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美術百年展

文 / 黃茜芳    
2001-05-01
瀏覽數 14,700+
台灣美術百年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立藝術學院位處關渡,台灣第1所國立藝術大學,成立10年來,是孕育台灣新生代藝術創作者主要搖籃之一。今春,學校的關渡美術館啟用營運,再拔頭籌成為全台第1所學校美術館,開幕首展「千濤拍岸——台灣美術一百年」,展期從3月3日到5月10日,6月26到7月29轉赴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接續展出。

結集近百件作品的「千濤拍岸——台灣美術一百年」,是甫獲李仲生基金會藝術評論獎、現任教東吳哲學系的廖仁義、與有豐富媒體經驗的文字工作者、獨立策展人胡永芬共同策畫,以大歷史的觀點,梳理台灣美術脈絡,在新世紀到來的同時,回首20世紀我們置身其中的台灣美術。

檢視台灣美術百年發展,政治與社會變遷是首要影響因素,藝術創作者不論自覺、不自覺、被迫甚且潛意識驅使,一路思考、探索、追究的便是「身分認同」,這課題成為每個世代創作者逃脫不去的試煉,不論積極面對,抑或消極抵抗,因身分認同衍生出的創作紀錄了台灣歷史推演的樣貌,其間有傳承,也有衝撞,從策展者提出的策展思考與展出作品明顯獲得印證。

諸多佳作難得現身

美麗寶島——台灣,享「福爾摩莎」(Formosa)美譽,千濤拍岸的潮浪之島,居樞紐的地理位置,形成特有的文化生態,「本土意識」是形塑文化發展的原動力。

「殖民主導下的映像」「社會寫實的情懷」「民族意識下的選擇」「中土移栽的蘭花」「造景抒懷的筆墨」「左翼木刻的餘緒」「現代主義的洪流」「迴夢鄉土的詩篇」「自我意識的發言」「虛擬世界的幻影」等10個篇章架構出「千濤拍岸——台灣美術一百年」特展。

跨進展場,望見鄉原古統「台灣山海屏風——內太魯閣」,北美館的重要館藏,便知進入「殖民主導下的映像」單元,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等影響台灣的日本畫家與廖繼春、林玉山、郭雪湖、陳進、劉啟祥、陳慧坤等前輩藝術家並列,「台展三少年」之一的林玉山「蓮池」,1930年台展得獎之作,現藏國美館,是當時館長倪再沁發動募款湊足經費所典藏。「小憩之女」李梅樹日本帝展得獎作品,現藏在其子李景暘經營的三峽李梅樹美術館。「市場口」李石樵1945年經典代表作,是位在台北東區阿波羅大廈的李石樵美術館鎮館之寶,首次在外公開展覽。

前述2件畫作是「社會寫實的情懷」單元重量級展品。「民族意識下的選擇」有陳植棋、任瑞堯與郭柏川畫作,「故宮」是郭柏川1946年停留北京所繪,現藏國美館。

明鄭之後,台灣的文人畫傳統,當屬塾師筆墨,盡寫近前之事,溥心畬、曹秋圃、臺靜農、王壯為、于右任等人,是「中土移栽的蘭花」單元代表畫家,最後一位清朝王孫溥心畬精通經史子集,詩書畫三絕,「清綠工筆山水」是佳作。「造景抒懷的筆墨」有張大千、余承堯、江兆申、沈耀初、鄭善禧、袁旃、何懷碩、倪再沁、于澎等人。

余承堯軍旅生涯行遍大江南北,在斗室繪出闊然山水,氣魄非凡,一生恬淡,富傳奇性。「長江萬里圖」是巨擘之作,是私人藏家黃秋雄獨具慧眼的收藏。任職故宮20餘載的袁旃,傳統中國書畫基底深厚,突破窠舊嶄新語彙創作,「仙境常春」是典型佳作。黃榮燦、朱鳴崗、荒煙組成「左翼木刻的遺緒」單元,黃榮燦以「力軍」筆名所做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事件》,現藏神奈川近代縣立美術館,是策展人胡永芬突破重重困難追查並借得的作品,首次與台灣觀眾見面。

「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荒煙1948年木刻版畫與朱鳴崗「台灣生活組曲」,則是前國美館館長倪再沁耗盡心力找回台灣的作品。

百年思索,樂觀未來

「現代主義的洪流」是參展藝術家最多的單元,有25位,可見現代主義的重要性,1950年代,現代主義狂潮襲捲台灣,美術創作者亦身陷其間。「台灣現代藝術之父」李仲生的影響再次獲得印證,曾被藝術界稱為「封面陳」(專門搶攻拍賣目錄封面)的國巨副董事長暨執行長陳泰銘,收藏手法與風格獨樹一幟,1974年「抽象」便是戰利品之一。「迴夢鄉土的詩篇」,從素人洪通之作,席德進愛台灣的情感流露,到林惺嶽「望鄉」,皆是畫家對土地的讚頌或謳歌。楊茂林、吳天章、黃進河、李明則等人參展「自我意識的發言」部分。

1987年解嚴,台灣歷史的重要分水嶺,「Made in Taiwan」的美術也成為國際矚目焦點之一,政治議題關注甚囂塵上,楊茂林、吳天章、盧怡仲共組的「101」,表現出眾。

吳天章「關於蔣經國的時期」,榮嘉建設葉榮嘉購藏,數10年收藏自有脈絡,目標在建構台灣史觀的私人(榮嘉)美術館,豐厚收藏獨霸群芳。

全球e化,美術創作無法自絕於外,「虛擬世界的幻影」以王俊傑、陳界仁、李民中等人為主,前2位近年代表台灣藝術在國際舞台發聲,其中陳界仁選取歷史影像為元素的平面創作,撼動人心,驚慄之後牽引的人文思索,正慢慢發酵、擴散、延伸。

江山代有才人出,歷史不留情推進,「千濤拍岸——台灣美術一百年」的運作機制,跳脫官方美術館的既定思考,新生代策展人提出新的歷史詮釋,激發不同切點的討論,在更多元、更開放的新世紀,燃起研究台灣美術發展新的引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