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減肥工程,搖錢工業

文 / 陳玉梅    
1998-04-05
瀏覽數 13,150+
減肥工程,搖錢工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第一次,美國過重人口占大多數。英國《經濟學人》報導,在美國,超過理想體重二0%的人口比率從一九八一年的二五%增加到目前的將近三五%。

其他國家的國民平均體重也慢慢上升。據一九九七年世界衛生組織發表的一份研究指出,英國人目前平均體重較十年前重一公斤。而在西歐,中年肥胖的比率達一五%到二0%。東歐的肥胖比率更加驚人,兩個女性中大概有一個是肥胖者。而飲食習慣從壽司轉變到漢堡的日本人,其肥胖人口已達五個新加坡的人口數。

肥胖成為世界性的現象,連相對貧困的國家亦然。在中國大陸,經濟收入讓人們取食無憂,油炸食物在都市家庭中已非常普遍。目前,中國大陸的心臟病人口比率是二十年前的二十倍。一胎化政策更讓父母有餘裕給孩子充足的點心、蛋糕,胖小子數量直線上升。

花小錢吃到飽,花大錢減肥

這幾年流行的吃到飽文化,改變了人們的飲食態度,也帶動了全球的肥胖趨勢。從時時樂、龐德羅莎、必勝客,到各大餐廳、俱樂部的自助餐、沙拉吧,服務人員隨時添加食物,中餐、西餐、海鮮、日本料理及精緻點心一應俱全。目前就讀輔仁大學語言所的小書表示:「考研究所那年,經常書讀到晚上就去吃海霸王。花了錢一定要吃飽,每次一坐下來就先吃它五個螃蟹。」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他說,當時大概是他最胖的時候了,整個人圓咚咚的。

「花了錢一定要吃飽,造成人們對食物予取予求,」曾經胖到七十幾公斤、現在則控制在六十五公斤左右的黃國勳說。以前有吃消夜習慣的他認為,過去怕糟踢食物的心態在這樣的飲食方式下已蕩然無存。他指出:「隨便吃、隨便棄置,反正有人會收。每一次都是乾淨、新鮮的盤子,看不出一點杯盤狼藉的樣子,因此人們完全沒有罪惡感。」

豐足的食物供應,也讓人們在面對任何處境時都想到吃。台北醫學院教授、中華民國肥胖研究學會理事長謝明哲表示:「忙碌社會中的人們,在遇到任何挫折或不愉快時,都用吃來回饋、補償;也用吃來感謝、慶賀,甚至打賭。」

這種對吃的態度所造成的體重問題,則讓人更不注意食物的攝取。黃國勳分析自己在胖、瘦時對食物的不同心態:「胖的時候,雖然覺得很多東西並不是那麼好吃,但因為對身體比較不在意,就會隨意大吃;身體透過運動、比較瘦時,由於好不容易才瘦下來,會積極思考吃的東西對身體是否有幫助。」

黃國勳指出「吃到飽」現象的弔詭:「怕浪費錢而吃很多東西,是為了要吃回本,但這對食物與身體都是一項大負擔;而瘦就是漂亮的文化價值,又讓人們開始花錢減肥。」

的確,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肥胖,隨著全球胖子的增加,減肥的需求也愈來愈大。首先,過胖導致一連串的健康問題,如高血壓、呼吸問題、高血脂、失眠、膽結石、糖尿病與關節炎,以及各類癌症,如女性的乳癌、子宮內膜癌和膽囊癌,男性的腸癌以及攝護腺癌。一九九六年,肥胖所引發的疾病奪走美國三十萬條人命。

肥胖是禍,也是商機

而「清瘦即美」的流行文化,更是讓減肥的花招不斷地推陳出新。美國食品與藥品檢驗局(FDA)表示,美國約有三千四百萬個肥胖者,不同的減肥方式或節食產品大約也有三千四百多萬種。

在肥胖愈來愈成為一種世界的趨勢、而人們卻渴望瘦下來的情況下,減肥工業(從一般的低卡減重食品、減肥計畫到節食書籍、瘦身俱樂部與減肥藥物)似乎成為全球性的搖錢工業。一家位於佛羅里達州的行銷市場研究公司指出,一九九六年全美減肥工業的銷售額超過十兆新台幣。除了美國的市場,減肥生意在全世界的商機似乎也愈來愈大。

不過,減肥錢也不怎麼好賺。在美國,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付得起一小時將近一千六百元新台幣的瘦身建議費;要求肥胖權的運動則讓肥胖者漸漸接受自己的體態、拒絕減肥。而在中國與印度,肥胖更象徵了富裕。

至於在不同時期所流行、大眾所追逐的減肥產品與減肥方式,不是無效、有副作用(見完全減肥手冊),就是需要減肥者的意志力才能夠成功。

許多人把希望放在某些宣稱可以「燃燒」「沖刷」以及「阻礙」脂肪的藥錠和膠囊中。但是,減肥科學還沒有發展出「低危險性」的藥物。馬偕醫院家庭醫學科醫師黃麗卿表示:「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過真正有效、又無副作用的藥。」

減了肥,丟了命

近年來最流行的減肥藥大概是龐德明(Pondimin)和瑞達斯(Redux)。當醫師開給以上兩種藥之一、再加上能增加新陳代謝率的芬他命,就是坊間俗稱的「芬芬」。許多人使用後出現心臟瓣膜異常、血液逆流、心律不整以及高血壓等心血管疾病。(芬他命在美國並未被禁用,它是全球第三大減肥藥物,易上癮,副作用與安非他命同)。龐德明在一九七三年通過美國FDA核准,瑞達斯則在一九九六年四月通過。FDA雖然知道這兩種藥會發生罕見的肺性高血壓,但鑑於肥胖症引發的危險甚於這兩種藥的併發症而同意上市。不過,FDA只准醫師短期開立處方給肥胖病人。

龐德明和瑞達斯的功能是抑制食慾,可幫助病人明顯減輕體重。一九九六年美國醫師開出的處方中,有高達一千八百萬張包含此兩種藥物,但其副作用也在不久後一一出現。首先,克里夫蘭的一家診所報告,此藥物導致二十四位先前健康的婦女發生嚴重的心臟瓣膜缺陷。接著,有五家醫學中心在為兩百九十一位服用此藥、尚未感覺心臟異樣的女性做心臟超音波時發現,其中三分之一者的心臟瓣膜已產生不正常的現象。《國際先鋒論壇報》報導,據估計,服用此藥者大約有三0%心臟瓣膜已經受損,只是尚未出現症狀。

曾被藥界視為其百億美元年營收的明星藥物就此回收,所造成的傷害以及藥廠必須負擔的賠償費用更是難以估算。《國際先鋒論壇報》表示:「這項插曲清楚地指出,確保藥物既安全又有效是多麼困難。」

不同於前一代的控制食慾藥物,新一代的減肥藥物希望能阻絕過多的脂肪吸收。即將推出的減肥藥物Xenical,由於不是作用在腦部以及神經中樞,被視為不至於造成生命威脅。但是,原本打算在前年秋天上市的Xenical,卻在去年八月二十八日決定延期;原因是可能會導致乳癌。

麗普汀(Leptin,取希臘字根的苗條之意)的發現開啟減肥研究的新頁,也讓醫界對於發展模仿麗普汀活性的基因藥物寄予厚望。曾於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研究的許英昌博士在《現代醫學與生活》一書中指出,一九九五年七月底,紐約的洛克菲勒大學、加州世界最大的生技公司愛美基因以及紐澤西州的霍夫曼拉洛許藥廠發表研究成果,證明一種由脂肪組織分泌的荷爾蒙(麗普汀--先前稱為「飽食因子」,是從老鼠細胞中找到的肥胖基因,能調控大腦的食慾中樞,告知飽食的訊息),經基因工程大量製造後,能迅速減少肥胖症老鼠體內的脂肪。據英國《經濟學人》報導,目前這項藥物已經進入人體第二階段的臨床試驗。

減肥工業的另一個大市場就是低卡的食物與飲料。低卡蘇打飲料占全美瘦身工業總值的一半。過去五年內,亞洲國家除了日本以外,低卡的健怡可樂銷售量成長了五0%。

另一個消費者喜愛的減肥工業產品就是低脂、低卡的食物。美國人脂肪攝取量過高,因此,營養專家及官方大力倡導的低脂飲食在全美市場值高達二十七億美元;這也造成人們認為大啖低脂飲食不會變胖。但是FDA表示,低脂食物不見得熱量就低,還是得注意食品標示;而且吃多了低卡食物所累積的熱量也不容小覷。

到減肥瘦身中心,花費動輒上萬甚至數十萬元,而其複雜的減肥方式又很難成為瘦身者長期的生活方式;於是體重快速回升,消費者又轉用其他減重方法。黃麗卿表示,她的針灸減重門診病人中,就有已在各大瘦身中心減重過的。

別人能瘦,不表示你也能

複雜的儀器以及減肥理論則讓人們難以理解。謝明哲就說,坊間的瘦身中心在報上刊登的儀器圖及減肥理論「似是而非,連我都看不懂。」一位不願具名、曾到兩家瘦身連鎖店減重過的女性說:「這麼多儀器,有效的還是飲食控制。」對於瘦身中心常找身材曼妙的名人、或其他消費者在電視上以自己瘦幾吋、幾公斤的經驗做推薦的廣告方式,美國聯邦委員會表示:「某個人成功減重的宣稱跟你自己減肥成功的機率,一點關係也沒有。」

減重的困難加上減肥工業的誇張形象,使得消費者對減肥工業充滿諸多不信任感。壽命不長的風雲減重產品一項接著一項流行--就像減重者反反覆覆的體重與嘗試各種不同的減肥方式一樣,減肥工業大概是最不穩定的一種工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