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零起步,我的無框架人生

TEDxTaipei 創辦人許毓仁
文 / 徐仁全    攝影 / 蕭如君
2013-11-28
瀏覽數 1,250+
從零起步,我的無框架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不是一個英雄傳奇故事,也不僅僅是一個憤世嫉俗者的敘述;至少我個人並不這麼認為。這是兩個生命的短暫交匯,是兩個懷著相似的希望與夢想的生命的一段共同歷程。在九個月的時間裡,一個人可以想很多東西,上至崇高的哲學冥想,下至對一碗湯最為落魄的渴求 ——這完全得視他的胃而定。與此同時,如果他又有點冒險家的風範,他或許會經歷一些在別人看來饒有趣味的事情,而他隨手記下的那些東西讀起來或許也就和這些日記沒什麼兩樣了。」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切.格瓦拉(Che Guevara)

我渴望聽別人的故事,渴望說自己的故事。」將TED引進台北訴說各種故事的許毓仁,從切‧格瓦拉的故事開始,找到自己的故事。

在高雄六合夜市長大的許毓仁,大四時看了這本中南美洲革命家切‧格瓦拉的遊記後,心生嚮往。特別是書中格瓦拉與好友阿爾貝托從阿根廷出發,往智利、祕魯後北上到哥倫比亞及委內瑞拉,一路上看到拉丁美洲各國的現況,這段歷程成了他日後發起革命的源頭。

這部遊記對許毓仁來說有如天方夜譚,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踏上拉丁美洲,一探究竟。出乎意料的,大學畢業後到當兵之前有一段空檔,23歲的許毓仁心想機不可失,決定出去流浪一下。

「覺得應該去離台灣很遠的地方,而且是大部分人不會去的地方,那就照著《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的路線走吧!」就這樣,他帶著夜市叔伯姨嬸們在畢業典禮時送給他的約20萬元結婚基金,辦了簽證,帶著簡單行李,沒想太多,就踏上了這條驚奇之旅。

10多年前還不流行打工度假,背包客的概念也不普及,許毓仁展開了他的「冒險」。其實他沒有資源,媽媽在六合夜市擺攤幫人挽面,家裡一點也不富裕,根本沒錢贊助他。但這些從來都不會是許毓仁想飛的阻礙,「沒有資源,讓我的可能性更大、更廣。」

探索,就有更多可能性

第一站他跑到瓜地馬拉,報名參加6週的語言課程,除上課外,也跟著住宿家庭練習西班牙語,更體驗到不同於一般台灣人眼中的世界觀。

手上的錢很快就不夠,他為了籌盤纏,不得不在當地找工作。舉凡可以賺錢的,他都願意做,包括在咖啡農莊撿拾咖啡豆並烘焙、在熱帶雨林當嚮導,甚至還能在當地的語言學校教英文,賺到不少生活費。這些都不是他事前計畫的,但他從不預設立場,也不自我設限,事情發生,就找解決方法。

許毓仁自認,從小就比較喜歡冒險,不按牌理出牌。雖然念的是國立大學,但他沒被框架住,反而給自己更多的空白與未知,藉著探索來填滿這些空白,更多的可能性就陸續出現。沒有資源、沒有計畫、沒有顯赫背景,看似一切都是零。但許毓仁反倒覺得自己因此沒有包袱、沒有限制,往往創造

出更大的驚喜與收穫。

投入未知,才能看清自己

在瓜地馬拉的安堤瓜市學習語文時,每天中午,他會在教堂前廣場享用簡單午餐,這裡常有當地孩童向觀光客兜售手工藝品。一連好幾天,一名四肢瘦弱的小男孩都來問他要不要買手工藝品,拒絕了幾次仍無法擺脫, 他決定不如帶小男孩去吃頓飯,比買東西更實際。

餐廳裡,小男孩點了麵包及一杯拿鐵。當拿鐵送上來時,小男孩把桌上的一整罐糖全數倒了進去,讓許毓仁嚇了大一跳。原來小男孩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他想多吃一些,因為下一餐不知何時才能吃到。聽了這樣的解釋, 許毓仁驚覺自己雖然在台灣不算富裕,但比起這名小男孩來說,真是太幸福了。

另一次在準備進入宏都拉斯的國境邊界上,邊界武裝人員荷槍實彈站著,一一檢查入境旅客的護照。他事先被告知護照裡要夾帶美鈔,比較能順利通關。但輪到他時,海關人員收走了護照,並叫他登上停放在一旁的大巴士。「是錢給太少了嗎?」他心裡納悶時,一位海關人員竟熱情地把他抱了起來。他還以為是整人遊戲,結果那人說了一句:「You are my friends.」

原來台灣與宏都拉斯長期友好,特別是農耕隊在宏都拉斯協助當地農民很長時間,讓他們很感動,所以海關人員看了護照後,才會特地說「台灣是我們的朋友」這句話。第一次,許毓仁感受到身為台灣人的驕傲,也覺得持有台灣這本護照非常光榮。最後,海關人員還送了一枚徽章給他,讓他從此在中南美洲通行無阻。

美國車庫創業,另一次驚喜

回到台灣,當完大頭兵後,許毓仁接到大學室友、美國交換生的邀約,找他去矽谷創業。他想,創業好酷,而且是在矽谷,雖然自己不是理工背景,念的是英文及新聞,但想想這樣的機會可以為人生加分。他又踏上另一段未知旅程。

雖說是未知,但許毓仁評估了一下,即使創業失敗也沒什麼大不了,頂多兩手空空再回來就是了。

到了矽谷,果然正是時下年輕人的「車庫創業」,他也沒錢租房子,就睡在朋友家地下室,過著克難的生活。

「矽谷真的是創業天堂,容許失敗,更不會有人笑。」在初期,許毓仁與朋友每天做一個實驗:想出一個商品, 然後問路人會不會想買。如果得到否定答案,就放棄; 有肯定答覆,就回家繼續研究。

經過反覆嘗試並修正,他們終於找到了創業模式,那就是開發整套式的蘋果電腦應用軟體,類似台灣早期光華商場販賣的大補帖,讓蘋果使用者能方便採用。當時蘋果公司尚未完整開發出應用軟體,結果他們的產品受到青睞,銷售頗佳,最後還為蘋果公司所收購。

2 年後,許毓仁覺得該回台灣了,創業也許是不錯的主意。尤其在美國看到TED 後,覺得台灣年輕人需要有自己的聲音,他開始想有沒有可能在台灣推廣TED。

踏上TED,走上創業未知路

剛好TED 開放授權,他與朋友想了一下,決定去爭取, 也把TEDxTaipei 當作創業來進行。

「很多事是回過頭去才發現過去的足跡脈絡,在當下往往看不清楚。」許毓仁說,過去他去拉丁美洲流浪,才發現自己適合冒險,適合處在不穩定的環境中;去了美國,才發現自己享受創業,不怕失敗。回到台灣創了TED,他更發現,歷經小時候的夜市人生,自己 原來愛說故事,最後竟能發展成專長,還靠此賺錢。

許毓仁的人生從沒計畫過,都是空出一大片的空白與未知,但他主動去探索、去冒險,就產生了出乎意料的可能性及豐富性。這些空白不是被動地什麼都不做,未知也不再是茫然不知所措,反而給他更大的揮灑空間。

他常說:「我是做從零步到第一步的那個過程,且樂在其中。」零看似沒有,但零卻是累積的開始、架構的基礎,從零開始做起,1、10、100 就不遠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