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民意橋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8-01-05
瀏覽數 10,400+
民意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府美意,勞工受益?

立法院法制委員會通過公務員服務法修正條文,賦予週休二日的法源依據,並規定週休二日當分階段漸進實施。也就是從今年一月一日起,每月隔週休二日;附帶決議自民國九十年起,全面實施週休二日制。

許多企業為求表面上「符合」政策要求與安撫員工心理,在工時不變的大原則下,採用平均分攤的方式。也就是實施隔週週休二日,但每日工作時間加長。政府希望減輕勞工工作的良旨美意,在經過企業主的「轉化」之後,勞工並未受益。

此外,在九十年時全面實施週休二日制的附帶決議,也引起大型企業負責人的反彈。他們紛紛透過管道向政府表達,目前台灣並沒有實施這種制度的條件,要到國民所得超過兩萬美元時才是合適的時機;連經建會副主委薛琦也附和這樣的論調。

在權益沒有獲得具體保障、失業率陰影又揮之不去的情況下,勞工本身並沒有太多的談判籌碼。而政府對整體環境的考量又不夠周全,甚至擺脫不了重商情結。

因此,面對這些「大餅」時,我們根本不抱太大的期望。

高雄市 陳美菁

李總統「說得太過分」

據報載,李登輝總統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說日方持續為南京大屠殺向中共低頭道歉,是「做得太過分」。

我先是感到訝異,對這件正受全世界矚目的屠殺事件,中華民國的總統竟然比日本右翼軍國主義者還要右派。我想,李總統的邏輯是「中共等於南京大屠殺受難者」;但是,做為一個總統,卻如此輕視人的生命,將意識形態放諸人道關懷之上,令我既難過又羞恥。

六十年前,日本人屠殺三十萬南京人,至今官方從未正式道歉;也只有在每年的十二月,世人才會經由各種抗議,知道無辜的南京人曾被血腥屠殺。

試想,每年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都出來要求政府道歉,那是因為政府從來沒有誠心誠意道歉過(還打算「大赦」事件受難者!),難道我們可以用「國民黨政權等於二二八受難者」的邏輯,說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向二二八受難者道歉,是「做得太過分」嗎?

台北市 李柿

民情報告,金馬缺席

閱讀貴刊一九九五年與九六年的〈台灣民情報告〉,不論是縣市總體檢、縣市特色競爭或是近期的環境排行榜,都只限於台灣省的二十三縣市;對於金門、連江兩縣的「長期」缺席,殊覺遺憾與期盼。

不被重視或誤解,與不被報導或瞭解,在某種程度上是互為因果的。建議貴刊適時顧及對於邊陲地方的透視報導;若再有類似「民情報告」時,可否考慮將調查報導範圍擴大為台閩地區,將金門與連江縣列入。如果因為金、馬兩地的條件特殊、與台灣各縣實力懸殊,不適合評比,不妨將調查結果列為附篇或附表,還是可供兩地檢視自己與做為國人的參考。

桃園縣 林永欽

書香社會,媒體有責

貴刊第一三八期的閱讀建議,一個是大師余秋雨給成人的;一個是給孩子們的童書書評,讀後受益良多。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裡,唾手可得的資訊雖多,但往往太速食化與商業化,對人們影響長遠的資訊,反而不容易被發現。

我常不定時地去一些連鎖書店逛,發現門可羅雀的情形居多,而且「把玩」書的人遠多於真正買書的人。近在咫尺的KTV、電影院卻大排長龍、高朋滿座,消費也不低,年輕人卻捨得將時間與金錢花費在這些事情上。連閱讀的習慣與樂趣都難以養成,更不用說導引他們的人生方向或是間接影響下一代了。

媒體應發揮影響力,在潛移默化中影響社會大眾,負起社會責任。

高雄市 王蘊雲

敗給政治,拜耳說拜拜!

從拜耳公投爭議到省議會對拜耳租地案做成擱置決議,再到拜耳董事長莫克宣布暫停投資的過程,給了我們很好的省思空間。拜耳案除了造成外商來台投資意願的卻步,也給外商對台灣投資環境困難的印象,並凸顯了地方與中央權限分際的問題。

拜耳聲稱,他們遵守法令,辦說明會、公聽會、地質鑽探、做EIA環評;所有法令規定該做的事都做了,卻拿不到土地租約,只能說敗在體制外的「泛政治化」。難怪莫克先生感慨地說:「台灣什麼都有,很方便,也很自由。但只要一涉及政治,馬上變成什麼都沒有,只有政治。」

台北市 陳國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