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活大縣」有沒有明天? 宜蘭人的選擇

文 / 林志恆    
1997-11-05
瀏覽數 16,200+
「生活大縣」有沒有明天? 宜蘭人的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論施政滿意度或競爭力調查,總是遙遙領先台灣各縣市的宜蘭,在《遠見》雜誌今年的民情調查中,依然像個模範生。不過適逢政權輪替,宜蘭人又要再一次面臨未來發展路線的選擇。

「綠色」執政十六年,宜蘭縣主政者清清楚楚地定位宜蘭:要居住品質,不要高污染工業;要秀麗山川,不要掠奪性的開發;要地方的特色文化,不要中央粗放式的規畫。

異於台灣多數縣市的發展模式,奉「道路」「工業」「人口」的成長為圭臬,宜蘭選擇了最不能立竿見影,也最沒有選票的觀光、環保與文化為發展路線。知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在遊歷宜蘭之後,便驚訝於宜蘭竟以「生活」做為縣政經營指標。

「宜蘭其實是在實驗,嘗試尋找一條不同於西部經濟發展的路子,」前文建會副主委,如今常駐宜蘭的仰山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陳其南認為,今天宜蘭人形象好、有高度光榮感,就是因為以「生活大縣」的目標自許。

宜蘭經驗雲林見證

儘管「宜蘭經驗」逐漸成為縣政經營成效的領導品牌,這條路卻也走得步步是危機。外界也許難以想像,隨著選戰腳步逼近,「要工商、要大建設」的傳統聲浪,竟也在這個以環保為主流價值的縣內,隨處發酵。

盛夏的蘭陽平原,國際童玩節、國際名校划船賽接連沸騰在冬山河畔,觀光人潮一波更勝一波;就在同時,宜蘭也興起另一項「觀光自強活動」——由台塑相關企業及國民黨縣黨部主導,包車前往雲林麥寮參觀六輕,就連民進黨縣長游錫E的母親也不知情地受邀參訪。

十餘年前,宜蘭人驕傲地趕走了六輕,如今六輕卻成了國、民兩黨選戰攻防的議題,地方有線電視反覆播送著兩極的「雲林見證」:一方是「麥寮土地已上漲三十倍,帶來上萬個就業機會,宜蘭失去了發展的契機」「連長庚醫院都可以蓋在工廠旁邊,污染不如過去的宣傳那樣嚴重」;另一方則是「麥寮已成了外勞都市,湧進三萬外勞,比麥寮人還多」「隔離水道縮減,將危及麥寮人生命安全」……。

六輕在宜蘭原本是陳年舊事,如今再度引起大激辯,實來自另一股「反反工商情結」勢力的反撲。長年來,中央政府施政一切為經濟成長,忽略了生活和環境的價值;而這個環保模範縣,相對顯得孤獨,每一次選舉,總要一再接受傳統價值嚴酷的挑戰。

熱烈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上,國民黨縣長參選人廖風德直接訴諸情感:「光是乾淨的空氣吸得飽嗎?現在宜蘭子弟口袋空空,找不到工作,爬也要爬到那些空氣污染嚴重的都市苦賺。」

難道發展觀光、環保、文化便意味著落後、工商不發達?所謂的「宜蘭經驗」,贏得外界掌聲、贏得民調數字,卻無法贏得自家票房?

觀光元年口蹄疫

針對接踵而至的質疑,宜蘭縣政府也提出一組組的數據,來反證縣政府的堅持不但維持了高度生活品質,更帶動了工商發展、所得提高:八年來,就業機會增加兩萬多個,成長率全省排名第六;平均每戶所得成長一一八%,居全省之冠;營業稅成長一三三%,娛樂稅成長一九一%,汽車數呈三倍成長,觀光人數更從七十九年的七十八萬,激增至去年的兩百八十一萬人……。

「一個施政滿意度高、台灣經濟研究院調查競爭力排名第一的縣份,誰說工商不發達?」游錫ㄎ指出,並非畫定大工業區、引進大企業,才是象徵財富的唯一指標。

他舉例,一間工廠若有上百億產值,真正留給地方的,除了少數的就業機會(具備特殊技術者),便是地價稅及房屋稅;而一個具創意巧思的活動引來觀光客,反而能促進振興,財富平均散布於每一位民眾身上。

今年第二屆國際童玩藝術節,三週內吸引了二十八萬人潮,門票收入即達七千餘萬。事後縣政府委託市場研究顧問公司做調查,在扣除宜蘭縣民後,平均每人消費一千元,約有兩億觀光產值留在宜蘭。

調查也發現,近半數業者肯定活動對生意的幫助,六成一民眾認為能繁榮宜蘭地方經濟,五成三民眾認為能促進生活現代化。更有業者指出,活動期間縣內宰豬量每日多七十頭,假日則達上百頭,是今年三月口蹄疫發生以來不曾有的現象。

白鷺鷥烏瀝乳

游錫ㄎ重新定義工商發展的內涵:「只要環保做得好,落實觀光、文化產業化,工商、服務業自然就發展 。」今年宜蘭國際觀光元年,或由縣府主導,或由鄉鎮自發,此起彼落的蘇澳鯖魚節、三星蔥蒜節、壯圍鴨母節、冬山風箏節……,各鄉鎮的特色產業經過文化活動包裝後,更具競爭力,也正是這些年來宜蘭另類發展具體而微的成果。

然而種種別具創意的施政,也許不是顯而易見的大建設,也許不是扎扎實實的工作機會,遙遠美麗的遠景有時反而不如大企業、大工業來得誘人,尤其適逢選舉,更容易受挑戰。

一位滿腔熱忱、決心返鄉服務的縣府員工便感慨:「宜蘭人過慣了沒污染的優渥日子,反而不懂得珍惜。」

車行過利澤工業區,平疇綠野上綴著點點白鷺,以及閒適橫臥的牛群。國民黨參選人廖風德遙指這片「荒廢」了的工業預定地,自信滿滿地說:「如果多數人滿意現狀,我認輸;如果認為工商、就業機會、建設更重要,我就有贏的機會。」根據國民黨民調顯示,支持後者的縣民至少占三五%。

保存還是開發?要生活品質還是高度成長?始終是宜蘭人內心的矛盾。這塊守護了十六年的綠地,究竟還有多少可能?事實上,內外都存在著威脅:對內,是虎視眈眈的財團業者;對外,則是中央毫不顧慮地方的規畫。

曾有一位具砂石業背景的縣議員當面要求縣長游錫ㄎ:「讓我在蘭陽溪採砂三個月,預算讓你過關。」游錫ㄎ悍然拒絕。

十月初,游錫ㄎ率縣府一級主管赴經濟部洽商民營電廠設置事宜。面對中央強行設立烏瀝乳、重油等高污染電廠,縣府堅決以事先由專家擬定的六個條件做為審查要點,其中包括以天然氣為燃料、簽訂環保協議書等。只不過縣府握有的籌碼有限(例如控制水權),能否捍衛最後一道防線,還賴主政者的意志力。

外地看宜蘭,風風光光;然而,這條另類之路走來卻是滿地荊棘。面對兩種價值的選擇,「宜蘭人其實不只是為四十七萬縣民做選擇,還為台灣的發展尋求定位,」陳其南總結。

本文出自 1997 / 11 月號

第13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