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該理直氣壯的時候,不要怯懦!脾氣這東西多了不行,沒有更不行

文 / 一流人    
2020-01-09
瀏覽數 12,650+
該理直氣壯的時候,不要怯懦!脾氣這東西多了不行,沒有更不行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脾氣這東西多不得,一點沒有也是萬萬不可的。沒有人願意耗費精力去做凶巴巴的人,只是很多時候,我們乖巧溫柔得體地去表達訴求,未必可以得到真誠的回應,事情也未必能很快的解決。這個時候,姿態稍微強硬一點,雖然是無奈之舉,不過往往確實比較能解決問題。(本文摘自《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一書,以下為摘文。) 

生活中和人吵架,大多都是些瑣碎的事情。

從前因為在父母身邊,許多問題都是父母處理,自己昏昏然覺得生活哪有什麼煩惱。一個人在外獨立生活後,很多事情很多細節,都要我開始自己張羅時,才發現真是力不從心。

過去我一直認為,凡事都有規則,只要講道理,有契約精神,基本就沒什麼問題。可事實上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平日裡常常提到「得體」兩個字,可是最近的遭遇,讓我發覺,即便你要求自己得體了,可不見得能被得體的對待。

在租房的第二年,我給自己首付一間房子。挑來選去,我最後選擇了一家口碑不錯的大品牌裝修公司,即便他家的價格貴了一點。認真看完合約,簽字,付訂金,就開始動工了,誰能想到,第一步運輸水泥沙子就出了問題。

工人將沙子抬到我家樓下後,打電話給我,才跟我說告知我運水泥上樓需要付費。What?合同裡明明寫著這部分沒有額外費用,何況我一個女孩子,怎麼扛著沙子上樓呢?「妹妹,這個確實不是我們負責的,人工抬上去需要付錢的。」我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想了想,給他主管打電話說明情況,最後主管做出了一副遷就我是個女孩子,照顧我,讓工人幫我把沙子抬上樓的姿態。.

我當時就有種預感,這只是開始,裝修這幾個月我就別想輕鬆了。果不其然,沒過兩天,我又和物業因為借手推車的事吵了一次。細節太瑣碎就不說了,總之就是該做的記錄我都有認真填寫,負責的人故意為難我,電話裡好說歹說,就是解決不了。我氣鼓鼓地去物業討說法,撕破臉吵了一架,放狠話要向主管投訴,事情就解決了。

還有一次我去銀行辦理業務。

那時候銀行剛剛開始使用機器服務,櫃檯明明有工作人員卻不給我們辦理,一大堆人在機器哪裡排隊。排了40分鐘,好不容易輪到我,卻因為臉部識別不出來而不能進行下一步,無奈只好找來工作人員,他們說讓我去櫃檯辦理。可是櫃檯人員隨隨便便劃一下卡,就說:「沒什麼問題,臉部識別有時候不靈敏,你還是去機器那邊吧。」我回過頭,機器那邊已經排了更長的隊。

「我不過去重新排隊了,我就在這辦理吧。」

「辦不了,你去那邊排隊。」

大概是夏天火氣大吧,我隔著玻璃和裡面的工作人員理論起來,「我已經耗費了很多時間排隊,是你們的服務有問題,把我折騰來折騰去,現在還要我重新排隊?」

櫃員白了我一眼,不說話。負責人過來說帶我去機器那邊辦理,我拒絕了,我要求在櫃檯現在辦理,不然就投訴你們。哎,那一刻我真覺得自己像個市井小人,拿投訴嚇唬工作人員,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規規矩矩按要求辦事的時候,並沒有用。

負責人進去和櫃員小聲說了幾句,櫃員用極其不爽,卻無可奈何的複雜表情幫我辦完了業務。

所以想想,那些沒信用不敬業的人會因為你的包容和體諒就學會善待別人嗎?我想未必吧,反而容易看人找軟柿子捏。

我不是說要鼓勵大家去吵架,去做罵街的「潑婦」,我只是透過自己身上的經歷去思考,我們可以善良和適度寬容,但不要當軟柿子,遇到不合理的對待就要為自己的權益據理力爭。

朋友槍槍在一家知名公司的市場部實習

年後公司接了幾個大客戶的專案,為了選拔人才,公司破天荒的將幾位重要的客戶,分給了她們實習生。槍槍和另一個女孩一組,合作了一段時間之後,那女孩提出分工,建議性格內向的她多負責資料市場調查和書面工作,而自己善於溝通,負責跟客戶和老闆及時彙報工作。

槍槍立刻答應下來,根據自身特點負責相應的工作,這樣節省了時間,加快了工作效率,有什麼不答應的呢?雖然項目推進過程中幾次受阻,但我們都知道,實習生的熱情和努力總是超乎我們想像的,最後她們如期提供了領客戶滿意的方案,槍槍心想:實習期應該可以順利通過了。

專案結束的第二周,主管在部門會議上,高調表揚了那個女孩對此次項目的付出,以及認可。並破格提前結束她的實習期,正式進入市場部,明天就可以辦入職手續。

會議最後,主管用輕飄飄的語氣說:「另外,這次淩槍槍也表現不錯。」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委屈、疑惑、不公平等等小情緒翻滾在槍槍的心裡,可她實在不知如何開口問老闆和那位同事。

槍槍說:「所有的資料分析,所有的市場調查都是我做的,熬了多少個夜我都不記得了,黑眼圈現在還沒有消。自己的努力被一筆帶過,已經讓人很心塞了, 為什麼同樣的情況,別人卻得到了更多。這個世界太壞太不公平了。」

我在訊息上寫:「與其這樣在心裡委屈自己,為什麼不講出來呢?去主管那裡說明情況。」

寫完後,我又一個字一個字的刪除了。因為在打完字的那一刻,我已經想到她會怎樣回覆我了,比如:主管會怎麼想,肯定覺得我工作沒有別人努力,卻來邀功吧;當面對質,和同事的關係不就僵了嗎;部門同事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很難相處的人,不利於以後工作吧……。

果然,在我還沒回覆她的時候,她又發來一段語音:「算了算了,忍忍好了。書裡不是說了嗎,是你的誰也搶不走。」

槍槍這樣忍氣吞聲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職場如此,面對愛情的她也是如此。

在車主的年末聚會上,槍槍認識了劉先生,劉先生很主動的要了她的聯絡方式,早晨是「起床了,記得吃早飯」,下班是「注意安全,乖乖回家」,晚上是「小寶貝做個好夢」,言語間透露著「你是我準女友」的親密和曖昧,兩人見了幾次面,在一場電影結束之後,他牽了她的手。

槍槍像所有動了心的小女孩一樣,為他熨燙衣服,為他洗手煲湯,為他準備禮物,為他製造驚喜。以為甜甜的戀愛終於輪到了自己,劉先生卻走了所以渣男慣用的套路,從甜蜜滿滿到不冷不熱,再到銷聲匿跡。

其實也算不上消失,劉先生依舊在朋友圈發自拍,轉發在個人社群上,但唯獨對槍槍的消息愛理不理。

「在幹嘛?」

「沒幹什麼,睡了,安。」

槍槍登錄遊戲,發現劉先生線上。

「週末去看電影吧。」

「最近工作忙,週末想在家休息。」

週六那天的微信運動,劉先生走了一萬三千多步。

「我們買一套情侶裝怎麼樣?」

「算了吧,太幼稚。」

當晚劉先生發動態,說自己是單身狗一枚。

槍槍鼓起勇氣打電話過去,得到的也不過是冷漠的幾句敷衍:「我在忙,以後再聊吧。」

很明顯這就是現在最流行的「洗衣機式的戀愛了」,先泡著你,纏著你,圍著你轉,如膠似漆地糾纏在一起,再把你榨幹,然後就把你甩在一邊,晾起。

她糾結了許久,來找我商量,問我:「我覺得我被備胎了,你說,我是不是應該開門見山的問清楚呢?問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問他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女朋友?」

可每次情況都一樣,還沒等我回答,她便否定了自己:可是他也沒鄭重其事說過讓我做他女朋友,是不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他拉我手又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默認戀愛關係嗎?還是只是隨便聊聊呢?但是我這樣問他,會不會顯得我想太多呢?

那麼多的疑慮和質問,可直到兩人徹底涼涼,槍槍也沒能問出口。兩個月後,劉先生刪掉了她的好友,而她只能時不時的看著他的動態長籲短嘆,感慨渣男套路深。

槍槍也不是完全糊塗的女生,從劉先生發動態也沒有封鎖她開始,她就知道他對自己並無真情。可她的怯懦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沒有存在感,越來越不被在意,越來越不被照顧。活在自己搭建的泥巴世界裡,別人怎麼救你呢?

一個人所有的懦弱和膽怯都是在懲罰自己,所有的雞湯、雞血、大道理,歸根到底不如speak up。

我也曾經是個「脾氣特別好」的人,用「好」形容並不準確,正確來說應該是「膽怯」

邁出一步前先腦補種種的可能,猜測別人會如何看待我,會不會損害我在別人心目中的印象或好感等等。活得沒勁且膽小。旁觀好心者或許會誇一句恬淡如水與世無爭,而我自己卻心知肚明,像是一隻小白兔似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我,過得一點都不開心。

我從未刻意學習過如何變得強硬,不過是在成長中栽進一個又一個坑之後,才明白,人要學會保護自己。這保護有時是默默無聲的,為自己積攢能量,但有時它必須發出怒吼。

別輕易辜負自己,你要勇敢為自己發聲,說「不」,說「我需要」,說「我不願意」。

沒有人願意耗費精力去做凶巴巴的人,只是很多時候,我們乖巧溫柔得體地去表達訴求,未必可以得到真誠的回應,事情也未必能很快的解決。

這個時候,姿態稍微強硬一點,雖然是無奈之舉,不過往往確實比較能解決問題。我只是不想,當你面對生活的堅硬時,過於在意面子和膽怯,從而讓自己委曲求全。

人啊,還是要能糙能細。脾氣這東西多不得,一點沒有也是萬萬不可的。

該得體的時候必須得體,該理直氣壯維護自己的時候,半點都不要怯懦。因為心不怕苦難,它怕委屈。

該理直氣壯的時候,不要怯懦!脾氣這東西多了不行,沒有更不行本文節錄自:《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一書,萬特特著,幸福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感情職場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