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駕輪椅馳騁舞池 雙手輪轉美麗人生

唐文傑、林秀霞 國內首對雙輪椅國標舞者
文 / 林雅琪    攝影 / 李芸霈
2008-04-01
瀏覽數 650+
駕輪椅馳騁舞池 雙手輪轉美麗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聚光燈打在舞台上,一對佳人坐在輪椅上翩翩起舞,自信的笑容、俐落的轉身,展現舞者身體的力與美,台下觀眾驚嘆兩人完美默契,感動的淚水在眼眶打轉,他們再次贏得滿堂采。

唐文傑和林秀霞是國內第一對雙輪椅國標舞舞者,觀眾注視他們的雙腿和輪椅,用「同情」看待這段不完整的生命,即使上帝讓他們的人生風雨飄搖不斷,殊不知他們倆就像衛星導航的光點,一步一步帶領我們和殘障朋友走向正確的人生道路,活得強悍、活得漂亮!

唐文傑 只要付出,我一定能重回舞台

藤條相伴的練功童年

在眷村長大的唐文傑不喜歡念書,是長輩眼中調皮搗蛋的孩子王,因媽媽擔心他被村子裡其他吸毒的小朋友影響,11歲就把他送到「李棠華特技團」學藝,一簽就是八年的合約。

進去後,唐文傑原本以為從此就可以不用再碰討厭的書本,沒想到每天都花8小時練功之外,還要4小時的學科練習,比念書還辛苦。唐文傑的童年在藤條、棍棒的緊逼下只能快速學習、成長,連翻、武打、跳火圈、馬戲特技都難不倒他。

「回想那段時間, 老師真的很狠!」唐文傑提到,為了不讓他們翻觔斗的腿會彎曲,老師把竹筷兩頭削尖綁在膝關節上,只要腿稍微彎曲,就會被尖尖的竹筷戳傷,老師希望能從打罵過程,激發學員的自我潛能。

甚至,有位同期的同學因為蹺課被吊起來打,只讓他的腳尖踩在地上,用棍子敲他的腳指頭,他的哀嚎、哭喊,手被勒到流血,這幕影像仍深映在唐文傑的腦海,小小年紀的他了解,與其偷懶摸魚,不如把功夫練好,表現給老師看。

一身好功夫的唐文傑,畢業後就被人捧在手掌心,更在眾人的冀望下進入演藝圈擔任特技演員,享受這原本應該是能讓他發光發熱大展身手的舞台,但在26歲那年,人生最璀璨的黃金時間,他的夢想才剛成型,卻不幸從星空墜落...

癱了雙腿,關不住夢想飛揚

當時,他受好友王傑之邀,擔任MTV的特技替身,唐文傑請道具組準備兩百個紙箱和二十個海綿墊,確保他從一棟四層樓高的公寓騰空翻轉再落下的安全。到了現場,才發現他們僅準備五十個紙箱和十張海綿墊,保護措施明顯不足,但當他看到拍戲現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在等著他完成這個鏡頭時,只好硬著頭皮選擇「試試看吧!」

唐文傑從正對、背對等不同的角度凌空而躍,當導演要求他跳第五次前空翻時,因防護措施不夠,衝擊力直接反應到身體,脊椎當場斷了三截,硬是摔斷他的雙腿;醫生以唐文傑的臀部軟骨補到脊椎碎裂處,再打四根鋼釘幫助骨頭銜接,他在醫院躺了三個月。自此,唐文傑癱瘓了。

這個不幸,難免讓人唏噓感嘆,但這一切並沒有打倒他,「怎麼可以因為發生這種事情,就完全否定以前特技帶給我的快樂日子?」癱瘓後兩年,有次他看到以前同學在電視上精湛演出,他開始懷念以前有哭

有笑的日子,原來唐文傑從來沒有忘記昔日的掌聲。

「我覺得只要願意付出,有一天一定能再回到舞台上。」唐文傑苦練四年,專攻頭頂和手部的技藝,甚至能將輪椅像陀螺一樣打轉二十圈,他重回表演舞台,在西門町擔任街頭輪椅特技藝人,「我不需要他人的同情,只需要別人給我一個平等的機會。」唐文傑堅定地說。

林秀霞 撐著柺杖慢慢走,我一定做得到

殘疾壓抑舞動靈魂

國標舞公主林秀霞因未施打預防針,在1歲時罹患小兒麻痺,造成左下肢殘障,她小時候常常問父母:「為什麼只有我得到小兒麻痺?」她的童年,因為肢體障礙而感到自卑,同學的恥笑讓她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當同學們在週末化妝、穿迷你裙去郊遊、看電影,她從未參與。她只穿大尺寸的T-shirt蓋住屁股,「我從不認為『美麗』能和我畫上等號,我更沒有資格享受這些新潮的東西。」林秀霞提到自己的好強個性,因為怕父母擔心,表現在臉上的是「自卑的開朗」,壓抑自己受傷的情緒,獨自勇敢地承受這一切。

高中時期,她和同學相約到Disco舞廳跳舞,當她看到鏡子裡自己跳舞的模樣,根本無法接納自己的身體,「真的很醜!」林秀霞哈哈大笑,當時的沮喪彷彿是過往雲煙。

輪椅代腳,躍然舞出奔放情感

22歲,林秀霞一直以為左腳沒力是和腿的「長度」有關係,剛好她在雜誌上看到一則報導,「台灣引進了一種『拉長手術』,只需治療兩個星期,腿就能長3公分。」她詳細閱讀相關醫療資訊,對後半生重新燃起希望。

手術需將腿骨切斷,用鋼架支撐,讓骨頭重新生長,醫生給林秀霞一支螺絲起子,交代她每天要將鋼架撐開一點點距離,「我從來沒有那麼痛過,吃止痛藥也沒用,痛到我只能哭,而且也不能怪任何人,因為這是我自己的決定。」

林秀霞前後花了九個月的時間,拆掉鋼架後,骨頭確實長了3公分,但裡面就像骨質疏鬆症一樣「空」,腳根本沒辦法走路,甚至得坐輪椅才能移動,狀況比以前還糟糕!

沮喪、失落的林秀霞到伊甸基金會半工半讀一年,經過家人、朋友的鼓勵考取中華航空地勤人員。半年後她試著自己旅行,林秀霞變得很勇敢,因為她知道自己只要撐著枴杖慢慢走,一定可以做到。她旅行了十七個國家,開啟自己的國際視野,遇到很多幫助她的朋友,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六年前,林秀霞開始接觸伊甸開班授課的輪椅國標舞,成為台灣第一批輪標舞的學生。她以優美的舞姿表達她壓抑已久的情感,「她是一個很棒的Free舞者!」輪標舞老師蔡秀慧說。

才短短一年,林秀霞憑著對輪標舞的執著以及對生命的熱忱,獲得第十五屆新加坡國際標準舞大賽的輪椅標準舞組冠軍、日本輪椅標準舞拉丁組和摩登組的兩項冠軍!

相遇 攜手共舞分享生命樂章

走出陰暗角落,展現堅韌生命力

2006年3月,輪標舞老師蔡秀慧看到國外開始發展雙輪椅國標舞,但苦於找不到合適的男舞者。一直在金錢上給予支持的匚合創意總監范可欽,特別推薦一位非常好的人選,他的多年好友,唐文傑。

范可欽從中牽線,期待彼此有洽談合作的機會,他甚至多次打電話給唐文傑對他說,「你能碰到蔡老師很幸運,相信她能給你多方面的協助,希望你能珍惜這段機緣。」於是,林秀霞和唐文傑成為國內第一對雙輪椅國標舞者。

他們倆為了2007荷蘭世界盃雙輪椅國標舞公開賽卯足了勁練習,每星期有五天在老師家的小教室練習,他們的手因為要不斷地和輪椅摩擦而起水泡、長滿厚繭,指甲也因刮到輪椅鐵片而斷裂,尤其之前未接觸輪標舞的唐文傑更吃足了苦頭,摔到不行!「很多很難的動作老師都相信我們能做得到,她對我們的身體比我們對自己的身體還要有信心。」

林秀霞和唐文傑形容蔡秀慧老師是嚴厲的「魔鬼教練」,做不好就再練,沒有理由,有幾次還累到在老師家睡著。

「再來一次!」唐文傑皺著眉頭提到,每當他手臂發痠、發麻、無力,累到幾乎快吐血時,最怕聽到老師又從口中迸出這句話。

不拿分文學費的魔鬼教練蔡秀慧,因為她的堅持造就今日的輪標高手,同年6月,他們開班授課,由蔡秀慧編舞,林秀霞和唐文傑指導動作,鼓勵殘障朋友走出陰暗的心靈角落,進入舞蹈的曼妙世界。

未來,他們將不斷地朝自己的夢想前進,到學校、監獄分享「生命教育」,以自身經歷希望身處人生岔路的朋友找回自己的舞台。有時候我們以為能幫助他們,但看到他們堅韌的生命力,才發現,原來他們才是我們的天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