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妖怪,緊將姑娘放出來!

文 / 傅小費    
2006-09-01
瀏覽數 750+
妖怪,緊將姑娘放出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我大逆不道地「綁架」了歌仔戲。聽說,有另外一批來自美術、工程、音樂、電影和舞蹈界的牛鬼蛇神,「綁架」了被我視為最美麗的「第三者」──劇場(受害者就是台北的牯嶺街小劇場)。我們名不正、言不順,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極有可能就會被正道人士通緝、封殺,並且被列為邪魔歪道史上的眾多妖精之一。

妖精們大舉殺進劇場

被追殺之前,先說故事。1916年,有個叫雨果(Hugo Ball)的人,跟他的愛人愛咪,在瑞士蘇黎世開了一家「伏爾泰酒館」(Cabaret Voltaire)──是的,很有名,它是酒館、名畫,也是知名樂團的名稱。在這間酒館裡,逐漸聚集許多過著波西米亞生活的詩人、畫家、藝術家和表演者。這群人不僅經常發生口角,還用各種藝術形式,像是舞蹈、戲劇、繪畫、偶劇或是詩文,發表驚世駭俗的表演,爆發許多能量。當時,有一位叫柴拉(Tristan Tzara)的藝術家,無意間以「達達」(DaDa──據說是羅馬尼亞語「對!對!」的意思)來形容這種現象,被後人喻為史上第一份達達主義宣言。

在我看來,這就像「妖獨立國」的國名一樣。

大概是因為妖精們悶了很久,想不透還有什麼增強功力的辦法,台北牯嶺街劇場妖大老之一的姚立群,便找了一批像是搞婚禮影片剪接的王梅蓉與愛吃蛋白質、不斷舉重的楊士毅,以及創作現代樂曲的法國人夏諾和專業建築師朱百鏡等動機不明的各路人馬,大開城門讓他們大舉進攻小劇場聖地,搬弄一些動畫裝置、即興繪畫和聲音音響等的表演,順便挑戰所謂正統劇場的呈現邏輯。

他們不學表演、導演,卻要用自己的專才和異想天開的想法,在黑盒子過過被人盯著看的癮──其實絕大多數的這群妖精,還是有辦法自己藏起來。

你也跟我一樣,不相信教美術的人怎麼搞表演魅力嗎?是的,還有一群湊熱鬧的美術老師,重點是,他們都是30歲左右的年輕人。

說真的,我好怕他們就此占地為王,舉大旗、稱國號,自立為王,跟以前的達達主義者一樣囂張。

歌仔戲被演成不三不四相

在我怕得躲起來之前,再說一則故事。

台灣外台歌仔戲班曾經演過一齣今天已經失傳的老戲《飛蛾洞》。這齣戲講的是在一座飛蛾山上,有個專門採陽補陰的女飛蛾精,人稱「金鐘娘娘」。她對楊家將後代楊懷玉一見鍾情,兩相打鬥之下竟然還主動勾引調戲,俊美的小生楊懷玉不敵武功高強的女飛蛾,只得被陣前招親,被迫發下重誓:若是對金鐘娘娘負心,將會七箭穿喉而死。誰知道楊懷玉這下子離開以後就一去不回、杳無音訊。夜深人靜的時候,金鐘娘娘思念懷玉,剛好撞見飛蛾洞中陰鼠交媾,一時「性」起,竟把洞外路經的更夫擄進來「成親」──是的,我很含蓄。天亮之後,她一是後悔,二是惱恨負心的楊懷玉,便當下怒殺了更夫,再下山追殺楊懷玉,讓他七箭穿喉應誓而死。女主角呢?當然也免不了被楊家將收拾的命運,飛蛾山被破,而且絕對是邪不勝正。

那各位有沒有聽過「貍貓換太子」的故事呢?這齣改編自宋代歷史軼事的傳統老戲,如今將脫胎換骨變成古戲今詮的經典《金水橋畔》,在「第一屆華人歌仔戲創作藝術節」裡呈現,由知名歌仔戲藝人唐美雲詮釋這個尋找生母真相的宋仁宗。到底宋仁宗跟金水橋有什麼關係?宋定都河南開封,開封府有座著名的金水橋,蓋在宮廷運河之上,當年太子被換成貍貓之後,差點就是被惡皇后差遣來的小宮女寇珠給扔到這條河裡。

歌仔戲說的都是這些人情悲歡、樂哀怒喜。

明華園天字團──對,明華園不僅一團,計有天、地、玄、黃、日、月、星、辰八團──主演的壓箱老戲《張古董租妻》,則是一樁借妻給人卻沒想到要不回來的公案趣事;老字號的外台歌仔戲班陳美雲歌仔戲劇團,搬演知名編劇楊杏枝的新作《重逢鯉魚潭》,要講兩位知心好友如何在歷盡人事滄桑後,維繫難得的友誼。

對呀,歌仔戲都是有典有故的唱唸做打,卻被我這個現代人「綁架」,把前面那一大串《飛蛾洞》的故事,演成個「有情有慾的不三不四」相。言盡於此,逃命去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