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京電車火藥味

文 / 新井一二三    
2007-08-01
瀏覽數 450+
東京電車火藥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報紙的讀者來信欄目,有時比報導版面更能清楚反映出社會的風氣來。最近《朝日新聞》東京版的讀者投稿版「聲音」裡,連續出現了憂慮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之間關係日趨惡化的文章。

電車禮儀日漸澆薄

其中一篇是60歲,住在東京調布市的照相館老闆寫的。有一天晚上10點半左右,他看到了這樣的情景;在私營鐵路車廂裡,有四個年輕人霸占優先席(博愛座),其中一位20歲上下的女性更熱中於打手機短訊。

一直以來,日本各家鐵路公司都規定,車上不可以用手機講話,免得造成噪音;優先席附近的乘客也應該關掉手機電源,免得手機電波干擾心臟病人使用的起搏器運轉。顯而易見,年輕女孩違反了鐵路公司的規定。

那時侯,站在優先席前面,有一位大約60多歲的老先生提醒她:「在這裡,應該關掉手機的。」可是,女孩沒有反應,仍舊看著手機畫面。接著老先生又跟她說了幾次話,誰料到,她忽然發起火來大聲喊道:「住口!」坐在她旁邊的小伙子也說:「用手機有甚麼不對?」開始跟老先生爭論。

這回,亦坐在優先席,穿著西裝的年輕男性都大聲罵起老先生說:「你就是太煩人了!」從稍遠一點的地方,兩個年輕醉漢也大喊:「手機無罪!」總而言之,前後十來分鐘,老先生都處於四面楚歌狀態。

最後,終於有個30多歲的男性乘客出面講道理,為老先生解了圍。這期間,造成事端的那女孩一直在打短訊,似乎周圍甚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向報紙投稿的照相館老闆,當時顯然一直在附近旁觀,卻不敢幫忙老先生。事情結束後,他走過去跟老先生說:「你可能會遭毆打呢!」對方卻說:「已經發生過兩次了」。原來那位老先生是大學教員,從職業責任感出發,對年輕人的越軌行為無法置之不問。這篇文章最後寫道:「過去兩週裡,我碰到了兩次類似的事件;除非趕快採取改善措施,否則後果會非常嚴重」。

乘客爭執一觸即發

東京電車乘客缺乏公共禮節,並不是最近才發生的情況。有一次,我被台灣朋友問及:「東京人為甚麼在車上不讓座給老者呢?」而羞愧得臉紅了。如果大家都懂禮節,其實根本不需要設定甚麼優先席的。可是,既然設定了優先席,在玻璃窗戶上也貼了標誌,連座位的顏色都換過了,但很多乘客還是視而不見。

所謂「孕孺病老」在東京上車,一般不會有愉快的經驗;因為優先席往往被看來年輕健康的乘客們霸占,他們要麼裝睡覺,或者一直看著手機畫面,總之不會站起來讓座的。

《朝日新聞》「聲音」版刊登的另一篇投稿,是抱著七個月大的嬰兒搭上東京地鐵的年輕母親,她也抒發站在優先席前面感到的無奈。為全體日本人的名譽,我要趕緊加一句話:「到了日本其他城市,車上的氣氛就會很不一樣的。」比如說全國第二大都會大阪,在車上給孕婦、小孩讓座是挺正常的行為,公共交通仍舊有小地方一般的人情味。

不過,這也不是說所有大阪人都很文明禮貌。因為女性乘客們投訴電車上常遇到「痴漢」(色情狂),因此大阪的鐵路公司才領全國之先,引用了「女性專用車廂」。早上、晚上的通勤時間,開放一節女性乘客專屬的車廂制度,近幾年東京各家鐵路公司也陸續採用了。

但是,風氣惡劣的社會裡,連「女性專用車廂」也殺氣騰騰。住在東京足立區的45歲家庭主婦,投稿給「聲音」版的文章中就寫道,有天晚上9點多,她帶著殘障丈夫上了電車;她的丈夫右半身麻痹,必須用拐杖走路。

那時,兩夫妻上了車,就有個年輕女性發怒道:「這兒是女性專用車廂呀!」家庭主婦馬上發覺自己犯了錯誤,說:「我們就在下一站下車。」但對方絕不肯饒,還堅持說:「換車廂吧!」可是,在搖動的電車上,扶著行動不方便的丈夫,要走過兩個車廂間的通道談何容易。等他們好不容易到了隔壁車廂的時候,電車已經到達下一站了。

東京的電車,難道已經成了弱肉強食的野生動物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