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世界是平的?也是傾斜的?

從新自由主義看服貿問題
文 / 王妍文    攝影 / 路透
2014-04-29
瀏覽數 1,300+
世界是平的?也是傾斜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以外貿為導向的台灣經濟,正處於要不要簽「兩岸服務業貿易協定」的爭議下,全球也正陷入區域經濟結盟「義大利麵碗」迷思中。不論雙邊或多邊協定,區域經濟結盟就像裝在義大利麵碗中的義大利麵一般糾結,台灣真的可以從中取得最大資源效益嗎?

330,反服貿黑箱的黑潮,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川流不息。服貿爭議意外引發了台灣年輕人的太陽花學運,也意外引出世代、公民、民主各種「價值觀」探討,一如義大利麵碗中的義大利麵般糾結,不論正反公民意識的覺醒,大家都期待一個足以改變未來的新價值觀。

除了程序正義的黑箱問題之外,到底要不要簽服貿?

正方意見是,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這些超大型的區域經濟體,區域內各國都可以互享關稅減免,現在還在「義大利麵碗」之外的台灣,處境尷尬。

迫切的原因在於競爭力的消失。根據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所長張五岳計算,2013 年底韓國出口享有免稅比率為38.14%,日本為19.91%,新加坡為76.54%,台灣僅10.38%,若各國完成進一步洽談的多邊貿易協定,韓國免關稅比率將提高到78.07%,日本為82.18%,新加坡為85.48%,但台灣只有48.62%。拿不到關稅減免的門票,對台灣這個以外貿為主的經濟體,長期發展相當不利。

但是,加入區域經濟協定一定好嗎?反對者的看法是,這些新增的雙邊和多邊貿易協定,規範不一,國家別重疊,猶如著名經濟學家巴格瓦蒂與帕那加亞提出的「義大利麵碗」效應,大家各打利益盤算,錯綜複雜的雙邊、多邊關係,不只是經濟,更是政治角力,像出口國、原產地規則認定不一,豎起不同的貿易壁壘,反而未必能真正享受關稅好處。

而且TPP 和RCEP 的內涵,還不僅止於成員國調降關稅,更必須開放金融、通訊、物流、教育、醫療、運輸等服務業市場,形成開放市場的新賽局,如果配套措施沒有做好,對既有產業的衝擊難以估算。

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及市場預測中心主任童振源就認為,台灣參與東亞經濟體整合體制的最大障礙是中國,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平行多軌的方式進行,像WTO(世界貿易組織)及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是台灣推動雙邊整合協商的重要平台,不會面臨中共的杯葛,應善加利用。

複雜的貿易關係背後,反映的正是全球化議題。仔細檢視,我們可以分為3 個層面來思考:一是全球化的利弊;二是邊緣化的迷失;三是拼經濟的代價。當你贊成或反對服貿時,你可以想一想,世界會因此變成什麼模樣。

全球化=贏者全拿?

全球化的運作思維來自新自由主義,具有「反對干預、回歸市場機制」、「市場會發揮最大的效率」的精神,理論上,能夠促使財貨自由流動,促進經濟活絡,幫助人類脫困,全面提升生活水準。但是,為何高度自由化的國家,反而社會流動愈低,愈來愈多人站上街頭表達嚴重抗議?

關鍵問題,發生在分配不均。

全球化之下,企業本來就會逐成本而居,外移,是註定的宿命。以台灣現況來看,為了減少企業外移、失業人數激增,政府一方面降低遺產稅,鼓勵台商回台投資,一方面也以各種稅制優惠,留住企圖外流的資金,拼經濟之下,形成企業平均稅率僅17%,只略高一般民眾所得稅率的5%、12%。這是第一重打擊。

而各國在進行自由貿易談判時,必須犧牲自己的部分產業,以換取雙方主要產業無關稅障礙,以利貨暢其流。犧牲弱勢產業,這是第二重打擊。

長久下來,分配不均的問題造成貧富差距拉大,從1980 年的4.21 倍,一路到2012 年達6.13 倍,台灣前50 大富豪累計約新台幣3 兆元財富,相當於台灣16萬個家庭的資產總和。

全球化的結果,是一場贏者全拿的遊戲嗎?這是你我都該反思的議題。

一如服貿,民眾關心的是,簽下服貿利大於弊,利跟弊在誰的身上?如果你把財富從受害的人身上,轉到得利的人身上,這是整個社會的財富重新分配,而受創的人能不能在重分配的過程中,擁有翻轉的機會?得利的人,又該如何分享財富?

面對著全球化的挑戰,多數人害怕的不是競爭,而是不公平的遊戲規則。太陽花運動,抗議的正是政府只聽到資本的聲音,而忽視絕大部分受薪階級的苦處。

邊緣化=失去競爭力?

「再不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就要被邊緣化了!」、「怕競爭、沒實力的人才會反對自由貿易!」這是贊成服貿通關、希望盡快加入TPP、RCEP的人最常引用的說法。

什麼是自由貿易的真相?可以回頭從WTO看起。WTO的基本理念、原則,全是立基在自由貿易基礎上,不論是障礙或非障礙的保護主義都不被允許。但顯然WTO準則還是無法滿足多數國家,各國為了本身的貿易利益,分別以國對國或國對區域的方式,簽署了超過380個不同名稱、不同型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但其原則不變─彼此向對方開放市場,或降低至零關稅。

在WTO下,再簽署TPP、RCEP的原因,若只剩下零關稅這個訴求,難道不該反思企業擔心的邊緣化、失去的競爭力,怎會全繫於關稅的多寡?

根據美國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PR)的報告,2025年TPP僅能為美國GDP增加0.13%。進一步分析發現,美國多數受薪階級都將是輸家,而高所得者當中,許多人將因TPP當中的專利、智慧財產權條款而受益。換言之,TPP不但對美國經濟助益不大,反倒會促成收入失衡的鴻溝進一步擴大。

開放是相對性概念。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Stiglitz)提醒,在WTO框架下,現在全球關稅皆低,談判的重點不該擺在降低關稅,而是「去管制化」。貿易的談判,沒有一個全贏的談判,在「拿」跟「給」的過程中,是否了解自己究竟要什麼樣的利益?

不斷成長vs.富裕的代價

開放的自由貿易讓世界看似是平的,同時卻也是傾斜的。1970年代以來,全球經濟以新自由主義為主流,強調只要不干預,市場會自己不斷成長、發揮最大效益。

一路不斷成長真的是好的嗎?是否會讓生活目標流於追求物質上的私利?

在資本主義市場中,上市櫃公司每天被股東們追著跑,訂單拿到沒?月營收成長多少?季獲利有沒有增加?一整年EPS(每股盈餘)又比去年多多少?緊迫盯人的數字背後,與股價連動、財富相關,一個不小心,就是10%、50%的市值損失。

於是,不斷成長的壓力,讓大部分公司只能追求低成本的可能,從材料成本省,從研發費用省,從人事成本省,從一切可能的地方省。

為了繳出漂亮的財報數字,胖達人使用人工香精、便宜行事,結果失速墜毀;為了追求快速規模擴張,標榜鞠躬90度、服務至上的鼎王麻辣火鍋,也用雞湯塊讓一鍋濃郁湯底慢慢走味。

拼經濟、求利益之餘,我們不再問:這是善的嗎?這是正義的嗎?這樣對嗎?這能幫助帶來一個更好的社會,或更好的世界嗎?

如果當我們評價事物的價值,只剩「這能賺進多少錢?」的單一提問時,請思考一下:

‧這是我們所期待的民主自由社會樣貌嗎?

‧為了拼經濟,我們應該或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當傳統企業追求利益最大化,有沒有可能創造一種「用創新的商業力量,同時可以改變社會問題」的模式?

太陽花世代正面臨外來的強大挑戰。服貿爭議,揭露的不僅是經濟問題,而是醞釀一個足以改變未來的新價值觀。能不能共生,能不能重新許諾一個效率、公平、永續的文明社會,端看我們如何思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