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荒漠求生超限工作逼出超齡戰鬥力

ING安泰投信總經理 佰益安
文 / 楊紹華    攝影 / 李芸霈
2007-04-01
瀏覽數 600+
荒漠求生超限工作逼出超齡戰鬥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趕在金豬年前夕,ING投信從基隆路遷入台北地標101金融大樓,來台灣剛滿一年就碰上搬家的ING投信總經理佰益安,臉上堆滿了喜氣,「搬家,總能給我帶來好運!」他笑著說。

36歲管台灣最大投信

的確,過去五年,佰益安從比利時搬到印度,再從印度搬到台灣。離開比利時那年,他31歲,只是一個投資產品部門的小主管,五年後,他統領台灣最大投信,管理新台幣4200億元資產。

這關鍵五年,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能激發一個小主管的潛力,大躍進變身為一個亞洲重要市場的CEO?

佰益安回憶,五年前,第一次決定接受外派印度的指令時,是他職場生涯當中最困難的一次選擇,「我對印度完全陌生,只知道那裡不是個先進地區。」在此之前,佰益安已在比利時工作八年,「成家、立業,一切都很穩定順利,比利時的ING,就是我的舒適區,所以,當我聽到要被調到印度時,心裡是一種驚嚇、震撼的感覺,好像平順的人生即將就此改變一般。」佰益安說。

帶著一家五口,最小的孩子才四個月大,佰益安就從比利時搬到印度,「我想,反正還年輕,有本錢賭賭看,抱著豁出去的心理。」佰益安回憶,一到了印度,才發現現實比想像還嚴苛,他像是在一眨眼間,從細心呵護的溫室,被丟進了自生自滅的荒漠,這是一場荒漠求生的生存遊戲。

在印度,佰益安不再受到ING響亮品牌的庇蔭,相反地,他像是初次踏上新大陸的拓荒者,要扛著這塊招牌,打下新江山,但面對這個十一億人口的世界第二大市場,佰益安手下,只有區區二十人。

離開舒適區印度拓荒

「印度這個國家幅員廣大,從這家銀行到另一個客戶,距離可能有數百公里之遠。」佰益安表示,比利時的國土不到印度的百分之一,這對於一名習慣歐洲小國的經理人而言,整個空間與距離感,都必須重新適應。

更困難的是,他還得快速轉換長期以來的職場思維,「以前在比利時,我只要做好某個部門的某種業務,到了印度,我要負責一個從無到有的龐大工程,要命的是,我一點經驗都沒有。」

在小小的辦公室裡,即使只需要面對二十人,「過去,我沒有太多的管理團隊經驗。」佰益安回憶,「可以隱約感覺,員工似乎都對我有些懷疑,缺乏信任。」

但是時間不等人,佰益安只能邊打仗,邊凝聚團隊向心力,這對於一個剛過30歲的年輕小伙子,以這樣的方式學管理,的確是沉重了些。

經驗不足,佰益安只能靠多做、多學,以超限、超負荷的工時與工作量,憑著年輕敢「逞能」,來激發自己的潛力。「開始時,一切都很困難,所以腳步不能停下來,一個月裡,至少有半個月以上的時間,我不能住在家裡。」

說到這裡,佰益安開始感謝老婆:「在去印度之前,妻子緊張的要命,每天追著我問當地的治安好不好?教育環境怎麼樣?生活是否方便?醫院多不多?然而到了印度之後,我還沒有時間搞清楚住家周圍狀況,她卻意外的快速適應了當地環境,日常生活很快的上了軌道,讓我沒有後顧之憂。」

一人分飾多角

公司、家庭兩頭燒,佰益安只能儘量壓縮自己的時間,一天當兩天用,工作是以「分鐘」,甚至「秒鐘」來安排。「在印度時,我不記得自己有想過『空閒時要帶孩子去哪玩』這個問題。」相較於過去在歐洲的工作方式,當時像是兩倍速快轉的影片。

百廢待興,佰益安沒有時間多想,但是必須要想的事情,卻又多到不行,「如何建立團隊?如何銷售基金?如何做廣告宣傳?如何管理團隊?如何談判簽約?幾乎,遇到的每一種工作,都是前所未有的陌生經驗。」

在印度,因為沒有幾個人知道ING這塊招牌,為了打入陌生市場,佰益安只得先投注大量的時間心力,重新研究當地市場的特性和需求,這時,他就像是草根研究員一般,幾乎是以田野調查的方式,讓自己快速成為印度通。ING投信員工半開玩笑的說:「不騙你,只要目的地是在方圓三公里以內,總經理通常都是用走的過去。搞不好,這是在印度『田野調查』成習的結果。」

在了解市場概況後,佰益安又得提醒自己,必須搖身一變,回到高階主管的制高點,試著以指揮官的角色來制定整體的戰略,然而命令下達之後,他自己又得再衝上前線,執行戰術。

當分析市場時,佰益安重回經濟學家的老本行;推銷商品時,他的角色是第一線業務人員;為了打造品牌,他又得成為有創意的行銷企畫專家。雖然明知專心做好一件事的道理,但他卻被迫必須一人分飾多角,同時做好很多事,「很辛苦,但是這種經驗真的會讓人快速成長。」像是一個演員,轉眼就經歷了好幾種職場人生一樣,「自然,你看事情的角度會比同齡者更廣,一個case,你會從更多元的角度來分析。」

在佰益安帶領之下,ING的資產管理業務,成功在印度打下灘頭堡,而隨著業務快速擴張,公司從初來乍到時的二十人,在他即將離開時,已經增長為一千兩百人的大公司,成長六十倍。

這時公司新的派令下來,要將佰益安調到台灣,打另一場更艱苦的硬仗,再一次離開舒適區,只是這一次,佰益安幾乎完全不多考慮,「去台灣?OK!有了印度經驗後,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怕了。」

從容併購對手

去年底,在佰益安手中,從容完成了國內投信史上規模最大的合併案,ING安泰投信合併荷銀投信,資產規模衝上第一,難得的是,在這場合併當中,員工留職率竟可達到96%,是國內少見「勞資皆歡喜」的合併案,五年前青澀的佰益安已不復見,替之代之的是,一名展現超齡圓融管理能力的經理人。

改變的關鍵當然是印度的強迫快速學習經驗,讓佰益安脫了層皮,也讓他脫胎換骨地成長,將荒漠化為綠洲之後,「你會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做得到。」佰益安笑著說。

佰益安 Steven Billiet 36歲

◎ING安泰投信總經理

◎比利時傑特大學經濟學碩士

◎曾任ING印度Vysya金融服務公司執行董事及執行長、ING比利時布魯塞爾投資管理產品發展及業務主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