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操,哪裡當得了高手

6年級當紅基金操盤手呂靜怡
文 / 張卉穎    攝影 / 李芸霈
2006-04-01
瀏覽數 1,200+
不操,哪裡當得了高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月中,初春的天氣還是乍暖還寒,頂著9度的低溫和綿綿細雨,許多投資人還是趕在下班後,到這支新上市的日本基金說明會現場,想聽聽去年底大漲的日本股市,現在還是介入的好時機嗎?這其中,也有不少人是衝著這檔新日本基金的操盤手──號稱「美女基金經理人」的呂靜怡而來。

「操」盤手的一天

投資日本基金的人,應該對呂靜怡不陌生。她去年操盤的新興日本基金,是境內基金表現績效的第一名,以37.6%的漲幅擊敗大盤(29.12%)和同業的平均水準(31.29%)。近一個月來雖然大盤波動,但其表現卻相對抗跌。

想跟呂靜怡約時間不是那麼容易,因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明天人會出現在哪裡。特別是新的基金正在募集階段,週一在台北辦說明會, 隔天就得南下台中、高雄、楊梅等地巡迴。週一晚間的這場基金說明會,充當晚餐的麵包還沒吃幾口,呂靜怡就趕上台,花兩個小時向投資人解釋這檔基金的投資標的,還得細心而耐心地解答各種困難的問題,像是「應不應該贖回新興日本基金, 來投資這檔絕對日本基金?(這兩檔基金都由她操盤)」

「積極型的投資人可以多布局在『新興日本』,而保守型投資人可以多布局在『絕對日本』。」呂靜怡理性而冷靜、不慌不忙地說。面對客戶有些開玩笑、甚至刁難的問題,她早就習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好不容易口乾舌燥地講完兩個小時後,還得接受媒體採訪,結束時已經是晚上9點半了。呂靜怡明天一早還得趕飛機南下,而她的行李都還沒開始整理!這,就是基金經理人的一天。

忙,是常態也是自找

如果你以為這只是基金募集時比較忙碌的狀況,那就錯了。呂靜怡平常每天7點多就進公司,因為時差的關係,日本股市比台灣早兩個小時開市,所以她得早點到。她早上看盤、看報章雜誌和券商的報告,下午得勤於拜訪廠商,7、8點回家後有時還得寫報告,一天平均工作十二個小時是家常便飯。

這麼長時間辛苦的工作,所幸做的都是自己喜歡的事。政大保險系、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畢業的呂靜怡,從小就立定志向要當基金經理人。大學畢業後,呂靜怡也曾經在銀行工作過一段時間,但後來發現太制度化的工作不適合自己,想來想去還是原本基金經理人的志向比較合適,因此呂靜怡才下定決心出國進修。

不過,想成為基金經理人也不是那麼容易。一般得先由研究員做起,至少得熬個三年,等基金經理人出缺時才有機會晉升。而研究員的生活,甚至比經理人更辛苦,「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每個人至少都得負責八家公司。」這八家公司不但要常常拜訪,所有的大小細節都要掌控清楚。

這時,呂靜怡處女座挑剔又重細節的個性就派上用場。她為了算出某家剛拜訪完公司的EPS(每股盈餘),整整花了六個小時。報告或說明書的格式、字體大小、間距等等不重要的小細節,她也力求完美。為了搞定這些小問題,晚上1、2點才睡是常有的事。

年輕,是缺點也是優點

30多歲就當上基金經理人,投資人願意把血汗錢交給她處理嗎?上市公司的老闆願意讓這「黃毛丫頭」拜訪、甚至還評斷自己的公司值不值得投資嗎?

由於操盤的是日本基金,呂靜怡常常得到日本出差,但日本人重倫理、重長幼有序,也使得呂靜怡在拜訪日本公司的時候,因為太年輕、加上又是女性的身分,常常被「叔叔、伯伯」級的老闆們誤以為是翻譯。所幸她脫口而出的專業知識,能夠讓老闆們信服,才彌補了外表太年輕的第一印象。

不過也由於年輕的關係,她觀察到的現象,都是現在日本最in的流行話題。呂靜怡每到日本,一定到最熱鬧繁華的商場逛,她發現「婦女經濟」(womenomics)的力量不容忽視,特別是銀髮族或是青少女服飾的成長最快。像台灣也有進口的少女品牌「Nice claup」,去年股價就上漲了300%。

而每到日本必逛的電子消費產品,也讓她預測沉寂多年的日本科技股將準備再度起飛。除此之外,她也發現走在北海道的街頭,路邊可以看到許多省能源的路燈,「太陽能光電產業」也是另一個日本科技業可以在全球市場發光發熱的領域,因為全球最大的太陽能電池生產商即為日本的夏普,市占率超過三成。

這些點點滴滴細膩的觀察,讓呂靜怡看到了很多趨勢,也從中學習到了不少,「這個工作很有趣,愈深入鑽研,就會發現學得還不夠多。」呂靜怡說。雖然工作時間長、掌握上億的資金壓力很大,只能靠一年一次的歐洲旅遊來紓解壓力,但她還是覺得每天都可以學到新的東西,是一件很棒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