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今夜小酌,來杯本格燒酎

文 / 葉怡蘭    
2007-03-01
瀏覽數 850+
今夜小酌,來杯本格燒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次曾經提過, 人過35 , 原是淺酌一族的我,對於蒸餾烈酒的興趣,竟然一年比一年益發高張。所以,威士忌、干邑,一路喝下來,近一年來,深深沉迷的還有,日本的「本格燒酎」。

日本掀起燒酎風

與我之於其他烈酒的享用時間和場合明顯不同,飲威士忌或干邑,多在自己家中、悄然夜深就寢前來上一杯,安安靜靜徐徐淺啜著,直到杯底竟空、人也有些昏沉了,方才搖搖晃晃腳步不穩地摸上床,暖洋洋暈陶陶著,醺然入夢。

然燒酎不同。雖然也一樣客廳几上常備數款,但怎麼喝都覺無法完全盡興;說來說去,喝燒酎,還是得上居酒屋去!

時間通常在週末晚間,地點則多在台北中山、林森北路一帶「條通」巷內幾處食物與空間與酒款均道地有特色有見解有味道的居酒屋;點上一兩款加了冰的本格燒酎,就著一屋子此起彼落(但不喧嘩吵鬧)的人聲笑語、氤氳蒸騰的燒烤煙氣(不是噁心刺鼻的二手菸味),以及美味而十足溫暖的下酒小菜一起下肚,最是酣然暢懷!

怎麼開始的呢?我與燒酎的這情緣...奇妙的是,第一次,意識到燒酎的存在,不在台灣、不在日本,而是數年前,一回於義大利舉辦的國際葡萄酒展裡。那當口,剛剛迷上日本清酒吟釀的我,和同樣擔任酒展大賽評審、來自日本的葡萄酒作家,聊起了我對清酒的傾心。「其實,我比較喜歡燒酎呢!」他笑著說,「日本燒酎,也是很棒的喔!而且,相信我,燒酎很快就要大大流行了!」

而也確實如他預測,似乎真的沒過多久,就在近兩年,整個日本果然就這麼吹起了一股燒酎風,雜誌特輯、相關專書競相推出,時髦bar、pub處處可見燒酎蹤跡,就連昔日印象中幾乎和燒酎絕緣的年輕女性,也紛紛成為燒酎的俘虜...。

而就是在這時節,我也跟著慢慢掉入了,燒酎的醉人泥淖。

傳統製法保留原料香氣

燒酎可分為兩種:採用「連續式蒸餾法」的「甲類燒酎」,以及採用「單式蒸餾法」的「乙類燒酎」。特別是後者,為日本燒酎的最傳統製法,燒酎的最王道正宗,故而又名「本格燒酎」。而令我最是留戀沉迷的,就是這「本格燒酎」。

本格燒酎在製法上大體先以米為最初步材料,洗米、蒸米、製麴、其他烈酒不同,本格燒酎往往分外能夠保留下,原料的本來風味。

也因此,日本的各種類本格燒酎的產地,遂每常與食材產地息息相關。一如芋燒酎多半產自鹿兒島、宮崎;麥燒酎則產自大分、長崎的壱岐;黑糖燒酎多來自赫赫有名的日本黑糖產地的奄美大島;至於米燒酎呢,則果然以熊本、新潟、山形等知名米產地為分布點;甚至不少著名清酒酒造,也同時出品上好米燒酎。

而本格燒酎的樂趣,也真的在於烈酒特有的雄渾辛辣勁道裡,仍能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嗅聞、感受、品嚐到,來自材料本身的多重芳香與氣味。比方米燒酎的溫婉甘甜清芬秀逸,麥燒酎的嚴謹紮實深沉有力,而芋燒酎,這可真是我的最愛了!初嚐但覺有稜有角凌厲逼人,無怪乎許多人將之目為「進階級」燒酎(還記得有回在某家居酒屋,老闆見我點了芋燒酎,還好心警告我:

「這個酒『臭臭』的喔!女生不會喜歡的啦...要不要改喝別的比較好?」)然一路慢慢飲下來,卻覺那芳醇甘香的明亮蕃薯氣息益發奔放襲人,真箇是越飲越有滋味。

於是, 就這麼戀上了本格燒酎。

而這麼一款又一款、一瓶又一瓶陸續飲來,也真覺果然風貌千變萬化, 各見風致。以芋燒酎為例,當然個別產地、個別酒造,自有其個別風格。然而,即使同出一廠,麴種不同:黑麴的雄厚、白麴的甘醇、黃麴的嫵媚多香,也能琢磨出無窮趣味。

還有飲法,本格燒酎的飲法素來變化多端,純飲之外,加水(比例約為燒酎與水約4:6,稱為「水割」)、加溫水(溫度約在40℃左右,稱為「湯割」)、加冰,甚至還可加入梅子酒、蘇打水、各種果汁飲料等等,非常豐富。

我自己,由於愛極品嚐原味,所以,除了偶而加上些許手釀梅子酒一起喝之外,其餘,還是傾向於只加水或冰;——然較少純飲,因為發現經過一定程度的稀釋,使酒精度降低,香氣與層次反而更加輪廓清晰分明。

而稀釋溫度的高低,口感亦有不一:水割,酒質酒味忠實呈現;湯割,則活潑嗆辣;加冰,更顯柔和甜美。同一瓶酒,也有多樣丰姿表現,本格燒酎,著實迷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