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過去是一場夢,醒來就好

一個憂鬱症患者的告白
文 / 江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6-08-01
瀏覽數 950+
過去是一場夢,醒來就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很想從十二樓跳下去,我怕真的會跳下去,不敢回家,只好住外面飯店。」56年次的小白,回憶起去年置身於憂鬱風暴中,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自殺。

去年颳起的那一場憂鬱風暴中,小白被診斷出得了重度憂鬱症,在那之前,小白在出版業位居要職。當時的他,擁有一份令人欣羨的薪水,開了一輛賓士車,而在感情上,單身的他頗吃得開,處處留情,還曾經交往過一個小他十七歲的女友。

可是,不知怎麼搞的,前年年底,小白總是發燒不退,到各醫院檢查,都找不到問題。留職停薪之後,小白的情況並未好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只知道自己很難過。」他說。

開始酗酒、失眠、亂吃藥

當時整個人完全崩潰的原因,小白自我分析道:「應該是因為失戀吧! 」剛剛離開一段刻骨銘心的半年情感,小白出現了許多症狀:不想見到人、常常放朋友鴿子、身體更是出現一堆查不出來的毛病。更糟糕的是,原本就有酗酒問題的他,從那時開始,酗酒更嚴重了。

「當時,只有喝酒才能讓我暫時忘掉一些痛苦。」小白說, 原本每天要喝很多酒的他, 睡覺前都要用酒精麻痺自己, 而憂鬱症一發作, 更是「喝酒喝到睡著為止」,不過,深究起依賴酒精的源頭,小白認為應該是工作壓力所致。在出版界工作十多年的小白,加入新公司四年了,「當時在那裡雖然很不開心,但總覺得別人都能撐了,為什麼我不能撐!」身為元老級主管的他,理智上不斷提醒自己要撐下去,可是他的心裡知道,心靈已經受不了了,於是,酗酒成了慣性,失眠問題也愈來愈嚴重。當一般安眠藥對他已經不產生療效時,只好借助被列為管制藥品的FM2,一直到重度憂鬱症發作,小白才知道自己整個心靈,已然瓦解。

醫生、朋友、父母拉一把

憂鬱症發作之後,小白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回到了南部老家。剛開始,他雖去看醫生,可是,酗酒的情況並未戒除,反而讓服用的藥物效果不顯著。回到台北後, 朋友看不下去了,硬拉著他去看專治酒癮跟憂鬱症的醫師,還帶著他參加戒酒會,那時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也活不下去的小白,只好照著做。剛開始有人鼓勵他, 先從一天不要喝酒開始做起,慢慢地,酒戒掉了,再一步步配合醫生開給他的抗憂鬱藥,直到現在,他有了新工作,憂鬱症也康復八成左右。

從輕微憂鬱到重度憂鬱,小白的憂鬱期長達六、七年,自承個性敏感的小白在過程中慢慢挖掘內在的黑暗面時,覺得是小時備受父母忽略之故。直到一次,媽媽來台北看他,告訴他:「小時候的事是爸媽不對,是不是可以把它忘了?」聽到這裡, 小白終於忍不住了,「我才感受到父母親對我的關心。」他說。

找回親情、友情及自己

而在感情上, 過去小白以為,一個人應該同時擁有兩、三個女友,如果這個拋棄你,你還有別人,所以,他一直劈腿,也不敢用真實的面貌跟人家相處,直到憂鬱症讓他正視自己後,才知道這是不安全感在作祟。

至於曾經影響他至深的工作, 在經過許久的沈澱深思後,他發現:「每個工作都是一個瓶子, 而我們就像水一樣,水裝進瓶子後都以為要符合那個瓶子,但這是錯的,因為我們還是水。」已經換了工作的他,也慢慢找回自己真正的價值。現在的小白,心中的憂鬱風暴雖然暫緩,但負面情緒還是偶爾會跑出來干擾他。但想到這一路走來,身邊的親情、友情圍繞,感恩的心情充塞在他的心中。「現在我最重要的人生目標就是先找到自我。」他說,以前的他,不知道自己喜歡怎樣的女生,以為漂亮就好;但現在他要找出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把真正的自己,找回來。

「達賴喇嘛曾經說過:『過去是夢, 醒來就好。』憂鬱症患者會不斷回想過去發生的事, 只要把過去當作一場夢,或許就可以走出來。」小白說。身陷憂鬱或許只是一場夢,只要夢醒了,光明的未來,一切都能看得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