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炫麗斑斕的墨西哥巴拉岡宅

世界住宅巡禮》
2013-05-01
瀏覽數 1,650+
炫麗斑斕的墨西哥巴拉岡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座小小的住宅,僅有短短65年歷史,為什麼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2004年被列為世界遺產保護的巴拉岡宅,正是因為對墨西哥文化有著最完美的繼承和傳達,明豔的色彩在世界建築中獨樹一幟。

墨西哥建築師巴拉岡(Luis Barragan)興建於1947年、位於墨西哥城郊的自宅,不僅是他終其一生的地方,更傳達出他對墨西哥本土民風的深厚情感。巴拉岡作品的每一個空間,都以儉樸的方式展現出和大自然之間的強烈關係,並透過大膽的色彩、平穩的空間、宏偉而謙遜的光線,讓人體驗時間之美。

要真正理解建築大師的風格,就得追尋他的根,不妨跟著日本建築師中村好文走訪巴拉岡宅,一起體會墨西哥乾爽空氣下展開的色彩饗宴!

觸碰「顏色」的人

現代建築中,在積極有效地運用色彩方面,巴拉岡可是不允許任何建築師追隨其後的。只要在巴拉岡的住宅來回漫步,就能了解他有如日常修練一般理所當然向自然、向所有包圍他的事物,學習那種色彩的感覺。

宅內裝飾著亞伯斯和他喜歡的畫家雷耶斯(Jesus Reyes)的繪畫,花瓶裡插著美麗的花草,色彩鮮明的宣紙成捲插在筆筒內,墨西哥的民藝品羅列並排,牆面分別漆上不同顏色,這些清楚述說了對巴拉岡而言,關於顏色的學習,和顏色一起的生活,還有比任何人都認真、一路喜愛著顏色的這件事,是一種「祈禱」。

除了顏色,還有光。在建築物中仔細導入的自然光之美,以及隨著太陽運行而千變萬化的豐富表情,都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即使到了今天,仍然可以見到與他生前相同的光線充滿室內,在床上、牆上,隨著時間而變化,這裡亦有一則動人的小故事:因罹患帕金森氏症,最後只能躺臥、連話也不能說的巴拉岡,在床上靜靜以手指觸碰著被塗在紙上的桃紅色「色塊」。

面對自己的地方

巴拉岡經常說:「在建築上最重要的,是空間,不是隔間」。

如果說所謂的住宅巡禮,是品嘗那些被裝盤的豪華美食之旅,那麼近代建築所看重的美食(所謂隔間這樣的主食),都沒有擺上巴拉岡宅這個盤子上。儘管如此,參觀完畢後卻覺得有飽足感,因為在那裡,隸屬住宅的基本型態、精華,也就是住宅該保有的精神,把整個盤子都裝得滿滿,除此之外沒別的了。

巴拉岡首先在這個住宅裡裝滿的,是「平穩」、是「沉默」、是「追憶」;接著,裝滿了噴泉流水聲、樹梢的沙沙作響聲、可愛的家具、鮮明的色彩。

然後,這些有形無形的東西,和把洞窟當作住處的遠古人類因「放心」發出的嘆息聲,以及對母親懷抱那酸甜溫暖的體溫等深層記憶,彼此相通。

再來,「唯有和孤獨在一起時,才能面對自己」,巴拉岡所說的這句話,似乎也暗示了在人類的住處上,「孤獨」是不可欠缺的要素。也由於這句話,讓我察覺到,住宅不僅是肉體所需,最重要的,首先是「安心居住的地方」,也必須是「能直接面對自己的地方」。

SERENIDAD=平穩

巴拉岡宅的入口,是個像是廚房後門似的、帶著淡淡槴子花色的門,一條微暗通道筆直延伸至內部。走過暗處,再走上數階樓梯,那裡就是玄關大廳,擁有巴拉岡特色的粉紅玫瑰色牆壁,彷彿從正面摟抱你似的迎面襲來,之後,眼睛和身體會自然的緩緩向左轉,因為從那個方位灑落而下的神聖自然光,好像會讓身心得到救贖,於是乎被誘惑住了。

樓梯旁有著電話台的角落,只要談到巴拉岡宅,必然會提到樓梯旁有著電話台的角落。不論椅子或電話,不論光線射入的角度或它的鮮明感,都和記憶中的畫面相同,半世紀多以前創造的空間,連家具也包含在內,都幾乎按照當時的狀態保留下來。

巴拉岡宅雖然讓人感覺被設計成有如「站立不動」或是「靜靜佇立」的住宅,但那是因為每個房間都有重心,而這個重心所醞釀出的沉穩,讓參觀者在心情上發揮安定作用,因而很想一直待在裡面不走。

巴拉岡一輩子單身,喜愛沉默與孤獨,據說生活方式就像是花費很多時間在讀書與冥想上的修道僧人。既然巴拉岡說:「我一向做的,是在空間中創造出『SERENIDAD=平穩』」(編註:SERENIDAD是西班牙文,意指安靜、沉著) , 恐怕房間重心的真面目,必然就是這股「平穩」吧。

正方形的禮讚

在這個住宅裡,到處裝飾著聖母聖子像和耶穌等宗教畫作及雕刻;再加上巴拉岡喜好的現代畫作,以及金、銀色玻璃球和瓶瓶罐罐等,透過他巧手裝飾,一下子就醞釀出神聖祭壇的氣氛。簡言之,每個房間都像是「小禮拜堂」。

不過如果仔細端詳,便能看出這些空間奉祀的不僅是神而已,這裡也是供奉給幾何形體、尤其是正方形的空間。掛在庭院旁餐廳裡的亞伯斯(Josef Albers)繪畫「正方形的禮讚」,正是明顯的例子,而且一如從四塊窗板縫隙出現的十字架形光線,無論在哪個房間,都能隱約見到正方形。正方形的畫、正方形的桌子、正方形燈罩的落地燈,還有櫥櫃門上正方形的小旋鈕....。

這裡,也飄散著鄉愁的味道。巴拉岡從幼年到青年期為止,都在農園和牧場度過,據說這樣的生活培養出他的感性,各個房間也被供奉給恍如珍貴寶物的「回憶」。他曾說過:「建築師也應該試著側耳傾聽自身鄉愁的啟示」,他喜愛的樸素結實家具,似乎訴說了那些幼年時的回憶,對他而言有多麼重要。

爬上隱藏在更衣室後面的狹窄樓梯,穿過黃色玻璃門,這裡是屋頂露台。擁有嚴謹規格的高牆,是將正藍色墨西哥天空切割出一塊L形的單純空間;分別漆上巴拉岡顏色的牆壁,則將他一生鍾愛的「沉默與平穩」,靜悄悄包圍起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