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范炘:把自己當成空鐵罐,歸零再學習

福特六和總裁
文 / 范炘口述( 方正儀整理)    攝影 / 關立衡
2014-05-28
瀏覽數 1,700+
范炘:把自己當成空鐵罐,歸零再學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老闆,我想要再多學一點!」一句話,讓工程出身的范炘,從採購、財務部門一路升到福特六和總裁一職。

可以學、願意學,加上「I dare」積極心態,是范炘被拔擢的關鍵。擁有美國密西根大學機械工程博士學位的他,在福特集團任職20 年,從最初採購背景轉任財務管理工作,並經歷美國福特、歐洲福特與長安福特馬自達等公司重要職務,2008 年回任福特六和。因深諳財務、採購、管理等各部門運作,並對實務執行有深厚經驗與廣泛國際管理經歷,2012年接任福特六和總裁,負責帶領台灣團隊搶進國內前3 大銷售品牌。

豐富的經歷,多數是范炘敢闖、敢爭取而來的。「你踏出第一步,成功機會就是50:50;你永遠在那邊光講不做,成功機會永遠都是0。」他不諱言轉換中也遇到很大挫敗,卻也從中得到許多啟發,「如果沒有這些跌倒的時候,你就不知道跌倒的痛苦,也就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做到最好。」勇於爭取、肯學、不怕失敗,成功自然來,以下是范炘的真情分享。


我的人生分成兩個部分,30歲以前、30歲以後,中間有個很大的轉折。

我是眷村子弟,家裡不是非常富有,一路走來,雖說求學過程不是非常順利,但好歹也念了一所不錯的大學。我是密西根大學的機械博士,這所學校的機械系在美國算是前3名的,而我花了3 年半就拿到博士學位,還沒有修完碩士學位就已經發表了10幾篇論文。

那時候覺得自己不可一世,這麼好的學校與成績,論文都發表在著名期刊上,畢業後一定能找到最好的工作!可是當我真正開始求職時,卻碰到美國景氣不佳,許多企業都在裁員,我又不願意委屈自己到二、三流的學校或企業做事,當時面臨了人生第一個大轉折。

不知自己能做什麼,踏入全新領域

闖關法:把自己當成一個空鐵罐,歸零再學習

那時我剛好31 歲,我和太太決定離開美國,我們的銀行存款是0。回台灣?好!可是要做什麼?不知道!後來透過介紹,跟福特六和總裁黃至剛見了面,雖然我原本研究的主題跟車沒什麼關係,他還是願意讓我去面試。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公司也不知道我能夠做什麼,只好行銷、業務、產品等每個部門都談,最後採購部副總說:「好吧,看你還可以學,也還願意學,那就先在採購部隨便找個位置待著。」

進了採購後,我才發現其中的學問真大,尤其是跨國型企業,因此我抱著學習的態度,將自己當作一個空鐵罐,一切重新開始。從小我的志願一直是當個科學家,這時進入一個全新領域,其實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

當時馬自達汽車日本總公司開始做海外採購,第一站來台灣,我開車載他們拜訪廠商。結果兩年下來,我發現我懂得比那些老採購還多,因為真的到現場去,還要能跟日本人介紹。這樣的學習經驗是很扎實的,也因此得到了第一次國際外派的機會。

我被派到福特歐洲的採購總部擔任一個小組的採購組長,在英國帶領8 個長我10 幾歲、資歷很深的老先生、老太太做採購,他們都覺得「那個亞洲來的小伙子,什麼都不懂」。期中績效評估,德國主管跟我說:「我非常失望,你的表現很差。」聽到後我真的很震驚,因為我自覺做得還不錯,但跟他的期待值差距非常大。

問題出在哪裡?因為亞洲人通常都比較內向保守,認為「讓人家走在前面,我在後面支持就好」,結果我雖然認為組員們做得很好,卻完全沒有表現出來。我幡然悔悟,下半期開始帶頭往前衝,把整個狀況挽救回來。

挑戰從無到有籌設新組織,突破自己的舒適區

闖關法:大膽挺進,毛遂自薦尋求新機會

1999 年中,福特六和的財務副總打電話給我:「你看起來還不錯,要不要回來做財務?」採購轉財務?我很驚訝,但他說了一句:「Do you dare?」我回說:「If you dare, I dare.」抱著勇於去闖的心態,我又回來台灣。

福特的財務,實際上比較偏重財務分析,因為在做採購的時候,多少有接觸到一些,加上以我的工程背景來看財務分析,看得比一般財務人員再精準仔細一點,所以轉換跑道其實沒有那麼難。就這樣做了兩年,還做得不錯,我又開始跟老闆要工作:「老闆,我想要再多學一點。」於是我有了第二次國際外派機會。

2002 年初,馬自達歐洲總部剛成立,我到德國做整個歐洲的統籌,設定組織、訓練人員、建立流程。對我來講是一個全新的經驗,每天跟主管與同事捧著財務相關書籍認真念,還是搞不懂的,就趕快去找人來教。

這番歷練之後,我又看到了另一次機會。當時福特在中國重慶成立第一個轎車的合資公司,我大膽向福特中國的財務長毛遂自薦:「有沒有工作機會?我想到中國去試試看。」

當時重慶還是個落後地方,而且SARS 剛結束,根本沒有人敢去中國,我憑著傻膽就去了。從德國轉到中國,因為它是一個新成立的公司,我又要重新組織當地人、訓練、建流程等,與有榮焉的是,我協助創下了一項福特的新紀錄:新公司頭一年就開始賺錢。

三方合資吵不停,新產品延誤造成重大損失

闖關法:從失敗中學教訓,扭轉頹勢

2004年12月,我的人生又經歷一個大轉折。長安福特總經理在回澳洲過耶誕節前把我找去,他說:「南京那邊有兩個joint ventures要成立,急需要人,你去!」隔年1月1日我就到南京,參與長安福特馬自達的設立,從買地、整地、建廠、買機器設備等,花了大概新台幣120幾億元,用4年時間把一個廠建立起來。

那4年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因為長安福特馬自達是三方合資,中國人跟日本人向來不太合得來,我被夾在中間。最慘的是在2007年,我們投產第二顆引擎,但半年來一直測試、一直失敗,也讓長安福特的新車因此延誤了約6個月,損失好幾億美元。

因為福特有個night letter的制度,就是每天晚上都要發信報告進度,尤其碰到這種重大事件。我連續發了6個月,等於每天晚上通知大家「我做得很爛」,到最後我老闆都說:「You are in the doghouse.」(意指被打入冷宮)。後來好不容易把新引擎生產出來,也很快創下當時福特另一項紀錄:新車從第1個月生產300台,到第2個月大躍升生產9000台,才把整個局勢給扭轉過來。

那是個很慘痛的經驗,其實反過來看,我真正的成長都是在幾次失敗的時候,包括第一次在歐洲被老闆痛罵一頓,這一次在南京整個大失敗的經驗,但對我的人生卻是很大的啟發,因為如果沒有這些跌倒的時候,你不會知道跌倒的痛苦,也不會知道怎麼做才能做到最好。

踏出腳步,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這個事件之後,幾個長官又問我:「要不要回台灣來幫忙?」原來我是要派到另外一個國家去的,如果回台灣,其實只是平調而非升遷。但有句話我一直跟同事講:「我不相信台灣人做不起來!」就憑著這股氣回台灣,開始協助總經理重新整頓推新車。

在這近20年的轉換中,我的感覺是,所謂的「闖」其實就是「把你在門裡面的馬釋放出來」,也可以說是「突破束縛」,不管這個束縛是你自己給的,還是環境或是別人給的。

因為最重要的是,你要「動」起來。我們常講一句話:「你踏出第一步,成功的機會就是50:50;你永遠在那邊光講不做,成功的機會永遠都是0。」行動力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任長安福特總經理在辦公室掛了一幅字:「Everything is dicult, but nothing is impossible.」意思是在那邊做事,每一件事情都很困難,但沒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能做不到的。這就是我們做事該有的精神。怎麼去找出解決方法,怎麼去把大家認為做不出來的東西做出來。這個精神被我奉為人生圭臬,也常常用來鼓勵我的同仁。

台灣人常常做事「一窩蜂」,然後3分鐘熱度。我希望年輕人可以戒掉一窩蜂的習慣,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你要去找出你的特色來,發揮它,然後走出去,這樣才是真正的闖。闖是闖掉自己心裡面的障礙,當這個第一關你闖不過時,你永遠都走不出去。這個時代需要我們一起行動,一起去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