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喚醒世界的烈焰紅唇

夢幻國度之神─達利
文 / 王冠珉    攝影 / 關立衡
2012-08-01
瀏覽數 1,650+
喚醒世界的烈焰紅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誰的激情一吻,竟成燃盡塵世的烈焰紅唇?

西班牙藝術家薩爾瓦多‧達利,根據1930年代在美國紅極一時的性感女星梅‧維斯(Mae West )為靈感,創作出著名的《梅維斯的唇型沙發》。就是這一只紅唇形狀的鮮紅毛料沙發,不經意一吻,令眾生翩翩傾倒,它挑弄著人們心底蠢蠢而動的欲望,塵俗偶像被拉進藝術殿堂,後世設計師自此靈感甦醒,啟蒙了日後的普普藝術。

達利無疑是20世紀最富變化的藝術家,自視可以獨傲藝術世界,他的一生創作了種類與數量異常可觀的作品,也留下了許多爭論不休的話題。與其說他是生活在現實的世界,不如說是活在夢與幻想的國度。但他就是憑藉這非理性的世界,使大家在咋舌之餘對他讚不絕口,也讓達利成為地位與畢卡索、米羅齊名的西班牙近代藝術三大家。

不安分的天才

他,1904年5月11日誕生於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管轄之下的小鄉村,父親是一位法律公證人,母親是位傳統的家庭主婦。達利是家中第2個兒子,他的兄長在他出世前2年夭折,他的父母自然地對他加倍寵愛,無疑造就了達利目中無人的傲慢性格。

自小達利對繪畫表現出濃厚的興趣,6歲的達利就在紙板上畫出第一件作品;13歲,創作第一幅印象派的畫作;15歲,舉辦第一個公開展覽;16歲,發下豪語:「有朝一日,我會成為天才,受到全世界人的景仰。」

這個不安分的天才,18歲遠離家鄉到馬德里的美術學校深造,卻因為他批評學校裡的教授「沒有人有資格可以評我的繪畫⋯⋯」而遭退學,他不願受既有框架的限制,反而釋放了創作的天分,在25歲前,就建立獨特曠世絕無的新畫風。

超越「超現實」的達利

如果說達爾文改變了人與自然的關係,馬克思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那麼佛洛伊德則改變了人與自己之間的關係。達利曾是文藝復興大師繪畫的粉絲,更是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的追隨者。

「超現實主義就是通過描繪,表現『潛意識』的世界,並因此產生『意識』的理念,」佛洛伊德說。

25歲的達利正式加入超現實主義的陣營,達利衍生出以極度「理性」創作「非理性」的構想的「偏執狂批判法」,他能以扭曲的空間與具象的符號,表達內心的感受,「軟化的時鐘」是達利作品中最著名的意象,「時間是在空間中流動的,時間的本質是它的實體柔韌化和時空的不可分割性。」癱軟的時鐘失去了現實世界中的報時能力,現實中的人、事、物皆受時間控制,隨其流逝而敗死、腐壞,軟弱地垂掛在樹枝上的「時間」在達利的異想下,不再只是精準定義上的刻度,而是對時光流逝的真實感受。

不僅止於此,達利更以跨界來突破創作,無論是幫伯爵錶設計金幣腕錶,還是與時尚大師香奈兒合作設計戲服與編劇,甚至設計家具、珠寶等,再次證實了他曾說過:「繪畫不過是我眾多才華之一罷了!」儘管當時藝術家不齒於他向金錢靠攏,但達利憑藉著商業的力量,成功的將他的狂想延燒全世界,這使得原本熱愛宣傳自己的達利更加炙手可熱。

為愛癡狂的達利

達利終其一生在他的作品裡,大都以大他10歲的妻子卡拉為中心,「卡拉是我的血液,」他曾說。卡拉原來是詩人保羅‧艾呂雅的妻子,對已婚的卡拉一見鍾情,無可救藥的愛上卡拉也令達利痛苦,在《偉大的自慰者》畫中,他便以被螞蟻漸漸侵蝕的蚱蜢暗示他內心的焦慮。這段愛情使家族蒙羞、父子絕情,但達利仍義無反顧的追求真愛,最終如願與卡拉步入婚姻殿堂。

達利在他的自傳中讚嘆自己的妻子:「謝謝,卡拉!還是虧了妳,我才成為畫家。若是沒有妳,我絕不會相信自己的天賦。」「畫著卡拉,我就接近崇高。」卡拉成為達利一生的情人、妻子,也是最鍾愛的模特兒與英明的經紀人,達利結識卡拉後的作品,這位「女神」的影子幾乎無所不在,從間接性的隱喻到《利加特港的聖母》中化身為聖母馬利亞,這位不凡的女人,不僅帶給達利終其一生的靈感與陪伴,更協助達利邁向更深更廣的藝術領域,成為達利藝術生命的一部分。

有達文西之後的「全才天才大師」之稱的達利,以傳奇式作品與古怪的造型自成一格,讓全世界都認識了他。有人說,無論是藝術或生活,他都是個瘋狂的怪人,但作為一位藝術家,達利從不侷限自己,透過雕塑、攝影、電影、文學、建築等作品,不斷探索,幾乎都有突破創舉,達利曾說:「由於我是天才,我沒有死亡的權利」,難怪紅唇、蚱蜢、軟化的時鐘,至今還活跳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