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學長頸鹿把話說得更巧妙

不說狼人狼語
2011-12-01
瀏覽數 1,900+
學長頸鹿把話說得更巧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的衝突老是愈演愈烈,這又不是我的問題!」「你怎麼這麼懶惰又這麼自私!我搬東西累得要命,你卻只會坐在電腦前!」「如果你敢再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就會給你好看!」這些是你慣用的語句嗎?

我們天生就會使用這種以支配與評斷為主的「狼的語言」,即使我們抱持著一片善意,卻一次又一次滑向傷人的爭執裡,以我們的措辭和說話方式帶來痛苦與折磨。

冷得傷人的狼言狼語

狼總是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他堅信自己的觀點適用於每個人和每件事,因為他認定「真理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如果他批評別人哪裡搞錯了,或什麼做錯了,根據他自己的信念,這不過是為了追求真理。而為了凸顯自己的觀點,有時他也會威嚇利誘。他認為使用甜點或皮鞭、獎賞或懲罰,是人與人來往正常的手段。

狼的表達方式,包含聲調語氣、表情與姿態等,目的都是在嚇唬人,也絕對能發揮恫嚇的效果。也許對方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麼一來,我們就等於踏進了狼的旋轉輪裡,在攻擊與攻擊,譴責、蔑視與恫嚇的循環裡盤旋,不得脫身。

◎「你這個窩囊廢!」——絆腳石

狼經常想改變某些事情,而他採取的辦法是:以種種不同的方式讓其他人知道他們哪裡錯了。狼往往會用各種負面、貶抑的詮釋、詆毀與評斷來批評、指控、譴責、論斷並羞辱他人。

◎「不是我的錯!」——金鐘罩

當狼想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感受和需求時,他採用的說法,往往像是導致他感受、想法與處置的原因不在他自己。他以這種方式把責任推給別人——但同時也把力量推離自己。

◎「如果你再這樣……」——狼牙棒

狼想利用「如果你」這樣的表達方式明說或暗示地恫嚇對方,讓對方害怕,希望藉此激勵對方改變自己的行為。

◎「你應該!」——夾鉗

狼想用這種辦法讓對方明白他自己的感受和需求,他會向對方提出要求,並且告訴對方該做什麼、得做什麼,他有什麼責任、義務,或者什麼事他最好別管。

這些冷得傷人的話會把人逼到情感的北極去,使我們的溝通、理解之河乾涸。

走進長頸鹿樂園

想想看:老公責備你,但⋯⋯妳並不生氣!或者倒過來看:你對某件事感到失望、氣惱,但你的言語表達方式,讓你的妻子能夠諒解你,這樣不是很棒嗎?

我們需要前往長頸鹿世界,在這個世界的道路上,我們的心意更容易相互共鳴,如此也能提升讓溝通成果豐碩的機會。

長頸鹿在陸生動物中擁有最大的心臟,長長的脖子和地面保持一大段距離,讓牠們擁有綜觀全局的視野,是體貼他人的溝通最佳代言與象徵。

長頸鹿代表我們警惕自己,對隱藏在我們一切的做與捨背後需求的覺知,這有助於讓長頸鹿不會以狼言狼語向狼報復,而是設身處地,體貼地對待自己和他人。這意味著:不抱持成見,以開放的態度覺察他人當下的感受,以及他們的需求。

長頸鹿主要尋求的,不是客觀的解決之道,他首先重視的是人與人的相處,而這種相處之道是由一種為他人設想、為自己設想與坦誠的自我溝通共同構成、來回擺盪的運動產生的。由觀察、感受、需求與請求組成的四個步驟,是這支共同舞蹈的基本架構。

◎ Step1:觀察——不加以評價

在第一個步驟裡,我展開這場對話,明確的動機是什麼?此刻重要的是,我說出的話裡不帶有任何評價。

引發我這種反應明確的起因是什麼?我見到或聽到了什麼?

如果我說:「你到的時候電影已經播放20 分鐘了!」我陳述的就是我的觀察。而如果我說的是:「你又遲到了!」就夾雜了我個人的看法。

◎ Step2:感受——不加以詮釋

在第二個步驟我說出自己的感受,比如我恐懼、開心、震驚、沮喪、感動或傷心等等。反之,如果我說:「我覺得我被主管冷落了!」那麼我就是針對主管的某種行為發表自己的詮釋。

◎ Step3:需求——而不是策略

在第三個步驟裡,我說出隱藏在這種感受背後,導致我這種反應的是何種需求。例如對歸屬感、自由、安全感、獨立自主、意義等的需求。

當我說:「我需要休息。」我就表達了某種需求。反之,如果我說:「明天我想出去走走。」我說的就是某種策略、某種能讓我休息的需求獲得滿足的具體辦法。

◎ Step4:請求——而非要求

在第四個步驟裡我提出一個請求,非常具體地說出現在我想要什麼。

「可以請你馬上把洗碗機裡的餐具拿出來嗎?」

什麼是請求,什麼是要求,差別在於對方能不能說「不」,而不必擔心我們與他的情誼會受到負面影響,或者他會受到懲罰。

我們可以採用這四個步驟,來傳達自己想表達的意思,也能用這四個步驟,傾聽他人說話,讓自己設身處地了解他們的觀察、他們的感受、他們的需求,以及他們的請求。

以長頸鹿的耳朵傾聽

溝通的旋律是由兩種樂器演奏的,除了顯而易見的「說」,還有隱密的「聽」。

我可以用狼的耳朵聽,把對方講的話理解為攻擊、責備、評價等;但我也能用長頸鹿的耳朵聽出對方尚未獲得滿足的需求,以及與此相關聯的感受等。

1 狼耳,向外——心態是「你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這時我把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並且以各種方式告訴他哪裡不對勁了、他哪裡做錯了,誰對(當然是我!)誰錯(當然是他!)。換句話說,我做的是評價、論斷、譴責等。

我的結論是:「我得保護自己!這都怪他自己!我會遭人抨擊,所以我得自我保護。我不必受這種氣!」

我的狼耳聽到的是「抨擊!」而我的狼思維也馬上跟著低吼:「你不對勁!」針對他人的攻擊,我往往會迅速回應,而且不假思索,同樣採取狼的方式,也就是反擊。這麼一來,我等於是在衝突的旋轉輪上更加用力推上一把。

2 狼耳,向內——心態是「我一定有哪裡不對勁!」

我同意別人對我的意見,我的狼耳朝我自己張開,而我內心裡的狼也朝我低吼:「沒錯!他確實有道理,我確實不對勁。這一點,我自己以前就常常這麼想了!」我要不是責備自己,就是為自己辯護。

在這種想法之下,我既是狼,也是被追擊的羊,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無助又可憐。如果這種內在「我不對勁」的態度深植在我心中,就算有人對我稱讚說:「穿上這身新衣服,你看起來真迷人!」我內心裡的回應也可能是:「哎呀,他一定認為平常我太不注意自己的外表了,以後我得多花點心思在服裝上!」

3 長頸鹿耳,向內——心態是「我的感受如何?我需要什麼?」

這時我個人情感上同樣深受衝擊,但是我透過一點距離和一段時間,來平復內心的騷動。我試著放鬆、中斷,並避開不知不覺跨上狼的旋轉輪的危險。我提醒自己,我可以自主選擇,而對方也只不過想表達他自己的需求—雖然從他說出口的話中,一點也聽不出來有那些需求。了解這一點,於是深入內心,希望能以善待自己的態度,利用我這些感受的動力,探求我有哪些需求需要滿足。

4 長頸鹿耳,向外——心態是「你的感受如何?你需要什麼?」

如果我內心裡安住著這種態度,認為一個人的所言所為,都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需求,那麼,對所有這一切我就能泰然處之。對方的目的不在打倒我,而是想傳達什麼,並且關心他自己的需求。抱持這種態度,我並不會把他說的話當成針對我個人,反而會關切他當下的感受和需求。

這就像合氣道,如果我內在的態度穩如泰山,對方的「攻擊」就打不到我,而我也沒有被他的「進攻」嚇倒,依然面對著他。我能以不帶任何成見的態度關切他,同時協助他反躬自省,探求他自己的感受與需求。

跳一支溝通圓舞曲

扮演長頸鹿並不表示一定要溫柔、低聲下氣,而是以善意與好奇心對待自己,並且以自我感受和需求建立起的直接聯繫為生活基礎,同時與他人建立關係!

溝通,重點在於我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心態,而依據觀察、感受、需求、請求這四個步驟說出來的話就像是樂音,你可以中規中矩地根據樂譜演奏,也可以演奏得扣人心弦。而經由這些樂音顯現出來的精神,則組成了我們隨之起舞的旋律。

「溝通舞蹈」該怎麼學?

建議先花一段時間熟悉個別的步驟,接下來兩星期練習辨別你的感受和詮釋,用特定概念將你的意念和感受加以分類,加深你的了解。然後,不妨再花兩個星期探索行為背後蘊藏的需求。最後,請再花兩個星期,運用你豐富的想像力,練習如何具體地以請求表達你的需求。

在一場充滿生命力的對話中,這種「舞蹈」的產生,是因為我設身處地、體恤地在自我與他人之間來回。偶爾,我也會踩錯舞步,儘管心懷無限善意還是摔了一跤,跳成狼的舞步,彼此踩到對方的腳。

幸好我現在知道,狼的舞步會舞向哪個後果嚴重的方向,也知道可以採用的明確對策,因此輕鬆就能再回到長頸鹿的旋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