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無為,更有生機

銀川米》分享哲學
文 / 方德琳    攝影 / 陳志亮
2011-09-01
瀏覽數 450+
無為,更有生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機不只是一種農耕方法,更是一種農耕精神,它講究的不是步驟、技術,而是原則與態度。

如果你問台灣最大有機米品牌─銀川米,什麼是他們經營祕訣?他會告訴你4 個字:無為分享。

無為很難嗎?如果有天清晨,看到農田被蛇木蝶毛蟲吃掉一小塊,明天說不定會吃掉一大片時,這時選擇不殺蟲,很難。如果看到褐飛蝨正在繁殖,告訴自己,明天會跑來天敵蜘蛛吃掉這些褐飛蝨,自己完全不用管,要有這種堅強信心,很難。

銀川米老闆賴兆炫與梁美智選擇有機農法,也選擇完全不同的經營哲學。一般人種田是「競爭」法則,與天、與自然、與人競爭,但他們反其道而行,選擇跟自然、跟人和諧共存。他們用15 年時間證明這條路確實可行。

無為農法》忍耐5 年沒有收入

1996 年,中興大學研究所畢業的賴兆炫決定回花蓮老家開始種有機米。他是這個農村屈指可數的高材生,連自己爸爸都捨不得他回家種田。

現在,銀川米耕作面積達250 公頃,有113 位契作農民,是台灣最大的有機米產地,遙遙領先台灣第二名的80 公頃,成績斐然。但其實剛開始的5 年,賴兆炫夫婦幾乎沒有收入。

賴兆炫說,一開始他們就決定種有機,但是經營手法跟慣行農業並沒有差別,心態上都是要「控制」。看到有病蟲害,他們想去除,方法只是用有機材料來取代慣行農業的化學除草劑、農藥而已。

「但有機資材效果遠遠不及除草劑。」由於病蟲害防治效果不彰,心裡一慌,他們就用更多有機資材來防治。

這是一條跟自然生態競爭的路,他們花更多時間,更多資源,結果收成並不好。

就在谷底幾乎失去信心的時候,賴兆炫才回想起小時候,農田裡到處有青蛙、有蛇、有白腹秧雞的蛋,是個生態豐富的世界,彼此之間達到自然平衡。他決定花時間讓生態復育,親自實驗,自然生態下的土地到底可以長出多少東西。

在沒有防制,不驅趕「害蟲」下,第1 年,青蛙、蛇回來了,第2 年,白腹秧雞、紅冠水雞回來,土地變得有朝氣,生態開始回復。這些年實驗結果,「這種方法產量大概是慣行農法的8 成。」由於有機米價格比較高,所以整體營收比慣行農法還好。在等待生態回復時,需要極大耐心跟信心。

賴兆炫舉例說,有一個轉型做有機的農民看到田裡出現蛇木蝶毛蟲,心裡很著急,跑來問他到底該怎麼辦?

當時,賴兆炫認為,可以讓毛蟲的天敵壺蜂來剋牠。等了3 天後,沒想到,稻田損失面積愈來愈大。賴兆炫只好彌補農民的損失。

可是很奇妙的,第一年,農田被吃了,但第二年,出現蛇木蝶毛蟲的天敵壺蜂的窩,自此之後,這塊田再也不用擔心毛蟲。

分享農法》不全拿的智慧

梁美智笑著說,選擇跟他們做有機,其實是一種修行,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耐心、信心熬過產量下降的時期。

走進銀川米碾米廠旁的辦公室,牆上寫著:「米樂無為,不種倒伏的稻子,因為麻雀吃不到;不種軟枝的稻子,因為風吹搖晃,麻雀容易頭暈。」為什麼怕麻雀頭暈?賴兆炫說,因為大自然的法則就是分享,有捨有得,

稻米給麻雀吃一點有什麼關係呢?

不全拿,生態才會豐富。這個智慧不僅展現在他們農法上,即使跟農民、社區的相處,他們也秉持同樣的想法。

有機米認證要確保過程都不受到汙染。曾經有一度,賴兆炫為了管理,想要買割稻機自己管理品質。但後來考量農村裡很多年輕人以幫農民割稻為生,「這個農村的將來需要年輕人。」所以,他們放棄能賺的錢,決定留給年輕人賺。

隨著銀川米外銷到加拿大、新加坡、香港,現在國外有心從事有機農法者也紛紛到台灣東部取經。梁美智說,其實難度不在技術,而是考驗自己的心。

要放棄我們習以為常的競爭、控制很難,從懷疑到想放棄,然後堅持到耐心等,這是一連串的自我精神對話,但是堅持到最後,最終「老天爺會回饋給你的,」梁美智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