提供

補償未有定案,獎金也不敢期待

很多醫護人員早在去年就已安排出國旅遊行程,「現在被限制出國,造成損失不少,政府對這部分也沒有提出補償辦法,讓我們很錯愕。」

更讓醫護人員羨慕的是,新加坡政府於2月28日就宣布,總統、內閣部長及國會議員等皆減薪一個月,資深公務人員減薪半個月,而包含衛生部與醫院的所有第一線醫護人員,則都可額外獲得一個月獎金。(延伸閱讀:新加坡從新冠肺炎重災區,變「模範生」了嗎?

面對出國限制令,醫療人員儘管有所不滿,也都共體時艱無奈配合,但後來指揮中心又要求全國各醫院提出「分艙、分流」計畫,一名年輕醫師忍不住控訴,「等於整個月何時上班,何時放假,全都操控在主管的手中,一點也沒有自由的時間,更剝奪臨床人員的生活。」

「補償現在就可以馬上執行,新加坡,香港不都是立刻實施嗎?」已經壓力滿檔的臨床醫師爆氣。由於政府忙於防疫,目前僅口頭承諾將會提供補償和獎勵方案,但醫護人員都搖頭說,「聽聽就好,八仙塵爆事件也說要給獎金,後來呢?」

面對醫護人員的反彈,3月4日衛福部次長何啟功在立法院備詢時指出,「這個制度只是希望在防疫期間,所有醫護人員可以免於受到感染,導致返國後造成交叉感染」,並允諾將會在三天內提出初步的具體補償方案。

陳時中坦言,疫情爆發以來,醫護人員雖然受過專業訓練,但可能面對的是比平常多上100倍的壓力,只能精神喊話,企盼大家「互相體諒,攜手共度眼前的難關。」

但這個疫情難關,何時能了?醫界也不敢斷言。

「只希望大眾做好自我健康管理,才能減輕醫療負擔,」許多在前線打仗的無名英雄,異口同聲的說。

面對又累又有情緒的醫護人員,陳時中如何帶領防疫國家隊打耐久戰,恐怕還得靠全民的幫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醫護人員醫生陳時中衛福部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