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訪東京美學新都心

六本木商圈重寫城市面貌
文 / 李欣岳    攝影 / 李欣岳
2007-07-01
瀏覽數 400+
走訪東京美學新都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太熱的4月東京,櫻花早已提前「消融」,看不著一絲殘跡,但對東京的民眾來說,這個新春,卻有了另一個嶄新氣息。

在青山地區,兩棟建築新地標陸續啟用,包括1月底開幕的新國立美術館(National Art Center),以及3月底正式落成的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整個青山地區,一躍成為東京的商業、金融、生活、文化、藝術新中心。

東京中城,是由日本最大的地產業者──三井不動產所規畫設計,原址為舊防衛廳,在方圓約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擁有大面積的公園綠地和六棟主要建築,是一座新型態的複合型「城市」。

東京中城

複合建築群,大師級競演場

說是城市,因為這裡具體而微,就像是個小城市的縮影,是東京的城中之城。除了住宅、商業空間和百貨賣場之外,另外包括檜町公園、英國頂級飯店集團麗池(Ritz)的五星級飯店、21_21 Design Sight設計美術館、三得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甚至許多知名企業,也都計畫將總部陸續遷往東京中城,包括日本雅虎、富士軟片、富士全錄等。

整個東京中城的地標建築Midtown Tower,則是一座地下五層、地上五十四層的摩天大樓,高度為248公尺,超越了六本木之丘的森大廈和東京都廳,成為目前全東京內最高的建築物。

東京中城不光是樓高與大氣,更是第一流建築設計師的競演場,在商業空間部分,由負責愛知萬國博覽會的設計大師隈研吾統籌;住宅空間部分,由LV旗艦店的名設計師青木淳打造。另外,最受矚目的21_21 Design Sight設計美術館,則是由剛造訪台北,刮起一陣「安藤」旋風的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操刀。

21_21 Design Sight

安藤忠雄,延伸設計視野

原本在西方,20∕20代表完美的遠景,或是對未來擁有預知能力的遠見,21_21 Design Sight用意就是希望能超越原來的局限,以日本獨特的視野,將「設計」與整個世界發展和人們的日常生活做連結。

整個美術館是用清水混凝土加鐵板摺紙,來營造獨特的「安藤忠雄式風格」,此外,還結合日本視覺設計第一把交椅佐藤卓、工業設計巨匠深澤直人、流行服飾長青樹三宅一生,這三大不同領域的設計天王共同擔任美術館總監。「21_21 Design Sight並不是要展示我們已經所認知的設計,而是用設計的觀點將生活中的事物重新來做解釋、編輯與展示的地方。」深澤直人指出。

21_21 Design Sight規畫每年固定進行兩項大型企畫展,以生活周遭的事物與生活做為題材,並邀請全球各地的設計師,進行主題性的設計和創作,藉由更多的現代藝術來拉近融合於日常生活中。目前直到今年的7月底,正展出由深澤直人所企畫的「巧克力」(Chocolate),共有三十位設計師以平面影像、動畫、立體物件、雕塑等等約七十件作品,巧克力質感來表現出各種生活物品的立體創作組合。

「東京中城未來對東京的重要性,將有如時代廣場之於紐約。」英國《Monocle》雜誌總編輯布勒(Tyler Brule)指出。結合百老匯、那斯達克交易所以及大型企業總部,藉由金融與人文藝術的交流,讓時代廣場不僅成為紐約的地標,更成為全球的知名景點,同樣結合設計、商業、生活與流行的東京中城,也希望在東京扮演類似的角色。

國立新美術館

黑川紀章,催生綠意空間

除了東京中城,另一個位於青山六本木地區的新地標,則是由日本建築界代謝派大將──黑川紀章所設計的國立新美術館。其中,展示空間達1.4萬平方公尺,館內共分十二個展廳,每個展廳沒有礙眼的樑柱,是全日本最大的展覽空間,而且沒有永久館藏只有短期展覽,希望藉此不斷激起藝術思潮,黑川紀章形容:「整座美術館,就有如一座『巨型展覽機器』。」國立新美術館在今年1月21日開幕之後,隨即掀起參觀人潮,開館兩個月內,已吸引逾30萬人次入場參觀展覽,而展覽廳的展期,在未來五年已完全排滿。

隨著國立新美術館的啟用,也改變了六本木地區現有的藝術版圖。國立新美術館和附近六本木之丘的森美術館,以及東京中城內的三得利美術館結盟,成為「六本木藝術黃金三角」(Art Triangle Roppongi),提供免費穿梭巴士往來各美術館。

去年獲得芝加哥國際建築獎(Chicago Athenaeum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Award)的國立新美術館,以一面波浪形的玻璃外牆迎人,外牆由上萬片小玻璃組成,有如一道起伏的綠色波浪。黑川紀章的設計靈感,源自山嶽和海岸的曲線;無論由館外看,還是由館內的中庭而望,都能見到起伏的線條,給予玻璃牆一種有機的生命力,並與方正工整的展覽館構成對比。為配合周邊環境,特別以「森林之中」為主題,美術館設計盡量與周圍林木配合,館前也種植了樹木,令建築物融入園林之中。玻璃牆還能完全隔絕太陽熱能和紫外線,減低空調負擔,有效節約能源,將「與環境和諧共生」的代謝派建築理念發揚到極致。

美術館除了外表創新,內部亦別具設計意涵。中庭有兩個倒錐體設計,上闊下窄,一方面擴大錐體頂部餐廳和咖啡室的面積,另方面為地下騰出更大的公共空間;館內的椅子,則全部是出自丹麥設計大師華格納(Hans Wegner)的作品,供參觀民眾自由乘坐與休息;展覽廳的外牆,則由木條構成,底下透出燈光,更有如日式燈籠。

六本木創意定位

聚合設計經濟,新都心成形

「東京過去是一個沒有市中心的城市,未來則希望將青山地區,打造成新的市中心,」平均每年都要去東京兩、三次,已寫過十多本建築旅行書的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李清志指出。

由於受到歷史文化的影響,戰後的東京,是環繞著天皇居住的皇居發展,整條JR電車山手線,就是一條環狀的城市網路,在外圍串起銀座、澀谷、新宿、池袋等熱鬧地區,缺乏整座城市的核心。「日本人非常懂得在有錢的時候,蓋些重要的建築與地標傳給後代子孫。」李清志強調。這幾年,隨著日本經濟由谷底翻升,在青山地區,陸續完成了多項重要的大型建築案,如前年的六本木之丘、去年的表參道之丘、今年新國立美術館、東京中城等,其中,除了表參道之丘外,其他建築更都選在六本木。

李清志也進一步指出,藉由各式的藝術與商業空間啟用,六本木將成為整個東京設計能量的匯集處。由於日本地震多,使得東京長期發展下來,缺乏超大型的商業摩天大樓,但隨著建築技術進步,這幾年在六本木陸續興建的建築,都將摩天大樓列為重點;如此不僅可以吸引更多的企業進駐,讓經濟網絡往來更緊密,再加上大型博物館與美術館的設立,將各領域頂尖的設計師凝聚在附近,如此一來,在設計聚落結合經濟力量支持下,帶動起整個東京的設計水準。

「日本是個重設計的國家,無論在各個領域,設計都是主導力量,但過去,外人只知道日本幾個品牌企業,而非個別設計師,」長期關心日本流行文化的《GQ》雜誌總編輯杜祖業指出。在過去,設計師往往隱身於大企業集團當中,並沒有受到外界特別重視,但在過去十多年來,包括鄭秀和、深澤直人、岩崎一郎等知名設計師陸續成立個人品牌,讓日本設計師實力,逐漸獲得全球重視;甚至深澤直人所創立的「±0」品牌,更在家電產業中舉足輕重,而「±0」的門市總店,就選在青山地區。

另外,從早年無印良品開始朝外發展的第一間門市、再到近年陸續受到全球重視的「東京設計周」,也都選在青山地區,由此可見,青山在長期以來,已持續累積出發展設計創意的良好環境,如今,在多項重要建築案的帶動下,勢必將更上一層樓。

從城市的建築、空間,再到藝術、設計、文化與生活等各面向,一個全新的東京已經誕生,值得我們參考,更值得到此一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