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亞洲人可以再瘦一點

文 / 林季蓉    
2001-10-01
瀏覽數 15,450+
亞洲人可以再瘦一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肥胖症經常被認為是西方國家特有的問題;在歐洲,肥胖症的普遍程度已經達到法定傳染病的規模。近年來,亞洲國家出現了急起直追的趨勢,肥胖症(特別是腹部肥胖)已經成為一項值得亞洲民眾關切的公共衛生議題。

亞洲人確實愈來愈具「分量」,而與體重相關的疾病如第二型糖尿病(非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約90%至95%糖尿病患屬此型,常發生在四十歲以上之病人)、高血壓和心臟血管疾病的案例也逐漸增加。整體而言,經濟環境與食物供給的改善,再加上東方人較不好動的生活方式,無疑是這股「加重」趨勢形成的最主要原因。

標準的體重

究竟理想體重的標準何在?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訂定的分類系統,身體質量指數(又稱BMI,Body Mass Index,計算方式為:「體重(以公斤為單位)÷身高(以公尺為單位)的平方」)介於20至25屬正常,大於25為過重,大於30為肥胖,大於40則屬病態性肥胖。值得注意的是,WHO坦承此套系統仍有其不足之處,因為BMI與健康異常之間的關係還會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例如年齡、性別、體型、身材比例,甚至於種族。

國際肥胖症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Obesity)於2001年6月發表報告指出,WHO訂定的全球通用分類系統確實無法套用在所有種族身上。首先,即使在體脂率、年齡和性別完全相同的情況下,白種人的平均BMI就比非裔美人低了1.3,比波里尼西亞人則低了4.5。然而,中國人、印尼人和泰國人的平均BMI卻分別又比白種人低了1.9、3.2和2.9。

再者,BMI與健康異常之間的關連性似乎也因種族不同而呈現差異。

資料顯示,若與歐洲人相比,亞洲人在BMI較低的情況下即出現健康異常的危險因子。

事實上,許多BMI低於25的亞洲人就已經出現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和脂質代謝不良等與肥胖症相關的疾病。因此,亞洲國家的肥胖症專家普遍認為WHO的分類系統很可能並不適用於亞洲人。

有鑑於此,專家呼籲WHO應儘速依據個別國家或種族,量身打造專屬的BMI分類系統,才能落實此套系統的參考價值。特別是亞洲人的正常BMI應該從25調降至23,介於23至24.9者應該預防體重繼續上升,超過25者則應積極接受減重治療。

若以更具體的數字來說,一名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美國人,如果體重超過七十二‧二五公斤才算過重。

反之,對一名同樣身高的臺灣人而言,六十六‧四七公斤已經是上限;一旦超過七十二‧二五公斤,就可以被視為肥胖症病人了。

此外,專家還建議WHO另行訂定腰圍指數以供亞洲民眾參考——男性腰圍大於九十公分、女性腰圍大於八十公分者即屬腹部肥胖症。如此看來,為了健康,亞洲人可得「勒緊褲帶」才行。

減重之必要

減重的好處並不止於預防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臟血管疾病而已,愈來愈多的專家肯定肥胖症與癌症之間的關連性。

隸屬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指出,如果能夠預防過重和肥胖症,歐盟國家每年可以避免一萬三千件乳癌病例,以及兩萬一千件大腸癌病例。WHO估計將近三分之一的大腸、乳房和肝臟腫瘤的形成可以歸咎於過重和缺乏運動。

肥胖症的定義或許因族群而異,但是說到減重過程的困難和辛苦,倒是世界大同。有過減重經驗的人,尤其是那些一而再、再而三失敗的人,一定有說不完的滿腹辛酸。減重真的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嗎?

國際肥胖症研究協會的科學總裁柯比醫師(Dr. Alan Kerby)認為,多數人(包括一般民眾和醫療體系)對肥胖症的認知本身就已經出現偏差,才會造成減重成效不彰,因而導致肥胖症日益普遍。一般人對肥胖症的觀感是:缺乏自制、好吃懶做的人,才會任由自己變得過重或肥胖。事實上,肥胖症是一種受到多種特定生理因素影響而造成的飲食和熱量調節失常。

如今,拜微分子生物學和基因工程日益精進之賜,科學家已經在人類和動物的體內找到容易導致肥胖的基因,證實了先天的基因因素在肥胖症的發展當中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胖症的迷思

正因為觀念錯誤,許多人把過重和肥胖症當成美容而非醫療的議題,於是外表取代健康成為減重的目的。研究發現,即使經過諮商,病人仍然執意設定不可能達成的減重目標,因而迫使自己一再面對失望和挫敗。

北美肥胖症研究協會(North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Obesity)特別針對此一現象進行了一項調查。

首先,調查員請五十三名女性肥胖症病人在問卷上填下她們希望在接受為期一年的減重治療進行到第四週、十二週、二十六週和五十二週時,所能夠減去的重量。接著,調查員在面對面的會議中明確告知這五十三名女性,她們可以預期在一年後減去原始體重的5%至15%。隨後,調查員請她們重新填寫同一份問卷。

結果,兩次問卷的答案幾乎沒有改變,只有第五十二週的答案出現些微的調整——從第一份問卷的28%,稍稍降至第二份的25%,但仍遠超過醫師為她們設定的目標。可見肥胖症病人經常無視於專業意見,持續對減重抱以不切實際的期望。

事實上,臨床證明顯示,只要減去5%至10%的體重,就可以改善包括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等導致糖尿病和心臟血管疾病的危險因子。醫師應該一再向病人強調,減輕10%就稱得上是一次成功的減重治療。肥胖症病人與醫師雙方都應該接受再教育,重新認識肥胖症的本質,並且重新界定減重成功的意義,才不會讓減重治療淪為「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

體重管理

至於那些擁有正常BMI的幸運兒,可千萬要哀衿勿喜。減重固然困難,維持標準體重也絕非易事。

肥胖症專家提醒我們,一個從事靜態工作,而且很少參與休閒性體能活動的人,如果遵循公共衛生機構(包括WHO和美國國家衛生協會)所訂定的「每週五至七天、每天持續適度運動三十分鐘」的準則,並不足以預防不健康的體重增加。

當初WHO公布這套適度運動準則的用意在於提升人們對於心臟保健的重視。由於一般人都不喜歡運動時氣喘如牛、汗流浹背的感覺,再加上那些已經過重或肥胖的病人,根本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從事較劇烈的運動,因此WHO喊出適度運動的口號,希望能夠引起較大的共鳴。

事實上,像是快走或是慢跑等接受度較高的溫和運動,的確讓許多原本不愛動的肥胖症病人變得活躍起來。但是肥胖症專家所擔心的問題是,對於其他族群而言,這套準則並不足以確保健康。

根據專家的精密計算,一個人每天可以藉由人體本身的基礎新陳代謝以及日常活動所形成的能量消耗,達到1.55的體能活動標準(PAL,physical activity level)。然而,多項調查一致顯示,一個飲食習慣正常的人必須達到1.75的PAL,才能取得能量攝取與消耗之間的平衡,從而預防不健康的體重增加。專家將短缺的0.2的PAL稱之為「能量落差」。

每天持續適度運動三十分鐘大約可以消耗兩百卡的熱量,僅足以增加0.1的PAL。換句話說,現行的適度運動準則必須加倍執行,也就是說每天必須持續運動一小時,或是消耗四百卡,才能弭平「能量落差」造成的鴻溝。

然而「每天持續運動一小時」的目標似乎又是另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不僅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還需要無比的決心和毅力。因此,國際肥胖症研究協會的資深政策官員建議,個人的運動計畫當中應該逐漸整合較劇烈的運動元素,以加快熱量消耗的速度,如此一來,運動的頻率和時間可以較為縮短,持續運動的目標也就比較容易達成了。

專家一再提醒我們,若想擁有標準的體重則必須從個人的飲食和運動習慣著手,其實也就是生活方式的適度調整,甚至大幅改變。一個人的生活方式代表一個人對生命的尊重和生活的實踐,值得我們投注心力,永續經營。

如此看來,新世紀的世界公民必須在已經琳琅滿目的自我管理課表上再多加一項「體重管理」。

本文出自 2001 / 10 月號

第18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