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好設計,4點就讓你下班

北歐設計大師開講
文 / 楊倩蓉    攝影 / 林育緯
2013-08-01
瀏覽數 1,350+
好設計,4點就讓你下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對大部分的常民來說,設計,到底對我們有什麼用處?

在如今處處強調美學思考與設計競爭力的風格社會中,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正反映了90%民眾普遍的疑惑;那就是,我們還需要設計更多漂亮的杯子與更有型的T恤嗎?如果設計不能改善大眾生活的品質,那設計是不是只是為了服務前面10%的有錢階級?所謂的美學,會不會流於上流社會的思考而已?

這樣的疑惑,在7月初甫落幕的「2013台北世界設計論壇—台灣丹麥設計連線」的論壇上,普遍地表達出來了。

當來自丹麥的重量級設計師與國內著名的設計師在台上侃侃而談,關於社會設計、綠色生活與永續設計時,台下年輕的聆聽者主動而有自信地提出疑問:「所謂的綠色設計,究竟是為誰而綠?製造更多耗能,又昂貴得讓一般人買不起?還是真的可以永續下去的產品?」、「科技帶來方便也帶來更多的資訊垃圾,為什麼設計不能介入去改善?」

勇敢的問題、希望找到答案的迷惑,這個心情反映了不只是台灣年輕一代、更是全球年輕一代的想法,那就是關於設計,過去他們希望設計出既炫又亮眼的產品; 但是現在,他們希望設計能夠導入社會思考,讓它變得更有意義。

設計,如何為人所用?

從對使用者友善的角度,全面改善社會運作流程

談到有意義的設計,今年初《經濟學人》以「下一個超級典範」來形容北歐國家在高稅率下,卻能依然讓人民過著有品質的生活。這個祕訣來自於哪裡?其實就藏在北歐的設計觀念中。

應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來台擔任設計論壇主講的貴賓, 都是丹麥設計圈重量級設計師,分別是丹麥設計中心執行長兼INDEX 董事的Nille Juul-Sørensen、北歐夢幻設計團隊KiBiSi 的創辦人兼創意總監Jens Martin Skibsted, 與哥本哈根生活實驗室共同創辦人Tomas Hammer- Jakobsen。

丹麥設計從1940 年代開始就以家具設計聞名,經過幾次蛻變的思考,二次大戰後的丹麥,眼看著鄰近國家都能藉由天然能源來發展工業,甚至獲得金錢上的補助,既沒錢也沒天然資源的丹麥,只剩下人,既然如此, 以人為本的設計思考,成為丹麥設計最顯著的風格。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家具,我們也不需要更漂亮的杯子與T恤,我們需要的是對生命有意義的設計!」這是Nille 對這個社會的大聲疾呼。

為什麼需要對生命有意義的設計?Nille 解釋,全球面對的共同課題是環境變遷、人口老化與能源枯竭的危機,這個世界已經有太多有形有款的椅子了,不需要再多一張;如何將設計導入我們的社會中,透過設計來改善人類對危機的恐懼,才是最重要。

Nille 在接受《30》專訪時談到丹麥人為什麼可以每天工作到下午4 點就可以準時下班,卻能創造高效率與高產值的人均所得,比工時居全球之冠的台灣人,高出2.8 倍的收入?

「因為我們很懶惰。」這位堪稱丹麥設計圈最重量級的人物,卻毫無架子的Nille 哈哈大笑說:「我發現如果你夠懶惰的話,你就會去發明一個系統(system)來支持你的懶惰。」

換言之,在Nille 生長的丹麥國家,他說丹麥人都有一點孩子氣,他們喜歡玩、喜歡嘗試任何事物,為了要爭取更多時間來做各種事情,「我們會發明一些事情去改善工作的效率,這樣我們就可以做得更快又能賺更多錢,然後我們就可以提早回家了。」

這個發明,其實就是在系統前端就導入設計,小至一個機器的按鈕或是位置,大如怎麼改良技術,讓機器能夠多做,而這個設計不是為了花俏好看,而是為了如何縮短流程,讓事情運作更有效率又流暢。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Nille在設計論壇上一直強調系統的重要性。這幾年丹麥設計中心努力在設計學校推動新的教育計畫,從改變老師與學生的思考開始做起,在Nille看來,無論設計學校的學生在學校設計出多棒的作品,拿到再多的獎項;一旦踏入社會後,就會發現真實的世界需要的是真實的設計。

「你要學習的是,如何為那些沒有能力設計的人來設計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如果是年輕設計師,更要嘗試去設計系統,因為整個國家與城市就是靠系統來運作,設計應該要介入的就是,如何在系統中導入更人性化的設計,讓系統的運作是對這個社會有意義的。」Nille語意深長地說。

在揮別專門設計家具的印象後,丹麥這些年來無論是在大型建築、公共設施的設計上,或是醫療用品及生活照護環境上都積極以設計介入,透過簡潔、實用與美觀的設計方式去改善流程,也提升了丹麥人的生活品質。

例如一只小小的注射針劑,做成筆狀的攜帶型設計,裡面更有記錄每次劑量的使用記憶,既保留了病患隱私,更增加安全考量;又或者在解決交通壅塞問題上,為了鼓勵大家盡量騎自行車,丹麥從系統運作上的根本去改變,那就是法律明定不論車禍緣由,只要車子跟自行車相撞,一定是車子的錯。

你當然會選擇改騎自行車!警察在處理交通事故上也輕鬆許多,這就是Nille口中的懶人思考術。

綠設計,如何為大眾而綠?

把東西當作傳家寶的心情來設計,你就不會為了譁眾取寵而設計,而是希望下一代都喜歡

設計,不光是為了讓系統流暢,更要在一開始就要以一個「傳家寶」的心態來設計,這樣才能達到永續的效果。

就像Nille談到,即使設計一張椅子,你都應該要坐下來好好思考,這張椅子是否可以陪伴他到一輩子,甚至下一代也會想要繼續用?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所設計出來的椅子就不會是為了被注意而已,而是賦予它看不膩的美感,舒適的造型與極佳的質感,這才是永續的思考。

這也是為什麼Nille每次在演講時,喜歡把著名的設計師菲利普史塔克(Philippe Starck)的作品拿出來嘲弄一番,他笑著說:「那台外星人榨汁機我擺在桌上好久都沒有使用,因為它一點都不實用,還會把汁噴得到處都是。」

「我喜歡的是積極的設計,而不是令人興奮的設計。」Nille 說。

他觀察到亞洲國家喜歡求新求變的事物,反映在手機上就是只要有新的機種出來就會趕緊汰舊換新,但是其實舊的手機並沒有壞掉。

「但是我們丹麥人不喜歡新的東西。」Nille 說,所以丹麥人不會為了求新求變隨便換手機,只要符合需要就好。

問題是,人們購物時常常會伴隨著衝動,也就是當下吸睛的產品,常常是大家錯誤選擇的開始,因為買回去之後,發現其實並不好用;換句話說,會吸引人們購買的原因不是價格取勝,而是看起來很酷。

既然如此,從產品的製程開端就注入奢華元素,讓產品既實用又可以看起來很酷,就可以解決問題了,這就是北歐夢幻設計團隊KiBiSi 的創辦人兼創意總監Jens Martin Skibsted 對永續思考的想法。

這位經常在著名雜誌《Fast Company》撰寫部落格, 同時也是全球青年領袖論壇(Forum of Young Global Leaders)的成員,在談到綠色生活的永續思考時,他提出了人們一個矛盾的心理。

「5 年前,我在中國大陸談到綠色生活應該要節能減碳時,有一些憤怒的中國人跑來對我說:『你們西方人可以開車,我們就不能開車了?』」Jens 說。他承認西方人忽略了一個群眾的心理,那就是他所說的,綠色設計最終當然是要為90% 的人所用,但是有錢人都不想看起來像窮人,而窮人又希望看起來像有錢人,所以綠色設計更要用聰明的方式去達成,方法之一就是從一開端就要注入華麗的元素,才能拉近彼此的距離,讓更多人去接受它。

而身為設計師,把綠色變得平價,就是他們的任務; 眼前看起來,綠色設計似乎很昂貴,那是因為投資一項新的設計時,一開始的研發一定是昂貴的,但是隨著設計師努力在流程中改善設計,讓新的機器可以更好用更能大量生產,平價的綠色產品就能指日可待。

設計,如何做人類與科技的橋樑?

我們要把科技當作工具,最終是帶給人們更美好的生活

當科技工具發明愈來愈多,人們卻覺得被過多的資訊干擾到生活而不舒適時,設計該如何介入?

「我承認,並不是所有的科技都是有趣的,問題在於我們如何善用科技,而不是被它主導。」哥本哈根生活實驗室共同創辦人Tomas Hammer-Jakobsen 在回答台下觀眾對科技的質疑時,如此表示。

Tomas 長年關注兒童、青少年及銀髮族的生活環境, 他舉例,以老人院來說,老人因為行動不便,幾乎每天只能像馬鈴薯一樣坐在沙發上,哪裡也不能去;但是iPod 的發明卻能讓老人只要戴上耳機就能聽到各種美妙的音樂,這就是科技帶來的美好。

這也是Nille 不斷強調,在這個電腦時代,設計師更要把自己當作人類與科技的橋樑,如何在科技社會裡過得更舒適,而不是被科技的方便帶來更多的不便。

當一個城市或是國家,能夠透過設計來改善生活品質,當然會培育出快樂的人民,這就是為什麼丹麥可以蟬聯數次「全球最幸福國家」。

這其中有一個很大的思考,那就是信任。正如Nille 所說,丹麥因為只有人的資源,所以彼此信任很重要, 信任彼此會互相照顧,所以願意在設計上不斷努力去改善生活。

他把相同的道理也如此建議台灣設計師,他說,台灣的腳步發展過快,或許現在是回過頭檢視自己傳統的時候了,你要信任傳統裡面的價值,就能夠設計幸福的未來。因為整個丹麥在設計的思考上就是願意去相信。

Jens 也說,台灣人要相信自己存在很多優勢,歐美國家都認為他們只要負責創新跟設計就好,製造端就交給其他國家即可,這是錯誤的想法,因為創新通常都來自於對生產過程的了解;台灣的優勢正是因為過去擁有優良的生產技術,對生產過程非常熟稔,這正是創新的開始。

「你們的年輕人有活力、有創意、有熱情,那還等什麼呢?」對丹麥的設計師而言,設計就是要站起來去執行, 為自己信仰的價值而奮戰,不然,就會像Nille 所說的, 等別人來改變現狀的話,那你鐵定等到死都等不到。

近距離觀察北歐設計師

這幾年北歐設計在台灣成為顯學,談到北歐設計哲學, 大家想到的就是「以人為本」與「少即是多」這兩句形容北歐設計思考的經典。

究竟什麼是以人為本的設計思考?為什麼少即是多很重要?藉由這次專訪兩位丹麥設計圈的重量級人物Nille Juul- Sørensen與Jens Martin Skibsted的難得機會,也得以近距離觀察到兩位設計師的思考。

Nille是鼎泰豐迷,每次他旅行到亞洲,像是日本、新加坡與香港,他都會到當地的鼎泰豐分店去一嘗美味的小籠包, 這次來到鼎泰豐的發源地台灣,當然要一嘗經典的美味。

中午時分,在101大樓的鼎泰豐領取號碼牌時,Nille看到號碼單上面顯示的QR Code,驚奇地睜大眼睛表示,這個設計實在太貼心了,他在其他國家都沒有看過。

有了QR Code,客人只要下載鼎泰豐的App,就不必大排長龍,可以一邊到別處閒晃,一邊查看手機顯示的目前輪到的號碼,看看是否快輪到自己了。

「這就是我想說的,設計其實應該是人類與科技的橋樑,這個設計實在太聰明了。」Nille解釋,在消費者還沒進到這家餐廳時,他根本不在意接下來的服務有多棒,他在意的是首先他要面對的難題,那就是可以不必呆呆地站在原地邊排隊邊瞪著號碼燈嗎?

透過Nille的眼,你可以發現,他處處觀察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他思考的方式,永遠都是如何讓人感到舒適的設計。當他搭計程車,司機體貼地轉過頭來告訴他後座上方有3個冷氣孔,可以自行調節方向,吹到更涼爽的冷氣,Nille聽了頻頻點頭說:「這個設計實在令人感到溫暖,它就是考慮到乘客的需求。」

不過,他在逛永康街吃芒果冰的時候,也非常訝異既然這條街聚集這麼多觀光客,有這麼多的餐館,實在不應該讓車子進來,應該要考慮開放時間,例如這裡的住戶平常上下班時間可以讓車子進出,其餘時間就應該要明令禁止。

來台兩次,他強調台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親近,是非常人性化的國家。「既然你們的文化如此多元,你們應該要採取多樣性的設計來滿足大家不同的需求,而不是單一的設計。」這是Nille希望台灣年輕設計師能夠協助台灣人的方向。

而這十幾年來,平均一年造訪台灣2到3次的Jens,對台灣有更深入的觀察。身為北歐夢幻設計團隊KiBiSi創辦人之一的Jens,他所設計的自行車被永久收藏在紐約MOMA博物館,台灣這幾年騎單車的風潮,他也參與。

問Jens如果有機會為台灣人設計自行車,會設計什麼款式?Jens說,他注意到台灣很多父母會騎著自行車載小孩, 所以他第一個思考設計的方向就是如何讓親子安全地騎乘單車在馬路上;第二個他注意到的是道路空間的擁擠,自行車得跟摩托車及車子去爭取馬路上的空間,等於是毫無空間可言的,而創造空間,讓駕駛者在路上也不必感受到太多的壓迫感,這是Jens希望改善的方向。

沒有花俏與多餘的設計思考,純粹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觀看設計的方式,「less is more」這句話,他們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