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借錢,明天會更好?!

文 / 孫秀惠    
1998-08-05
瀏覽數 14,550+
借錢,明天會更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張先生一家月入七萬元新台幣,有兩百萬元的房屋貸款,三十萬元的汽車貸款,張先生和張太太各有一張信用卡,每個月簽帳共約六千元。為了償還貸款,固定月繳三萬元左右,至於信用卡則很少每月償清,總是一次繳個兩、三千元,不過循環信用利息的累積也愈來愈高,張太太總是盼望年終獎金快快來到,可以結掉一年的信用卡舊帳,來年重頭當個快樂的刷卡族。

張家的真實狀況可能也是目前台灣社會許多家庭的寫照 借錢才好過日子。

今天的台灣已經隱然出現一個借貸的社會;我們錢存得愈來愈少,花得愈來愈多,錢也愈借愈多。

新借錢哲學:有借有還,不必還完

一九九七年,台灣的國民儲蓄是兩兆元新台幣,但消費性貸款總額達三兆三千一百多億元,占本國銀行放款比重的三分之一以上。

而台灣地區目前約五百九十一萬戶的家庭中,向金融機構進行消費貸款的戶數,就高達兩百一十萬戶:換句話說,每三個家庭就有一個在借錢買房子、買車子、買電腦,甚至買一家大小出國旅行的機票。

如果把三兆多元的消費貸款除以兩千一百萬人口,等於台灣從零歲的娃兒到九十九歲的老翁,每個人都向銀行借了十五萬元!

這只是金融機構帳面上的數字。另一種繞了彎的借貸,是目前在台灣成長幅度驚人的信用卡。

據財政部金融局的統計,台灣到八十七年一月為止,信用卡發卡的總數已經高達一千三百四十三萬多張,也就是台灣每個人手中平均擁有不只一張信用卡。其中真正有使用的八百萬張信用卡,一個月可簽下三千多億元的帳單;平均每張卡一個月的簽帳金額超過四千七百元。無論是發卡量或是刷卡金額,年成長的幅度都超過三五%。

有借有還是過去的做法,今天普遍的現象是「有借有還,不必還完」。

對於過去十年持卡人還款的情況,許多銀行信用卡部門的人員都有深切的體會:刷卡金額日漸增加,相對的,大家每個月還的金額卻比過去更少。

「十年前,大部分人若是這個月刷了三千元,下個月通常也就是照單全付。現在,一個人持有三張卡,積欠帳款十幾萬,可是每個月只繳數千元最低繳款金額的大有人在,」在銀行信用卡部門上班的陳小如發現這已經成了一種趨勢。

事實上,這類借錢消費的趨勢,未來還會更加蓬勃。因為以信用卡業者的觀察,台灣的信用卡社會才屬於起步階段,香港平均每個人有三.五張信用卡,美國則更高。

銀行卯足勁兒賣「錢」

無論是簽帳或向銀行貸款,借貸社會的形成,與金融業在台灣角色的轉變密不可分。銀行過去比較像是金錢存、放的金庫,但今天,銀行做為資金仲介與理財中心的角色,已經愈來愈深入一般人的生活當中。

尤其是,銀行現在卯足了勁兒要賣「錢」給一般人。

過去小老百姓上銀行借錢,比上衙門還困難。但現在,只要有穩定的收入和工作、沒有不良的信用紀錄,一般人向銀行借貸三、五十萬元,已經不是一件太麻煩的事。

「卡好便利貸款」「萬事通免保人貸款」「快樂貸」「CallIn立即貸」……從數十家銀行名目繁多的小額信用貸款就可以看出銀行努力創造出一種「借錢不難」的印象。

一位新銀行的行銷人員表示,他們現在的工作是把「錢」包裝成一種可以立即消費的產品,吸引顧客上門「買錢」或「賣錢」。

以前需要找兩、三個保人才能取得貸款,如今若是百萬元以內的額度,甚至還有許多「免保人」「免擔保品」的貸款產品供消費者選擇。

在一家公司擔任業務員的劉先生,貸款買了一輛進口車。他直言表示,不需要找朋友做保、可以保住面子,是促使他敢借一大筆錢的原因之一。

同樣的,現在申請信用卡,已幾乎不需接受徵信。各家銀行在百貨公司、電影街擺上攤位,申請人填完表格,在幾天內就能拿到信用卡。

經過金融機構在校園熱烈推廣學生卡,還沒有固定職業和收入的學生族群早就輕易進入簽帳消費的領域。

以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為例,該銀行所發行的信用卡幾乎每十張就有一張是學生持有的。一九九七年遠東國際商業銀行在銘傳大學發行認同卡,不到六個月就發出了五千多張卡片。

根據聯廣公司市場行銷部的全省調查發現,簽帳消費未來將更深入家庭,成為一家從大到小必要的生活方式。受訪民眾當中,目前每十個人就有一個已經替小孩辦了信用卡附卡,做為給零用錢的一種方式。而未來有意願的人更高達三成。

貸款就是一種理財,一種投資

不只貸款或簽帳消費的門檻降低了,貸款產品的多元化,對於形塑借貸社會也有著相當的推力。

結婚貸款、留學貸款、繳稅貸款、保險貸款、可透支額度的理財型房貸……,金融市場的產品不再統稱為「消費性貸款」,而是像超市當中的飲品一樣,做出了細部的定位與區隔。

銀行界人士指出,這也是一種創造需求的做法,「沒有推出繳稅貸款之前,大家怎麼會想到可以借錢繳稅,順道投資理財?」

經過這一番創造需求,在財政部的統計中,除了房貸、汽車貸款、房屋修繕之外的「其他個人消費貸款」,是過去一年成長幅度最大的貸款。

若仔細觀察也可以發現,民眾貸款消費的目的也在轉變。除了購買住宅仍為民眾貸款的大宗之外,借款用來購買消耗財,或轉向投資、創業的人愈來愈多。

聯廣公司市場行銷處的調查中,近五成的受訪者表示有向銀行貸款的意願。其中有二三.二%的人打算用來創業,一六.六%的人則想購買股票或基金。

八十六年股市熱絡時,花旗銀行發現其消費者貸款戶當中,有近六成的人都是借錢來買股票。

也因此,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造成國內股市疲軟,許多借錢購買股票的人也跟著必須斷頭殺出。一家民營銀行的研究員發現,今年理財型貸款戶出現無力繳交貸款的情況,三個月內暴增了五0%?

即便如此,整個社會對於借貸的觀念已經轉變;借錢,或者光享受再付出,已經不再被認為是羞於啟齒,或是貪圖享受的行為了。

「貸款就是一種理財,」一名美商公司的中階主管斬釘截鐵地表示。雖然月入十餘萬,她仍然向兩家銀行辦了一百多萬的小額貸款,用來投資房地產和基金,還拿了部分款項進行房屋裝潢。

她進一步說:「我能借到錢,表示我有信用;能夠還得起錢,顯示我有能力;能夠賺到錢,證明我有眼光及風險管理的概念。」而這些在她的界定裡,都是貸款理財過程中的附加價值。

三名女性上班族去年一起向銀行申請貸款,做為出國充電的經費,到美國遊學半年。當中一位李筱莉,也把她們的貸款視為一種投資。

構築「借錢也能賺錢」的想像

事實上,台灣在邁向一個借錢社會的過程中,無論是金融機構或個人所共同建構的,也正是「借錢可以創造價值」的價值觀。

一名台灣大學的男生表示,許多同學的皮夾翻開,都有兩張以上的信用卡。「銀行告訴我們不需要先有信用才能持卡,而是需要持卡創造信用,」他笑著說,「所以先享受後付款,絕對不會給自己帶來罪惡感。」

目前許多銀行以「刷卡刷得愈多、紅利回饋愈多」做為訴求,其實也是在構築一種借錢也能賺錢的想像。

儘管對於大多數貸款人而言,一0%以上的高額利息,仍是不能逃避的負擔,但貸款社會的魅力,顯然在於愈來愈多人有機會在短時間,利用借錢來獲得自己希望的生活。

從事個人工作的江俊祥,向銀行貸款創業、買電腦、買車子,每個月光是利息就高達五萬多元。他認為金融機構打出貸款高價值、低負擔的形象,其實是塑造了一種很難抵擋的神話,就是--「這裡有一條捷徑,可以讓你選擇想要的生活」。

五年前美國經濟景氣到達谷底時,《財星》雜誌曾經拍攝了一個破產家庭的畫面;從房子、電視機到腳踏車,無一不是貸款或簽帳購買的。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早已成為典型的借貸社會。

至於台灣社會,雖然距離每個普羅老百姓都靠簽帳過日子的情況還挺遙遠,不過,借錢社會美好的神話,則早已在我們當中口耳相傳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