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工廠短期復工無望!機票改了再改,昆山台幹無奈:等政府通知

文 / 鄧麗萍    攝影 / 張智傑、蘇義傑
2020-02-10
瀏覽數 47,800+
中國工廠短期復工無望!機票改了再改,昆山台幹無奈:等政府通知
圖/鴻海富士康深圳廠區。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冠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下,封城、關店、關廠的中國,不僅重擊經濟活動,也影響全球產業鏈。原訂的2月10日復工日,但因官方擔心疫情擴散,導致復工日期再度遞延,在中國設廠的台灣上市櫃公司相繼公告延後復工。就連越南廠也遭波及,因陸幹無法返回崗位而營運受影響,讓台廠苦不堪言。

中國作為製造工廠,一直被整個世界加以依賴。原訂的2月10日復工日,攸關許多上市櫃公司第一季營運,從手機、筆電、汽車到紡織製鞋,全球產業鏈都在引頸期待來自中國的原料和產品。

不僅如此,即使已轉移生產線到越南,許多企業也面臨越南和印尼等禁止中國航班、陸幹回不來的工廠管理問題,產能同樣受到疫情影響。

「多家台商的看法一致,2月10日開工的復工率應不會高於70%。」資誠創新諮詢公司董事長劉鏡清撰文指出,預計要到3月底整個工廠才會回復到穩定狀態,這意味著,整個製造生產將被影響至少2個月。

全球重要電子業代工廠鴻海集團深受其害,即便使出殺手鐧,在深圳廠區內部建立口罩生產線,以因應內部需求,並訂立出復工規章,竭力避免疫情進入廠區,期望能獲准快速復工,卻仍遭各省市政府喊卡,復工無期。

鴻海。張智傑攝圖/鴻海。張智傑攝

不止是鴻海,原本在中美貿易大戰中苦不堪言的台廠,這次又淪為中國政府重手封城的受災戶。

台商密度最高的蘇州、昆山、廣東、深圳,雖然距離疫情源頭的武漢有1千多公里之遙,但在中央一聲令下,上海、蘇州等地方政府嚴力防疫,被迫完全停工。

機票改了2次,台幹不知道何時能飛

「一切等待政府通知。」在中國工作15年的台幹張先生無奈說,何時能夠復工,是所有台商、在中國設廠的台灣上市櫃公司主管,都面臨的燙手山芋。

40多歲的張先生,目前是一家上市櫃公司擔任財會主管,工作地點在上海和昆山,農曆年前回來與家人團圓,現在仍去不了大陸,「機票已改了2次,從2月1日改到2月9日,後來又改到2月13日。」

「到底什麼時候要上班?」人在台北的張先生,一邊受訪一邊忙著回覆微信的同事群組,公司員工來自中國各地,大家都很茫然。「廠裡面現在只有警衛,復工之日仍遙遙無期。」

「我們已是昆山高度自動化的工廠,但公司留守人力剩三成,也無法運作,而且當地政府還未同意你復工。」張先生進一步說,「政府的說法是不得早於2月9日24點復工,但沒有說2月10日一定可以復工。」

目前蘇州市政府僅開放昆山25家企業試點分批復工,對於其他企業的指示是:「員工最好先不要集中返昆,等有了明確復工時間再通知員工返程。政府肯定會提前幾天給企業有所準備的。不會馬上通知第2天復工。因此,沒必要讓昆山以外的員工著急回來。回來也有可能和上海一樣,居家隔離。」

因此,像張先生這樣的台廠管理人,目前能做的是提出防疫措施,比如廠內的應變機制和負責人、準備了多少防疫物品等。前兩天他向南京客戶買到200公升75%的酒精,預計可以撐個半年,但口罩真的買不到,變通之道是口罩消毒、每天換內裡的紗布。「我已叫同事去找紗布,能買多少就買多少。」

「我們整理好防疫措施的資料、提報上去,等待政府審核和實地考核,再決定是否讓你復工、哪一天復工、復工方式是什麼。」張先生指出,外地工人比例過高的公司想要復工,鐵定會被打回票。「現在大家都在排隊,等政府的指示。其實他們是變相逼退你,不要有復工的念頭。」

復工日的高速公路上,蘇州放上拒絕部分省分的告示牌。取自@sunnyzhongmoto twitter圖/復工日的高速公路上,蘇州放上拒絕部分省分的告示牌。取自@sunnyzhongmoto twitter

復工要冒倒閉風險,不復工可能撐不住

「當地政府透過台辦恐嚇台商說,你們要復工要考慮喔,要不要再等個十天,搞不好這些風險就沒有了。」張先生說,由於疫情一直不明朗,若企業堅持現在要復工,負責人就要負起全責,「你的企業是不夠賠的,若廠內發生一個確診病例,就會封廠,加上社會賠償,可能就準備倒閉了。」

事實上,中國各省市政府傾向不要復工,尤其製造型產業復工,會把各地工人拉回來,對於疫情控管更加不利。「現在所有人只能到門口,除非得到同意、經過消毒才能進入廠區,否則一律隔絕在外,至少確保廠區是安全的。」

「中國政府規定不能實施無薪假,也不能強迫員工休帶薪年假。但薪資成本還算小事,更重要的是,當你復工之後,客戶會不會已經全部轉單?」張先生無奈說,國外的客戶等不了,寧願多花一點錢從沒有問題的地方去採購。

「在昆山,台廠愈來愈不受歡迎,甚至被排斥,當地政府一直透過環保限制要求台廠花錢整頓改進,已經沒有過去那種友善的態度。」張先生感慨說,「現在碰上疫情,還可以撐多久?這就要看個別台廠手上的銀行存款和現金流。」

許多台灣公司紛紛遷廠到東南亞。張智傑攝圖/許多台灣公司紛紛遷廠到東南亞。張智傑攝

遷廠到東南亞,卻仍受制於陸幹回不來

事實上,過去1年多,為因應美中貿易戰的關稅問題,許多台灣公司紛紛遷廠到越南。去年1至11月,經濟部核准台灣對越南投資8.5億美元,其中以電子零組件、電腦、光學等科技業為主,越南已成為台灣科技業轉移生產基地的首選。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原本預計今年第二季投產的越南廠,但現在碰到疫情,機器設備都卡在中國無法進口,投產計畫也只能延宕。「不是你想轉單就轉單,因為原料出不去,陸幹也回不來。」許多台企把大陸廠的運作直接複製到越南或其他東南亞國家,如今因疫情嚴重,越南和印尼已暫停中國直航班機,大陸的主管回不去當地工廠,也讓仰賴陸幹管理的台企面臨相當的困境。

「中國是世界的加工廠,工人無法上班對產業鏈所帶來的衝擊可能是巨大的。」瑞士信貸私人銀行亞太區副主席陶冬指出,新冠疫情所帶來的經濟衝擊已經從消費蔓延到生產,從中國市場蔓延到全球市場。

單單昆山,作為筆電和PCB生產重鎮,包括富士康、仁寶、華碩、和碩、英業達、友達、緯創等台灣上市櫃公司都有設廠,僅富士康採高度自動化生產,其他公司是一個廠比一個廠來得大,隨著疫情延燒,復工遙遙無期,對於台灣電子業第一季營收的衝擊恐怕不小。

台灣上市櫃公司在中國設廠表。陳心慈製圖/台灣上市櫃公司在中國設廠表。陳心慈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商中國製造業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國際產經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