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失敗很痛,但我學會與痛苦相處

世界桌球冠軍莊智淵
文 / 徐仁全    攝影 / 關立衡
2013-09-01
瀏覽數 1,500+
失敗很痛,但我學會與痛苦相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 歲開始練桌球,22 歲就拿下世界巡迴賽男單冠軍的莊智淵,經過了10 年的沉寂, 憑著不放棄與持續練習,2012 年再次崛起,打進倫敦奧運男單第4 名。2013 年不負眾望,與年輕新秀陳建安拿下世界桌球雙打冠軍,也為台灣桌球史上取得第一面世錦賽金牌。

莊智淵更拿出所有參賽獎金,在高雄老家興建一專業級球館,以培養後進,提供青少年選手專業的培訓場所。因著莊智淵的奪冠,不少青少年慕名前來拜師學藝,而其苦練的精神也感動青少年選手,帶動一股桌球旋風。

台灣運動員普遍的問題是持續力不足,拿冠軍不難, 但常是曇花一現,不易持續。或成名後就不再練習, 全依靠天賦。曾幾何時,苦練的基本功已不再重要, 取而代之的是天賦、運氣及機會。在莊智淵的身上, 天賦幾乎不存在,苦練才是運動員出頭的不變法則。

早上9 點不到,位在高雄鼓山的智淵乒乓運動館就擠進了數十位國小到高中不等的青少年,其中還不乏外國臉孔。9 點半開始,所有人不慌不亂的就定位,站在桌枱前,拿著球拍,兩兩互打練習暖身,開始一整天、照三餐安排的訓練課程。

這個桌球館是2008年,莊智淵拿出10餘年來南征北討,參加國內外大小賽事所獲得的獎金累積,再加上父母親向銀行貸款,總共投入了1億元興建的桌球館。除了讓莊智淵有一個想練就能練習的場地外,也是他實踐夢想─培養下一代青少年桌球選手的地方。

採訪當天下午5點,莊智淵拿著球拍,餵球給青少年選手練習。臉上嚴肅的表情,跟他比賽時幾乎一致,這張令人不寒而慄、帶有殺氣的臉,即使在平常,也是如此。只見青少年選手戰戰兢兢,認真積極地回拍,絲毫不敢鬆懈。因為他們知道,莊智淵有今日的成就,就是一球一球苦練,完全沒有捷徑。

這一群青少年選手中不乏明日之星,剛拿下2013台北國際青少年公開賽獎項的孫嘉宏、王維及秦楙棖等人,都在其中。選手除了吃飯及睡覺,其他的時間就都在這兩張桌子、一張網子上,追著一顆白球,反覆來回中度過。

別小看這顆小白球,莊智淵從小學4年級開始與它纏鬥,到現在20多年了,還是沒能完全搞定它。「如果要打分數,我自己對我現在的表現給7.8分,距10分的完美境界,還有一點距離,」莊智淵說。

世界冠軍,卻不知究竟為什麼贏

對手看破球路,世界冠軍從高峰跌落谷底

10歲正式接受父母的訓練,22歲的莊智淵就拿下世界巡迴賽總決賽男子單打冠軍,當時的他被譽為世界桌壇3大明日之星之一。同年,莊智淵也拿下亞運男單銀牌,聲勢如日中天。2003年,莊智淵的世界排名來到第3,為台灣選手歷年來的最佳成績,成為所有運動員夢寐以求的高峰。當時才22歲的他,想當然耳往上登峰的機會多得是,連他自己都沒想過會有什麼困難。

但萬萬沒想到,從高峰跌落谷底,運動員最擔心的低潮竟然跟著降臨,且蔓延了9年之久。為什麼正要起步的運動員生涯,卻馬上跌入谷底。有如坐雲霄飛車般,從高峰一下就跌下來,轉變之大,讓外界好奇不已,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發生的。

「以前打球拿冠軍是矇中的,說真的我不知道如何去贏,」莊智淵接受訪談,坦率的說。

身兼嚴師及母親的李貴美,國中開始帶著莊智淵到中國大陸取經,經過5、6年的寒暑假往返兩岸的不間斷練習,莊智淵球藝進步神速,更受到歐洲桌球俱樂部的注意,遊說前往德國打球。

考量到亞洲細膩的球風他已掌握了7、8成,莊智淵決定前往歐洲,吸取節奏與打法不同的球風。策略奏效,莊智淵融合了亞洲的快及歐洲的旋轉,馬上在2002年取得世界巡迴賽男單冠軍。

但來得快,卻也去得快。隔年後,對手把他當成假想敵,熟練他的球路。更甚者調出畫面,研究莊智淵的正手不如反手來得好的弱點,對決時專攻他的正手拍。 球路被人看透,戰術也被人掌握,每場球打下來,好像被人看穿一樣,施展不開,礙手礙腳,表現不好。

低潮不放棄,9年堅毅苦練

偉大的運動員之所以偉大,不在於他如何成功,更重要的是他如何經歷失敗後再站起來

偉大的運動員之所以偉大,不在於他如何成功,更重要的是他如何經歷失敗。莊智淵知道自己陷入低潮,很是痛苦。「運動員最苦的就是失敗,我也不例外,」他說。

與其陷入失敗的痛苦漩渦,莊智淵反而開始這麼想:「反正打球是我有興趣的事,我做了會快樂,就繼續練下去吧。」面對失敗時,讓事情簡單化,是一重要方法。

停止抱怨,一定要做些什麼事。他發現,雖然反手拍是他的強項,但是對手卻技巧性地專攻他的弱項正手拍,這正是導致他失敗之處。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莊智淵開始苦練正手拍,就這樣,他調整正反拍的訓練分量,加強正拍,減少反拍,希望能快速補強正拍技術。

結果,正拍沒練得夠強,反拍反而疏於練習而退步,成績更是難看。他馬上踩煞車,再調整回原先的比重。

從小就比別人能吃苦的他,深信苦練的重要性。莊智淵陷入低潮時,更加深信練習才是帶領他脫離低潮的良方,他維持比別人多一倍的練習時間與分量。別人訓練一天打8小時,他就自己再加4小時,打到筋疲力竭,全身無力,莊智淵也不喊累。

他認為自己算是要求完美的人,有時甚至就是愛鑽牛角尖,喜歡重複把一個動作做到完美,自然就花比別人更久的時間,常是練到管理員來趕人關燈為止。

「練球當然會累,也很苦,但不會放棄,」他說。有一次,莊智淵練到腳趾頭磨破皮出血,染紅了襪子,他不曉得。直到他練習完,脫掉丟進洗衣機才發現。

心智成熟,看破勝負

苦練,要跟自己的技術對決,更要練習跟自己的心智賽跑。勝不一定勝,因為易驕傲心起;敗也不一定敗,因為只要有心,就能反敗為勝

苦練,一定有結果嗎?

練球,不只練球技,更要練習心智。勝不一定勝,因為易驕傲心起;敗也不一定敗,因為只要有心就能反敗為勝。

過去只要沒有奪冠,他馬上就心情不好,壓力大到患得患失,反而影響了球技。努力卻沒有好成績,讓他開始學習為何不正面看待失敗,看待「許多事不能勉強」。

這樣的調整,把輸贏看得更開,就不會一直陷在負面的情緒裡,出不來。莊智淵想通了後,決定賽前用盡全力去準備,輸贏就不當作一回事。

最重要的轉換是莊智淵把重點放在場下,事前的準備有沒有到位,有沒有盡力,體能有沒有調整到最高峰。如果有,那麼好成績、好結果自然才會出現;否則就是起起伏伏,就像22歲之前奪冠完全是「用矇的」。

心智成熟,更讓他願意選擇誠實面對當下的結果。2012年倫敦奧運那次搶銅牌一役,對手打了一顆擦角球,裁判雖判失效,但對手問他,莊智淵很老實的回答「有」,裁判改判,與奧運銅牌擦身而過。

「當下很失望,但不會太難過,因為我知道自己已表現出練習時的水準,達到自己設定的目標,勝負真的就不那麼重要了,」莊智淵說。

打了20多年球,今年32歲的莊智淵還有一個不放棄的願望,「我的夢想是拿下2016年奧運的桌球男單金牌,」別人可能認為他可以退了,但他就是不想,自認自己的球技現在是7.8分,有信心再拼一下,讓自己達到9分以上。

「桌球是我喜歡做的事,我一輩子都會跟桌球脫離不了關係,」他說。

看著他堅強的意志,打不退的鬥志,正是台灣人正逐漸失去的精神。莊智淵帶給我們的:不僅是他的冠軍風采,更是他在失敗時,學會與痛苦相處,苦練堅毅不放棄的運動家精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