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如何從「無明」到「有明」

覺察 導演蔡明亮
文 / 蔡明亮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鄭名娟
2014-09-29
瀏覽數 3,350+
如何從「無明」到「有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布置「郊遊」展覽空間時,剛好遇到颱風,當下看見被吹落的樹枝形體非常美麗,突然想讓枯枝重新產生生命;相對應展覽美術館外那幾棵樹,這些枯林,就像是城市裡的廢墟,它好像不存在,卻又是城市的一部分。

許多人就覺得他們的世界沒有廢墟,其實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個廢墟,只是很少人願意去面對。我們從來不重視心靈的教育,我有時開玩笑說,我們活在一個「封神榜時代」!

按一個按鍵,食物就掉下來,一支手機,全部書籍居然可以集中在一個晶片裡,幾乎是變戲法,人人都可以騰雲駕霧,我們都變神了,但當所有東西離你愈來愈近,你反而離文明愈來愈遠,愈來愈不知道心裡想要什麼。

原來心裡要的東西很簡單,但是我們拚命的要更大、更快、更多、更方便。就講最近發生的食安問題,源頭在哪?是工業化下的價值觀,利用人愛方便、愛快的心理,想賺更多。可是如果這個油是一個阿嬤用手做的,會有這些問題嗎?

電影也是一樣,大家要投入當導演、當製片、做好萊塢,可是想的都是票房,怎麼樣能賺到錢就怎麼做,到最後,迎合大眾口味愈賺得到錢,變成精神上的鴉片,突然間把人都變愚笨了,人愈來愈不思考,愈不思考就愈無感,愈不關心別人,愈自私貪婪,也不在意別人。

錢變成了唯一追求,人可以做出各種荒謬到極點的東西,就像做假油的人,他真的知道自己做了壞事嗎?我覺得他不是完全不知道,也不是完全知道,這個油他自己也吃下去,他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人不思考很恐怖,就是傻傻的活,連做了壞事也不知道,價值觀極度錯亂,這就是佛教裡說的「無明」。

你不停的發明新手機、換手機,人變成不停地拍照,但是為什麼拍照?不知道!有天我在福岡機場,就看到一個女生好大聲的跟他的朋友說:「啊!我要拍照!我要拍照!」她是對著我說,我偷偷看她,看到她皺著眉頭在想我是誰?那個女生其實不知道我是誰,可是看到我.看到名人,和看到食物沒有兩樣。拍照不是問題,我想的是說,我們真的被手機控制得死死的。

重新找回看的能力

現代人缺乏看的能力,每件事他都要趕快去知道理解、趕快去獲得、趕快有答案,但這都是資訊的傳播,看完了又怎麼樣呢?你沒有增加智慧,也沒有產生感覺。

我認為所有人做的事都有神的意旨在後面,作為一個電影人,電影能帶給人什麼?我覺得我要讓電影產生的意義很簡單,就是讓人更聰明一點,更自覺一點;要讓你重新去感受,重新找回「看」的能力.蔡國強有一年在日本做了一個作品,他希望一個漁村全部的村民在12 點關燈,連海上的船都熄燈,那一刻非常感動。我們一直在消耗這個地球,從來不讓它休息,那個時候可不可以讓它休息一下,關掉燈去感受地球的存在,這是藝術的力量。

我的電影也是,你不用著迷,不用偶像崇拜,它的功能只是讓你映照到自己的內在,有了一些認知感受,對生活有了一些反省,而不是只是聽了一個故事。很多人喜歡跟你說,我的故事好棒哦!可以拍成電影,我說那關我什麼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可是講來講去,就是悲歡離合嘛!

問題是看了那麼多故事,我們改變了什麼?戰爭還是戰爭,仇恨還是仇恨,貪婪還是貪婪,所以我反而會說,你沒有真的利用到電影的特質,我認為因為人已經遲鈍了,所以要被這些作品再洗滌一次,還原到你的最初,就像渾沌狀態,它反而是最敏感的,它可以接受任何東西。

所以當你去感受察覺,你就會開始問這些問題:我是活在最好的時代嗎?最方便的時代嗎?最有利的時代嗎?可是為什麼很多人要跳樓?為什麼很多人不快樂?為什麼有很多窮人?為什麼我常常看不到我的爸爸媽媽?

你會開始有更多的思考,你要開始認真看每一個生命,認真看大自然,你會學會很多東西。我那天在山上看到一條蛇被車撞死,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問:牠有沒有毒?牠已經被撞到爛掉了,你先想牠有沒有毒,還要拿個掃把防衛,為什麼我們會這樣思考?大自然一直給我們這些啟示。

昨天我跟李康生遛狗,我們兩個在新店的山上遛到可以看到101 的地方,我們看到天空很大,閃電不斷,看了好久好開心。

新一代都市的小朋友都沒有這些,生活裡只有從這個學校到那個補習班,很可惜,真的是太荒蕪。我那個時代大家有一片草皮可以翻滾、玩遊戲、認識朋友,這個時代有手機,一按草皮、大海就出來了,但是你感覺得到裡面的草坪給了你什麼嗎?

覺察生命,得到自由

楊貴媚坐著按摩的畫面,拍了3 小時,當你花很長時間凝視的時候,你會重新發現人的身體、皮膚,甚至那些頭髮,很漂亮。一般的演員看到他們這些表演,都會覺得奇怪,他們在幹嘛?好像沒在演戲,他們不能理解這種方式,不能理解那種生命的感覺。

一般演員要有台詞有表演、要有劇情才能做演出。很多演員演一演就NG,笑著說:導演,演完了!這就是跟你講,我在製造一齣戲,我要給你東西,我給完了,卡吧!因為我不知道要幹嘛了。但我的演員不會,你給他空間,就是他的空間,你給他時間,就是他的時間,在我的影片中,他得到他的自由。

每個存在,就是一種存在, 不用問為什麼。大部分人不會接受不一樣的東西,不一樣,變成一種障礙、恐懼,但是我們的不一樣,反而是一種驚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