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龔鵬程:閱讀是改善自我生命的過程

文 / 季欣麟    
1999-08-01
瀏覽數 24,400+
龔鵬程:閱讀是改善自我生命的過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龔鵬程二十三歲到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書時,家鄉的老師們沒有一個人敢相信。他們認為他應該是進了監獄,或仍在某個地方鬼混。

然而,高中時身上總帶著十幾把飛刀,每天邀集同學打架練武的龔鵬程,二十七歲從師大國文研究所畢業,成為台灣最年輕的國文博士;後來當上最年輕的指導教授、文學院院長;四十歲更成為台灣最年輕的校長。

自小根植的讀書經驗,促成了龔鵬程的學識因緣。小學時隨老師夜讀《論語》《孟子》《千家詩》等,「益覺聖賢教示神秘幽遠,不難親近。」大學開始有系統讀書。大一到大四,從《莊子》、六朝詩歌、諸子百家到滿清近代詩派,每年寫就三十餘萬字研究文章。有一段時間,他一天讀書一、二十個小時,坐到屁股瘀血、灌膿,每天要把膿血擠出,一邊好了,才能坐另一邊。

教書與著述成為他的志業。在嘉義辦學、自許為「山中孔丘」的龔鵬程,至今每天仍寫上千字文章,一年著書一本、學術論文五十篇。本刊特地請現任南華管理學院校長的龔鵬程自剖從武術、中國經典到現代文學的閱讀歷程,並分享他的讀書方法。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