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金融瘟疫瞄準人民幣?

文 / 馬萱人    
1998-02-05
瀏覽數 11,900+
金融瘟疫瞄準人民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群經濟學家聚首,辯論人民幣是否會貶值。眾說紛紜。最引起共鳴的預測,卻是其中一句戲言:「給個數字,或給個日期——但是,不要兩個都給。」

■ ■ ■

年關已近,一九九七下半年亞洲大流行的金融病毒,似乎仍未停歇,偶爾還傳來幾聲咳嗽。

餘悸猶存的生意人心中暗驚:「下一個,會是誰?」

在這經濟無疆界的時代,誰都有可能。尤其是人民幣,更教多少大陸台商日夜心繫。去年底一場關於兩岸政經情勢的研討會,一大早便擠滿數百位或坐或站的企業主及經理人,殷殷期盼台上專家報出明牌。無論政經學者如何演繹台海關係,最紅的問題總是:「人民幣到底會不會貶值?」

某位總統府國策顧問答得妙:「人民幣到底會不會貶值,只有江澤民、李鵬和朱鎔基知道。」

隔岸觀火,對台灣沒好處

因為中國大陸尚未開放的金融體系,摻雜過多人治因素,使得一切關於人民幣的預言,總得附上「但書」。也由於非關經濟的因素過多,就算中國大陸總書記江澤民已經在國際的公開場合拍胸脯保證人民幣不會貶值,似乎也沒有多少投資者敢就此抱著人民幣高枕無憂。

奇怪的是,儘管台灣對大陸的出口依存度已經逼近二○%,只要人民幣有一點風聲鶴唳,都將震撼台灣經濟,仍有不少人幸災樂禍地等著它貶——包括只到大陸採購的台商,與意識形態仍以對立為基礎的官員。

主觀的願望,雖多少能讓人獲得心理上的安慰,卻更可能延緩儘早行動的良機。

例如,去年底另一場由經濟部主辦、討論南韓及大陸金融危機因應之道的座談會,雖然強力召集了數十位工商大老親臨現場,話鋒卻經常偏離主題。時而官員不斷強調台灣經濟底子好,大家可以「安啦」;時而商界齊聲抱怨杜邦撤資「慘案」;就是沒有討論出多少對產業發展重傷的具體因應方案。

只見工商界人士陸續從後門離開,有些嘴裡還嘟嚷著「無聊」。至大陸投資經年的上威企業董事長、香港台灣工商協會會長王祿誾,則直話直說:「這個時候,只有我自己救得了自己。」

究竟台商如何自救?客觀分析人民幣的走勢,似乎也並不那麼撲朔迷離。

人民幣不貶反升

多位經濟學者公認,正因為它不是開放交易的國際貨幣,抗貶性相當高;因此,人民幣要像東南亞貨幣一般,成為投機客的下一個攻擊目標,並不容易。「大陸並不是經濟自由的國家,它幾乎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公平交易委員會委員單驥觀察亞洲金融風暴,認為「『牌』現在在中國大陸手上。」

禮元財務顧問公司董事長陳嫦芬則分析,中國大陸的出口項目相當多樣,不像已發生金融風暴的東南亞國家,出口項目單一。她認為,在後者以貨幣貶值加強出口競爭力時,中國大陸多樣化的出口內容和低廉的勞工成本,仍將維持優勢,因此人民幣沒有必要貶值。

進一步回歸基本面:大陸外匯存底高達一千兩百億至一千四百億美元;貿易順差去年四百多億,今年則預計達兩百多億美元;一九九八年預估仍有六%左右的經濟成長率;加上外資到位(匯入)、物價穩定,「一個國家所有的經濟條件都這麼好,為什麼它的貨幣會貶值?」經建會一位官員私下表示,「如果人民幣還會貶值,就是政治因素了。」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綜合研究所所長陳文郎也指出,人民幣短期之內不會貶值,幾乎是大家都同意的事。這一波金融風暴橫掃亞洲,只有與美元採聯繫匯率的港幣、以及非國際貨幣的人民幣沒有低頭;後者還稍稍升值,讓大陸當局非常「有面子」。況且,東南亞金融危機尚未完全解除;如果大陸放手讓人民幣貶值,燎原速度將非常快,代價未免太高。

不少主張政經不分家的學者更認為,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回歸中國大陸,人民幣好歹也要O穩一年才行。因此,預計在今年七月以前,人民幣應該不會巨幅貶值——如果再加上中國大陸領導班子的背書,台商似乎可以暫時鬆一口氣。

不過,也有經濟學者提醒,以今年七月為界限,如果中國大陸的出口持續被貨幣弱勢的東南亞取代;人民幣的強勢將降低大陸對外資的吸引力。假設大陸的經濟政策重心仍在刺激成長、出口導向,人民幣就必須被迫貶值了。

人民幣貶值會拖累新台幣

另一方面,中興大學企管系教授陳明璋的研究指出,其實亞洲這一輪金融貶值競賽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國大陸。一九九四年,人民幣巨幅貶值五○%,使得大陸出口取代東協(ASEAN)的出口,是這次金融風暴的遠因之一。現在風水輪流轉,中國大陸也有可能「受不了」,只得讓人民幣貶值。

據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朱雲鵬觀察,亞洲尚未遭遇金融風暴的幾個國家中,中國大陸算是經濟體質較弱的。它正在改革積弊已久的國營企業,下崗(留職減薪待業中)員工人數持續增加;可預見的社會、經濟問題相當嚴重。

尤其是受國營企業呆帳拖累的大陸銀行,更像一顆金融定時炸彈。不等投機客主動攻擊,它隨時都可能引爆人民幣危機。

屆時,如果港元及人民幣皆貶,大陸台商以及台灣經濟都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東華大學國際企業研究所所長劉本傑提醒,討論人民幣是否貶值時,應該一併考慮大中華經濟圈內的貨幣;它們實質上已經連成一個「Bamboo Network」(華人經濟網絡),「其中一個國家出問題,將不只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已。」

至此,人民幣已不只是「會不會貶」的問題,還得加上「何時會貶」及「如何避險」的問題了。

套句廣告詞:台商,「你,有沒有買保險啊?」

一般大陸台商最常被建議的因應之道,不外乎現在起儘量持有美元這個強勢貨幣。問題是,美元能再強多久?尚未進帳的人民幣又該如何?況且,當市場預期心理過強、加速兌換美元時,更可能提早人民幣的貶勢。對此,一位在大陸設廠做外銷的中小企業台商,也只能搖搖頭無奈地說:「哪有辦法?『頭』都已經陷下去,拔不出來了。」

至於一旦人民幣貶值,一般預期損失會最嚴重的進口材料內銷到大陸的台商,看來只有先將錢留在原地轉投資了。「取之於『人民』,用之於『人民』囉,」一位百貨業者自嘲。

大企業還好,中小企業遭殃

最務實的,要算是部分財務較健全的大型台籍企業。一家國際知名的台灣電腦廠商表示,它們將在財務報表上求得外匯資產和負債的平衡;並且不排除舉新債、還舊債的方式,儘量將風險較高的匯率風險,轉換為風險較低的成本風險。

不過,工商建研會理事長朱志洋表示,到大陸投資的大型企業還好,可以透過台灣的母公司融資。中小企業財務就非常困難,很少能順利自大陸的銀行籌資。而且台灣銀行很少到國外開分行,更不用說到大陸(事實上也不准)。這些事實,都有可能排擠國內資金的運用,讓人不能小看人民幣貶值的威力。

陳文郎並且指出,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投資大都為直接投資,投資標的既無次級市場,也沒有適當的避險工具。

台商投資大陸的情況也相當類似。事實上,金融業高度管制,人民幣遠期外匯等避險交易僅由中國銀行在試點承辦;台商又極少和較能純熟操作人民幣避險業務的第三地(多在香港)外商銀行打交道。

根據非正式的統計,一般國際企業常用的避險工具——遠期外匯、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等等,的確尚未受到多為中小企業的大陸台商普遍運用。根據《商業周刊》調查,去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有高達五○%的國際企業沒有事先避險,損失慘重。

有了前車之鑑,台商是否懂得亡羊補牢?

陳嫦芬說,不同的台商類型有不同的避險方法,並非光買美元就能解決問題。雖然人民幣沒有立即貶值的危機,但若以出口導向的台商為例,她建議不妨現在就採美元報價與購買遠期外匯,購買進口原料的美元也得先準備妥當。至於赴大陸採購的台商,萬一人民幣貶值,將因而獲利。

可惜的是,雖然企業皆知避險的重要性,多數台商並不捨得花錢買保障來避人民幣的險。香港G豐銀行海外投資部副總裁鄭大榮半開玩笑地形容台商:「能省則省,賭性堅強。」雖然他預期人民幣短期內不會立貶,仍建議台商進行五○%的人民幣避險措施,「市場預期因素太強,不做會後悔,」鄭大榮說。

腳底抹油或者戒急用忍

面向新世紀,陳文郎預測,將來利率及匯率的波動只會愈來愈厲害,也愈來愈受國際因素的影響。台灣的企業決策者必須學習以國際的角度來思考,財務調度及規畫的能力也必須加強——尤其是避險措施。萬不得已的最後一招,則是「腳底抹油」。陳文郎提醒已經在外投資的台商,萬一人民幣有狂貶跡象,就得隨時準備移轉、另闢戰場了。

至於正打算到大陸投資的台商呢?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高長則是簡單一句話:「戒急用忍。」他特別強調,這項判斷絕不帶任何政治因素,而是最基本的經濟考量。

無論如何,在台商自求多福的治標措施之外,要治本仍得靠政府積極擬定保障台商在大陸投資的具體措施。曾在香港金融界任職多年的陳嫦芬認為,前一陣子部分政府官員預言人民幣會貶、建議台商儘快兌換美元等舉動並不恰當,只會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台商在大陸已投資近三百億美元、大陸對台灣年度貿易順差約一百五十億美元,對於人民幣是否貶值,「應該『哀矜勿喜』才是,」陳嫦芬呼籲。

畢竟,人民幣若真貶下來可是不眨眼睛的——從台灣到亞洲甚至美國,都將有連鎖反應,沒有誰能置身事外。

無疆界的經濟時代已經提早到來。國際投資避險的重要性,將只增不減。近三萬家東移大陸的台商,是否已經準備好和人民幣及其他貨幣的長期抗戰?除了繼續標榜「戒急用忍」,政府是否已經為國家經濟準備了避險措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