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拒絕與尋覓的認同苦旅

文 / 蕭富元    
1999-03-01
瀏覽數 11,850+
拒絕與尋覓的認同苦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身為某一塊土地的人,難道真的注定伏流著悲哀的痛楚?土地在哺育子民的同時,是不是也把罪愆注入他們的集體意識裡?

或許,那一代的德國人都是這個樣子的吧;扛起原罪、拒絕祖國,甚至否定自己的母語。他一輩子都在尋找精神上的原鄉,像一片浮渣似地飄浮於世,無所定止,不敢承認自己的血緣,想望入籍某個受難的民族,勾消所有他不曾參與的過往。

畢竟故土難離。浮渣最終飄浪回鄉,接受一張他業已撕毀的身分證,潛入他不想活也不想死的社會,在否定之中了此殘生。

一九三八年出生的人,似乎帶著兩種極端對比的印記——原罪與原恨。這一年,日本軍隊肆虐南京,三十餘萬生靈慘遭屠殺;同時,納粹德國逐步在歐洲獵殺數百萬名猶太人。刻刺著原罪與原恨的法蘭克福書展主席衛浩世也在這一年出生,在納粹土地的襁褓中。

自我放逐以逃避原罪

衛浩世在這本懺悔意味極濃的自傳裡,苦苦催逼身為德國人的痛。為了逃避驅之不去的原罪,他在二十出頭時自我放逐到歐洲、亞洲,靠著搭便車展開一趟認同苦旅,途中他不斷自我洗腦:「我是個被驅逐的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