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點最近的距離不是直線

德國人看台灣人》
文 / 徐仁全    攝影 / 林育緯
2013-06-01
瀏覽數 1,500+
兩點最近的距離不是直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8月,台灣諾華藥廠數位行銷暨教育訓練處長胡玉惠打開信箱一看:「怪怪的,怎麼有來自德國的大學生,應徵我們在台灣的實習機會?」

台灣諾華會不定期提供實習機會,過去都以在台灣的大學生來應徵並實習,這次竟然有德國大學生來應徵,「難道德國大學生的失業率也變高了嗎?」胡玉惠左思右想,就是想不透原因。

Michael Streit,正是那位寄履歷表給台灣諾華,表示對數位行銷實習機會有興趣的德國學生。其實,24 歲的他雖仍在讀大學,但翻開他的資歷一看,加計在台灣諾華實習的經驗,他已做了7 個工作,其中包括了自創一家電子商務公司,協助中小企業發展電子商務,因此資歷相當豐富。

胡玉惠半信半疑的用電話找到在德國的Michael , 發現不是發錯信,Michael 確實想到台灣工作,胡玉惠認為撿到寶,二話不說就決定錄用他,也成為台灣諾華實習機會中,第一位非在台就學的外籍大學生。Michael 更是興奮,向學校請假,買了機票就在10 月抵達台灣,加入台灣諾華的工作。「其實我沒到過亞洲,來台灣是要學習不同文化,增廣見聞,」Michael 說明申請來台的原因。過去只聽過亞洲及台灣,從沒來過,就決定來看看。過去曾在墨西哥工作的他,對跨文化特別有興趣。

台灣重團隊,德國重個人

德國人直線的思考,總以為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就是直線;

但台灣人可不這麼認為,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可能是曲線。

來到台灣,第一個衝擊是工作文化上的差異:德國人講求個人表現,大多是單打獨鬥。長官交辦的事務,大多一個人就會承接起來,獨自作業去完成。Michael 過去的工作模式也大多是獨來獨往,雖也會與同事開會協調、溝通,但大家分工清楚,各盡本分,如此權責也清楚,不會發生搶功或諉過的事情發生。

但在台灣,他發現工作講究的是團隊合作,重視的是一起工作、一起參與、一起執行的文化,這與他在德國工作時明顯不同。其次,他也發現,台灣人在處理問題上的方式也有不同。以德國人直線的思考,總以為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就是直線;但台灣人可不這麼認為,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可能是曲線,甚至繞大半圈,還比直線來得快又近。舉例來說,如果今天要解決一起人際關係紛爭,德國人的做法是直接找當事人來談,兩人對質,把話講清楚;但台灣人可不一定這麼做,反而習慣找居中人協調,或是和事佬的功能,把雙方歧見化解。

以前,Michael 會認為只有第一種做法,但現在,看到台灣人的思維及做法不同,他也接受「兩點之間最短距離不一定是直線」的說法,這是他觀察後的心得。

德國人重視邏輯,台灣人重視感覺

德國人會用具邏輯的方式,把問題釐清,甚至用圖像來呈現,讓同事一目了然,直接就找出問題核心,對症下藥;但台灣人重感覺,愛分享對的工作Fu。

除了Michael 體驗到台灣不同的工作文化外,這6 個月來與他共事的台灣人,也感受到很不一樣的工作文化交流。胡玉惠負責台灣諾華的數位行銷推廣,也正是Michael 的主管,她就明顯感受到德國人有條不紊的工作哲學。特別是大家在一起思考問題,找出解決對策之際,Michael 會用具邏輯的方式,把問題釐清,甚至用圖像來呈現,讓同事一目了然,直接就找出問題核心,對症下藥。

再透過各種策略及做法,把問題逐步改善,最後還直接畫出時間進度表,讓同事們都覺得很神奇。這種圖像解析的能力,及分析問題的能力,Michael 十分熟稔,也適時的幫了團隊很大的忙。

「常常是開會結束後,工作計畫就直接可以排定出來,策略方法也有了,效率增加很多,」胡玉惠大讚Michael 的長才,讓數位行銷團隊更有創意及執行力。

來台灣雖才半年,Michael 也接觸並觀察不少台灣年輕人。有趣的是,他認為台灣年輕人體力似乎很好,「下了班後仍有很多精力去逛街或唱歌,」Michael 說。

他好幾次加班晚些回家,在街上還是可看到很多年輕人在逛街,Michael 覺得台灣年輕人活力十足,下了班娛樂也不少。

反觀德國,大多數的年輕人也會加班,甚至帶著工作回家,「因為是責任制,就會想辦法做完為止,」但大多數年輕人晚上都在家工作或休息,少在外頭。

Michael 還發現:「台灣人吃東西較愛分享」。如果一個食物上菜,即使是自己單點的,也會樂於跟大家分享美食,更不用說是吃合菜的。而德國則是以自己的主菜為主,不太跟朋友分享佳餚,飲食也有些不同。

結束在台灣的實習工作,Michael 十分珍惜此次台灣經驗。他相信有助於他日後與亞洲人、華人生意往來的經驗,能更了解彼此想法,避免因文化差異而誤解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