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紀律

文 / 游常山‧林婉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5-08-01
瀏覽數 2,300+
紀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常聽到許多有關成功人士是如何有紀律的例子。年屆90的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每天都早起做毛巾操、慢跑,數十年如一日;台灣最大的民營製造業、「電子五哥」的老大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他著名的「郭語錄」談到紀律,有名言如下:「跆拳道打得好,一定是馬步蹲得扎實,你知道少林寺和尚武功千變萬化,是過去挑了多少年的水上山嗎?」

有紀律的成功人物太多了。但是最講究創意、靈感、氣韻等藝術工作者,同樣不能自外於紀律的規範。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最講究團隊紀律,按表操課,基本功要求絕對不能懈怠。「我是學傳統國劇的底子,無論怎麼操都不會累,排練過八小時後還是可以再跳,林老師就發現我們自幼受到的『紀律』不一樣,所以很尊重我們學傳統國劇出身的。」第一代雲門舞者、目前是「當代傳奇」劇團團長吳興國,本身是復興劇校武生出身,提起林懷民當年對現代舞基本功的「紀律」要求,印象猶深。

企業界人士,更是視紀律為成功的必經階梯之一,日日篤行之。

北京奧美集團董事長莊淑芬每晚不超過11點半入睡,清晨5點即起,慢跑1小時;匯豐投資管理集團台灣區負責人宋文琪,自好幾年前上完卡內基課程後,決定永遠只穿38號以內尺寸的衣服,至今她的身形依然苗條。有些人不喜歡運動,有些人不在意發胖,有些人想問:一定要這麼約束自己,才叫有紀律嗎?村上春樹也每天慢跑,並固定親自回信給讀者;暢銷書作家吳若權長年維持晨泳的習慣,每天睡前都會把晾乾的泳帽和泳褲收入背包;他們都把紀律視為生活的一部分。

持續去做就對了

持續去做就是一種紀律,這些成功者做到的不過是「堅持」而已。紀律不限於形式。華僑銀行董事兼副總經理周筱玲指出,享受你有興趣的事,累積並發揮,就是紀律的表現。SOHO協會秘書長張庭庭以自行創業的SOHO族為例,若要外出到商場擺攤,必須先設定目標,規定自己每次要達到多少營業額,不能因為天氣太熱或颳風下雨,就提前打道回府,「紀律是為了達成特定目標,持續地在特定時間進行特定事情,無論你喜歡與否。」

擁有足夠的紀律,較能持之以恆,不輕言放棄。彼得‧聖吉在《學習

型學校》一書中寫道:「碰上挫折、失望和打擊時,唯有紀律才能讓我們面對那些難關。要從錯誤和成功的例子中學習,也得靠紀律……如果你以嚴謹的紀律面對失敗,以你真心想要的目標為依據,雖然偶感失望,卻不會放棄。」

如同吉米‧柯林斯在《從A到A+》中的理念,紀律不是指那些像軍隊般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僵硬無彈性的規章制度,而是一種持續不變、日積月累的模式和精神,這也是企業或個人能夠成功的最重要原因。

甘願做,歡喜受

紀律是成功的不二法門,然而擁有紀律不代表注定被強迫、受約束。只要你是自願、自動、自發地想要去做,就不會有被束縛的感覺。

「我也是不喜歡被束縛的人,其實沒有人喜歡被束縛。」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不避諱地直言,一般人在腦海中形成紀律等於束縛的觀念,因此對紀律的印象是負面多於正面,也使得紀律遭受誤解。「紀律的最高境界是自發的,從心所欲而不逾矩。」杜書伍為紀律下了註解。

杜書伍的詮釋和30世代的想法不謀而合。渴望30而立、30當家的30世代,需要的是自由揮灑的空間,紀律是一種高度的自我要求。62年次的長榮交響樂團低音號崔明智,即使沒有團練,每天仍練習五個鐘頭,不叫苦也不叫累,星期天也一樣,這是根源於他自身嚴格的內在紀律要求。

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紀律就不再令人討厭。香港作家黃碧雲曾放下一切,到西班牙學習佛朗明哥舞半年,然後回到香港的律師事務所工作。她在學舞時,每天都得重複同樣的動作無數次。身為創作身分的作家,她很討厭重複,但是為了練好佛朗明哥舞,她還是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相同的轉身、揚裙。黃碧雲從佛朗明哥舞中學到的是紀律。

凡是心甘情願地想要達成目標,就能從紀律中發現另一種成就與自主的快樂。

創意也要講紀律

紀律是一種生活態度,在自願和被規範中間,前者,也就是自律,更為有效。全球最大的化學業者美國杜邦(Dupont),長期投資台灣,使台灣成為杜邦全球第三大投資(以金額論)地點。台灣杜邦公司技術長王開國,也是一個極有紀律的高階主管。卅二年前,他自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拿到化工博士後,就進入杜邦,這個每年投資20億美元於研究發展的化學巨人,可以說是最有制度和內規的超級企業,「過去研發人員的創意都是天馬行空,近年來,杜邦總部要求全球研發人員要更有紀律、更貼近市場,依照市場需求來制定研究方向。」

王開國說,時代不一樣了,全球化的白熱競爭讓過去靜態、備受尊重自主空間的研發人員,也要遵守公司新頒訂的「聽顧客聲音」的新紀律。而在中壢的福特六和汽車的工業設計師們也一樣講求紀律。負責汽車外觀設計的產品開發處設計暨技術中心,在主任設計師李佳晏的率領下,每天的行程排得滿滿的,絕對不容中間插隊。「很多人以為設計就是隨心所欲,其實設計更需要紀律,尤其是汽車有上萬個零組件。」李佳晏表示,其中汽車的引擎系統和底盤系統屬於「保安零件」,更是不可隨意更動的,所以工業設計師的紀律更形重要。

紀律內化為組織文化

表現在團體的活動上,紀律也可以是公司競爭力的不二法門。

每星期一,林口的歐德家具公司,都會舉行讀書會,他們的教科書是每月發行的《EMBA》雜誌。在總經理陳國都的以身作則下,林口總部和全省各門市都雷厲風行。他們甚至分組報告、以碼表計時,每一組代表人發言不得超過三分鐘。

紀律表現在公共領域,最高境界就是企業文化有紀律精神。大眾電信總經理吳清源認為,「紀律有其基本性,基本之外的變化,就看個人。紀律是發自內心願意去做,而有些小地方可以有彈性空間,員工一定要對公司有忠誠度,要敬業,但是私事,我認為是個人的事,以私害公就是紀律的底線。」吳清源認為,「棍子和胡蘿蔔的獎懲,不見得一定是最有效的,光靠獎懲是不夠的。像我們這種剛創業的公司,需要員工百分之百的奉獻,凡事講紀律、公事公辦,有時不見得有效。你說獎勵要及時?獎勵有時會引起其他部門嫉妒,太講紀律,會給員工不必要的壓力。」吳清源總結,很多時候,內化於無形的「紀律文化」,還是要用人的力量來帶動才行得通。

到底紀律要嚴格到滴水不漏?還是也要兼顧到員工的創意和創新精神?其實沒有一定的答案。在企業組織內,不同部門、跨專業的紀律要求,也和基層員工的紀律規範不一樣。「例如,做行銷的,你不能像軍隊那樣管理。」大眾電信總經理吳清源強調,經理人要的是他的忠誠度和專業、敬業,而不是丁是丁、卯是卯的滴水不漏。歸根究底,企業或個人成功最重要的原因,其實就是紀律。「如果把企業蛻變的過程看成先累積實力,然後突飛猛進的過程,可以把它分成三個階段:有紀律的員工、有紀律的思考、有紀律的行動。」《從A到A+》的管理大師柯林斯如此結論。

有紀律,才能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