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劇場裡,才是女人在當家

文 / 傅小費    
2006-10-01
瀏覽數 650+
劇場裡,才是女人在當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位單身女子下班之後,先掛好外套,然後拿起廣告宣傳單,逐頁翻閱。她扭開收音機,播放開放聽眾點歌的節目,聽眾們正紛紛點歌獻給朋友、親人或不論因緣深淺的相識者,節目主持人也回應聽眾,為他們所愛的人播放最熱門的歌曲。這位單身女子更衣之後,看了一會兒電視、喝了茶、刷過牙,正準備上床睡覺,但是她總是睡不著,只好起身服用一顆安眠藥,接著一顆、一顆,又一顆地再一顆...」

讀到這樣的劇情描述,不知道你們感覺如何,我可是全身起雞皮疙瘩。

先不談這位德國導演歐斯特麥耶(Thomas Ostermeier)是如何重量級,或如何深具影響力──像是他28歲就掌管了柏林的一座實驗劇場,31歲就當上了柏林列寧廣場劇院的藝術總監──這些德國劇場工作者,敢用一個年輕的女演員,撐起一個鐘頭毫無對話、台詞的戲劇,真的不得不令我反思,到底是台灣的劇場工作者對不起國家社會?還是真的我們比別人更要不幸?!

處處可見女人的精采

就算不提這位女演員有什麼樣的魅力和本領──比如她在奧地利的維也納、蘇黎士劇院或是德國的司圖加特國立劇院等大小劇場表演過,甚至在柏林拿過「前衛演技獎」等等──不過是「一枝花」的年齡,卻願意在黑盒子小劇場裡,重複做著導演和設計群們安排的日常瑣事,並且每場精準演出每件日常瑣事的點點滴滴,不說一句話,最後還要表演吞下過多安眠藥自殺,讓觀眾看得激動地喝采鼓掌....這真場工作者能力比較差?還是我們真的比人家沒有文化?!

是呀,在現代劇場界,10月若不進國家戲劇院或實驗劇場,膜拜一下這位年輕的德國劇場導演歐斯特麥耶,不要說被人家笑不長進,我都會覺得自己很丟臉。女人的精彩不僅在春天發情撒潑,還會囂張到10月,另外一部被我們奉為劇場圭臬和經典的挪威作家易卜生劇作《玩偶之家》,也被這位德國導演改編成了電子搖滾嗑藥版的「女主角娜拉出走篇」。

這齣百年老戲,當年曾被視為前衛,後來隨著時光流轉、社會突變,不願屈身玩偶之家的女主角娜拉,也跟著女權時代的進化演變,逐漸被忽略。不過是收拾行李、離開家庭,這樣地拋去社會對女人的束縛,哪能及得上台灣女作家李昂作品《殺夫》的百分之一?!

可能年輕的歐斯特麥耶也了解,所謂的「女權運動」到底也沒有進步到哪裡,被視為古往今來第一現代女性的娜拉,到了歐斯特麥耶的劇場裡,變成一個槍殺丈夫的叛婦。

全是女人搞出來的

女人到底還是被父權束縛嗎?在今天,應該還是計較誰有沒有錢或怎麼賺錢,才是麻煩的來源吧。

等一等,讓我換口氣(換一段寫),看看要怎麼從國外的這兩齣戲,拗到國內台南人劇團即將在古蹟現場演出羅馬人的喜劇──《利西翠妲》(Lysistrada)。全劇還台語發音......

你要不要試著用台語唸看看這句宣傳slogan:「要做愛?還是要打仗?」感覺很彆扭,是吧?

從古至今,有多少女人,敢用拒絕跟老公上床的理由,不讓自己的男人上戰場?!羅馬的女人在利西翠妲的領導下,發動過這麼一場街頭運動,搞得男人不知如何是好;華文思想下的中國婦女,卻巴不得男人戰死沙場,換得一座貞節牌坊。印象中一向民風純樸的台南古城,即將迴響著台南人劇團十數位演員高喊著「要做愛不打仗」的呼聲。這下子悠遠的億載金城,可能看不見歷史古魂,反而有文化錯置的當代趣味!

說得太深奧了嗎?這就好比親眼目睹台灣鄉下老婦,戴著墨鏡、琢磨霹靂舞一般地興味盎然。誰說古早人不懂得政治民主?!硬是把床上家事扯上國家大事,才能讓男人了解戰爭的猙獰可厭,這批女人可算是費盡心思。所以,劇場裡,真的才是女人當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