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自然 為創作找到養分

文 / 林靜宜    
2010-02-01
瀏覽數 450+
自然 為創作找到養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第一次,我感覺到呼吸瀕臨靜止的狀態!摸摸自己的臉頰,確定了永續設計大師阿瓦.奧圖(Alvar Aalto)的建築就在正前方,而且我會在這裡生活2年!2009年,我從台灣到了芬蘭赫爾辛基科技大學(TKK)唸建築研究所。如果不是Alvar Aalto迷,我不會選擇遠赴這個最低溫可達零下20 ℃、與台灣時差5小時的國度。

永續設計在台灣是新潮流,在芬蘭卻是內化的生活哲學。Aalto是芬蘭史上的重量級大師,吸引全球無數「Aalto迷」前往朝聖,有人說,赫爾辛基若沒有他設計的芬蘭廳(Finlandia Hall),就不是赫爾辛基了。芬蘭廳的牆面是波浪型,除了打破直線牆的呆板之外,最主要

的是Aalto想保留原地生長的樹木,尊重自然、愛護自然的精神體現在設計裡,這就是芬蘭吸引我的地方。

與自然融合 人與空間生生不息

到了芬蘭,我才恍然大悟,為何芬蘭是全球競爭力冠軍的常客,教育被公認最能教出創造力學生。

在Aalto設計的赫爾辛基科技大學校園,更能體驗芬蘭設計中充分展現與自然保持和諧的精神。

當我置身Aalto設計的校園主樓裡,以往只能在攝影集裡看到的扇形禮堂照片,變成實景,可以近距離觀察攝影師鏡頭外的更多細節,立體天窗、三連把手、木作家具、立體和厚實感的紅磚,全是就地取材,融入當地環境的設計。木頭與紅磚是芬蘭常用的建築材料,森林多是芬蘭的特色,芬蘭人把森林稱為綠色金子,發展經濟之餘,更重視森林資源的生生不息。

課堂上,老師們不會刻意提及永續設計,他們認為這是作為設計者最基本的思考,建築本身就應該融於周遭環境,自然必須考量日射角度、自然通風、四季光線的差別。課堂上,老師會不斷強調建築要反應當地的自然環境條件,我們最常被問到,「你的建築跟當地環境是不是有關?」

因應芬蘭的天候,隔絕外部氣溫與傳導光線的思考,反映在建築設計細部。芬蘭的冬天很冷,因此玻璃都是有隔絕作用的雙層玻璃,確保室內溫暖。我覺得,台灣其實很需要複層玻璃,而且不一定是比較昂貴的工業製品,像我的房間是木頭窗框,複層玻璃亦能完美卡合在木框裡,讓我醒覺到,原來很多事情全在人為。

當地建築設計強調有效的運用自然光。崇尚自然是芬蘭人的生活態度,大地與光是他們生命的養分,也因天氣寒冷的影響,常出現將外部環境的陽光與植物延伸至室內的想法,所以芬蘭的建築大量採用天窗,借力使力,將陽光引進屋內。

我住的宿舍也是Aalto設計,呈V字型,每間房間都有窗戶,窗外是整片樹林,每天早上,陽光會從樹縫、窗戶灑進屋內。玻璃帷幕也是當

地常見的建築元素,學校購物中心的中庭就是玻璃頂蓋。

反思台灣,則是因為美才做玻璃帷幕,也被不少以綠建築為主題的台灣住宅或公用建築運用,可是,玻璃帷幕一點也不適用在炎熱的台灣。我開始思索,台灣是否應該重新定義綠建築?真正從當地條件去思考屬於我們的綠建築。

與機能結合 好使用才是好設計

在TKK相信,不做永遠不會知道結果。我的指導老師常說,「你想這麼做很好,必須執行出來,找出更多細節。」從使用者出發的機能性設計,是芬蘭的另一項特色,他們認為,好設計就是好的使用者經驗。以宿舍大門的把手為例,就被設計成3組垂直安裝的把手,進門時,可以依據個人習慣,去拉其中一個,讓不同身高的人也能輕鬆開門,出去時則設計成推式。

我的第一份作業就是規劃學校合併後的新大樓。2010年後,TKK會與2所大學合併,改名為「Aalto大學」,老師要我們設計出能涵蓋不同科系使用空間的新大樓,老師告訴我們,多花時間思考,因為他們很尊重學生的原創,當我們提出想法,他們會聆聽,但不會介入設計概念。這點和台灣很不一樣,台灣老師很熱心,學生概念做不出來,還會幫忙學生弄出輪廓;但在芬蘭,你得有主動精神,主動去問、積極思考,必須自己開始做點什麼,老師才有辦法協助你,而且通常是屬於執行層面的幫忙。

與環境互動 讓設計貼近人的本質

赫爾辛基是芬蘭的高科技研究重鎮,也是全球未來城市的典範,OKIA大樓群也在學校附近,我們學校離市中心約15分鐘車程。

很多人想像中的未來城市,是像電影裡的炫目科技所營造出來的人造環境。相反地,芬蘭的建築規畫使用大量的「開口」,為的就是要跟外面環境做互動,住宅設計也是如此,不管房子大小,他們一定會保留足夠空間的陽台,擺上桌椅,也是很多芬蘭人享受早餐的地方。

在赫爾辛基未來城市的計畫裡,定義未來城市是給人使用,而不是車子(City of the future is for people, not cars),規畫縝密的公共交通系統網路,希望能盡量降低私人車輛的使用率,把卸貨碼頭和其他使用率低的工業設施遷移,把空間還給自然,創造一個讓人們能更貼近環境的生活空間。為了因應2050年赫爾辛基的人口將從130萬人增加到200萬人,芬蘭還舉行以人為本、環境關懷的2050赫爾辛基城市願景規畫(Greater Helsinki Vision 2050)國際競圖。

赫爾辛基街道上的建築,保留了不少當時被統治的俄羅斯古典建築,芬蘭當地建築看不到很時尚的元素,而是簡單、近乎中規中矩的幾何形狀。芬蘭設計師認為,設計不是反映在形式,而是生活態度的詮釋,因此不會刻意追求與眾不同。整座城市的感覺是建築物不突兀,巧妙運用自然環境,這也顯現出芬蘭溫和的民族性。在這裡,我體會到愈是簡單、基本的元素,愈能創造出最令人感動的力量。

不過,回頭過來,我也終於了解老外為何覺得台灣有趣,因為芬蘭太井然有序,有秩序去運轉,身在芬蘭的我,一方面不斷吸取北歐設計的養分,設計是生活經驗的累積,有機會在一個成熟的好作品裡上課,在充滿設計的城市過生活,這是一門非常特別的「設計課」。另一方面,我也感覺到,自己來自的地方,多樣性的文化元素隱隱的流動,蓄勢待發。

Alvar Aalto曾說,建築無法拯救這個世界,但是可以做為一個好的典範。在芬蘭,我重新想像建築對於人與環境的關係與意義,原來設計是要更貼近人的本質與體現生活環境特徵的思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