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未通過考驗的熱情,沒有價值

大可意念設計總監 謝榮雅:
文 / 瞿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6-12-01
瀏覽數 600+
未通過考驗的熱情,沒有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講台上的謝榮雅總是很熱情,他滔滔不絕地講著設計師的社會責任、設計所帶來的美好,急切時他就像要把心啊肺的都掏出來,讓人知道他的心意。講到興奮處,他更是眼睛發亮,雙手一揮,說:「設計師就像魔法師,可以把所有的東西都變美!」

謝榮雅是台灣唯一一位獲得國際四大設計獎首獎的設計師,包括德國「iF Award」、「Red Dot Award」、日本「G-Mark Award」和美國「IDEA Award」。然而他卻在走下講台後說:「得獎越多,我越想放棄。十年來我所忍受的辛苦,都沒有打敗我,反而一座座的獎項,讓我差點失去熱情。」

創業初期,又窮又餓

「其實我很孤僻。」謝榮雅說,就連住在他隔壁的鄰居,多年來也從沒聽他說過一句話,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躲起來畫圖。他從小就愛畫畫,偏偏爸爸認為畫畫沒出息,硬是逼他去念工專電子科,走一條最保險的路。

謝榮雅在退伍前夕得知宏碁電腦要找工業設計師,條件是「本科系、有經驗」,他根本不符合資格,但他花一個月動手做了一份履歷表,據說,這是宏碁有史以來收到的最漂亮的履歷表,他也因此破格進了宏碁,開始設計師生涯。他竊笑說:「嘿,我爸爸哪裡知道我在宏碁幹嘛,他只知道這是一家很大的電腦公司。」

離開宏碁後,謝榮雅自行創業,天天背著畫筒,騎著小摩托車,到處找業主。好不容易,有幾個小公司願讓他試試看,但他心裡清楚這些從事傳統產業的業者跟他一樣窮,常不忍心收費,也把自己搞得又窮又餓,有回他真的沒錢吃飯,還好天公疼憨人,讓他中了400元的發票,馬上歡天喜地去吃個飽。

他也曾經為了5萬元的設計費被羞辱。那次,他帶著畫了兩個月的設計圖去結案,當他把設計圖攤開給會計部門看時,廠裡的工友卻走過來亂翻一通說:「這樣五張紙也要5萬元喔!太貴了啦!」

「沒有熱情,我根本撐不過去。」謝榮雅急切地說。當同班同學搭上台灣電子業的順風車,一畢業就進入電子公司,月入3萬元,他卻有一頓沒一頓。他忍不住說:「我以前可是電子研習社的社長耶,連老師都叫我不要到處混了。」但走向設計一途,卻是他五專時就下定決心的,那時候他常常為了寫程式和畫畫熬夜,也趁著夜深,思考畢業後該何去何從,最後,他用一個簡單的問題來搞清楚自己的熱情所在,他說:「寫程式跟做美工都要熬夜,哪一個能讓我快樂地熬過漫漫長夜?」就這樣,他選擇走向設計。

爬上山丘,不見綠洲

謝榮雅對設計的熱情在於「看到人類未來的生活方式是很美的」,他的腦袋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就連吃飯時他都會觀察餐廳的整體設計,在心裡盤算可以怎麼玩。他曾經花5秒鐘畫出一個自行車燈,就得到國際大獎,那短短的5秒鐘卻包含了無數的思考與訓練,有產品製成、美學、以及對材料的了解。他說:「空有熱情不足以成事,必須一直鍛鍊專業。」他曾經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搞懂模具,要不是有熱情,誰能忍受這麼無聊的工作?

謝榮雅是在教會長大的孩子,他的父親是長老教會牧師,他有種外人很難理解的正義感。他總是把別人的需求當成自己的責任,他認定要讓傳統產業被看見,唯一的方法是得國際大獎,是走上國際舞台。於是他除了幫客戶設計,還扛起客戶轉型成功與否的擔子,不止如此,他還成天鼓勵客戶:「一定可以完成夢想的,只差一步了,我們要一起加油!」

十年來,謝榮雅熬過設計的瓶頸而不覺得苦,終於讓他的小客戶們得獎,跟他一起站上國際舞台。然而大環境卻越來越差,企業不斷外移,當他在德國、日本領取大獎時,台灣政府卻冷漠以待。謝榮雅這才發現,他沒有帶領客戶走過荒漠,反而是在大家精疲力竭爬上沙丘後,發現山的另一邊根本就沒有綠洲,只有一望無際的飛沙,他從驕傲的山頂跌落至人生最深的谷底。

走出角落,走入人群

連經營夥伴都在此時棄守,謝榮雅不停地問自己:「我還想繼續設計嗎?」「如果連我都放棄了,其他沒有資源的人該怎麼辦?」

但外界只看見他得獎的榮耀,一再邀約他演講,媒體也在此時注意到他。當他站上台分享設計的心得時,一直為客戶施魔法的謝榮雅,卻得到更珍貴的魔法寶藏,他找回自己了。當他對著台下年輕設計師說起設計的美好時,那個熬夜也覺得很幸福的小夥子又回來了。

他體悟到熱情的真義:「熱情一定要跨界,跨領域。不能通過挫折考驗的熱情,沒有價值。」人生本來就有很多道關卡要闖,有時候,熱情是我們唯一的憑藉,退伍後,他用熱情的心開啟設計的大門,這次,他更要帶著滿腔的熱情,擁抱世界。他決定改變孤僻的自己,他不再是躲在角落裡畫圖的設計師,而是主動走入大環境的夢想家。

他常對設計系的學生說:「設計真的很苦,沒有人逼你們來,要做,就拿出熱情,否則無法面對龐大的壓力。」而大可意念的新進設計師如果沒有熱情都待不久,因為謝榮雅的熱情是24小時,全年無休。

聽他跟自己公司的設計師鬥嘴特別有意思,同事笑他:「你昨天半夜兩點幹嘛跟我搶圖畫?」謝榮雅很不好意思地回嘴:「我不是嫌你畫得不好啦,是我真的好想畫,給我畫一下嘛。」

或者你會在大賣場碰到謝榮雅,他可能正若無其事地站在自己設計的商品旁,偷偷觀察消費者有沒有注意到他的商品,如果有人說:「這東西好棒!我要買!」就是謝榮雅最快樂的時刻。至於得獎?那已經無關熱情。

謝榮雅

39歲,現為大可意念設計總監

曾榮獲德國「iF Award」首獎、「Red Dot Award」首獎、日本「G-Mark Award」金獎、美國「IDEA Award」首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