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倒立 讓我站得更穩!

特別企劃 CASE 1》當機劇場黃明正
文 / 許綠芸    攝影 / 陳志亮、方意如
2010-03-01
瀏覽數 550+
倒立 讓我站得更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西門町、信義計劃區或是淡水街頭,一位裸著上半身,廿出頭的年輕人,雙手撐在磚上,時而倒立,時而後空翻,「5 個禮拜裡,我翻了375 個後空翻,倒立375 次,回家時,我塞了一個便利商店買來的冰袋,很好笑,也滿辛酸的」這是這位馬戲表演者的獨白。倒立的他,撐起的不只是身體的重量,更撐起了天賦和理想。

他是黃明正, 今年26 歲, 自稱「蠟燭先生(Mr.Candle)」,在讓天賦自由的路上,他數度進出,來來回回的走著。發現天賦,有時就是考驗的開始,尤其當它是非主流價值時。

天賦道路 不斷質疑

從有記憶開始,黃明正就記得自己會倒立。比任何人幸運的是,他從小就明確知道自己的天賦異秉之處。10歲進入台灣戲曲學院,翻滾、倒立、武術、繩技,他絲毫不以為苦,反而如魚得水。18 歲畢業前,是黃明正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天賦讓他充分找到自己。

然而,在台灣的藝術環境,馬戲並非主流市場,在一身本領無用武之地的現實環境下,他開始懷疑自己,決定放棄最愛的馬戲,甚至在畢業後,跑去補習班應徵業務,一做,就做了3 年。雖然世俗的工作做得不錯,不過,內心的天賦熱情不斷呼喚他, 21 歲那年,黃明正決定再試一次,而且順利考上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學了3 年專業戲劇課程,24 歲的他,不只會馬戲特技,還能演能跳,但是他的心中,質疑的聲音又跑出來問自己,「表演,到底能為社會做什麼?對社會有什麼價值?」這回,他差點又從天賦道路出走。就在決定放棄時,他隨著國際知名舞者許芳宜「拉芳.LAFA 舞團」,赴紐約巡演兩個月,親眼看見老師在國際舞台上精湛演出,台下的生活卻是十分拮据,但老師卻能把生活壓力巧妙轉化,變成舞台上的生命張力.他開始悟到,現實與天賦間,應該存在著平衡點。

當機中找到「我」

在天賦的路上來來回回質疑,黃明正一直在思考著「我」的定位。要證明我的存在,他決定付諸行動。他成立了一個名為「當機」的馬戲劇團,自導自演一檔名為「Moi」的馬戲舞台劇,而Moi 在法文的解釋中,就是「我」的意思。「當機」要走的路,是運用馬戲的靈活技術,結合戲劇的故事元素結構,走出屬於本土的馬戲劇團。黃明正相信馬戲有「靈魂」,不同於強調誇張聲光效果的「太陽馬戲團」「極限震撼」等國際知名的馬戲團,他希望表演出讓觀眾可以感受到生命熱情的劇場張力。一旦清楚天賦展現的方向,黃明正開始接納自己。當機的表演,很快就接獲美國紐約文化中心邀請演出的訊息。接納「我」和天賦之後,黃明正發現自己的表演開始有了「靈魂」,「時間突然好像不存在,」就像肯‧羅賓森說的,「當開始做喜歡的事,人會消失在時間裡,進入神馳狀態。」

跳過「障礙同心圓」火圈

不過,在實踐天賦的過程裡,羅賓森分析,常常會出現個人、社會、文化3 個「障礙同心圓」,挑戰自己的信心與價值觀。

黃明正雖然過了「個人」這一關,但馬戲劇在台灣簡直是稀有動物,就像非主流裡的非主流,外援資金難尋。這時,他必須思考如何讓劇團有效運作,不因為經費不足而真的「當機」,因此決定直接走進人群,到街頭賣藝去!

每逢假日,黃明正開著車載著簡單器材,大方在路人面前表演雜技。有時運氣好,會有婆婆媽媽略顯羞澀地,在零錢桶裡投進大張鈔票,運氣不好,臨時下起大雨,演出被迫中止,有時身體操太猛,使用過度,受了傷,也得忍痛表演完。

街頭賣藝,以前被稱為「跑江湖」,決定走上街頭的他,必須面對天賦自由實踐過程中會出現的社會文化「障礙同心圓」。有回在賣藝日記上,他寫下這麼一段話,「六月八日,在信義區百貨公司走道賣藝,才開始不到兩分鐘就下雨了,或許是老天爺怕我們太累,要我們快點回去休息,老天爺的心意,我們心領了。」賣藝賺的錢,時多時少,黃明正常常必須拿著一整袋的零錢,到商店買生活用品。不過,街頭表演,讓黃明正開始感受到觀眾直接的喜悅,有時保全還幫忙照料錢包家當,更讓他發現表演和這個社會,有了奇妙的連結。

用「規畫」克服未知的恐懼

心知追尋天賦是段辛苦的路,黃明正決定用「規畫」來解決對未知的恐懼。一項名為「時間之旅」的巡演計畫,自2009 年底啟動為期一年的環台行程,黃明正和劇團夥伴,計畫了200場街頭賣藝,40 場校園及弱勢機構推廣活動,從北台灣出發,一路南下,甚至連綠島、蘭嶼都排定其中,而這樣一步一腳印的天賦實現法,使得受到自我、社會文化的質疑當下,消弭自我對未知將來的恐懼,連劇團的未來發展,也因此了然於心,期望它變成一個提供全世界最新馬戲資訊的連結點,一站一站的走,一站一站的倒立,他心中愈來愈篤定,帶著馬戲與表演走向世界。

也許是黃明正對天賦的熱情、努力與積極的態度,周遭的朋友都很幫忙他,甚至把他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他做的事情很特別,也很辛苦,我不領一塊錢,也甘願幫他!」當機劇場行政林科呈,正在為黃明正計畫各種環島表演行程、安排校園講座,有了夥伴的加入,追尋天賦的路不再孤獨。

也許,在這條天賦道路上,黃明正還得質疑自己無數次,「每質疑一次,我就茁壯一次,」他坦然地說。「物質上看來,我肯定是一無所有,但如果沒有做馬戲表演,我這個人,就沒有存在世上的價值了,」黃明正現在可以很堅定地說。

黃明正的名片上,印著倒立的人形,更特別的是,你把它拿起來透過光看,背面居然出現一個小小的機器人,飛在藍天上自在遨翔。不斷辨證自我的過程雖然辛苦,但黃明正已愈來愈能體會讓天賦自由的喜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