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逃避是最糟的選擇

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
文 / 林婉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2-01
瀏覽數 450+
逃避是最糟的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成功就是做自己。」個性鮮明的李焜耀,為成功下了這樣的定義。

宏碁集團大家長施振榮退休前這麼說過,「KY(李焜耀英文姓名的縮寫)的個性很直。」李焜耀在宏碁集團中,像個主見太強又不聽話的叛逆小子,對於想做的事,李焜耀總是勇往直前,即使不被看好,他也不在意那些反對聲浪。

1991年,李焜耀選擇接掌當時只有26億元營收規模而且仰賴宏碁訂單的明基;1994年,他決定投入無線通訊產業;1997年,他又揮軍投資平面顯示器。十四年間,明基的營業額攀升六十倍;手機領域經過五年耕耘,獲得一百多項專利;平面顯示器在六年經營後,成為全球第三大TFT-LCD面板業者。

2001年底,李焜耀率領明基單飛,自創BenQ新品牌。如今這個品牌的設計每年都奪下歐美日多項設計大獎,還登上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封面。2005年10月,李焜耀以5歲的明基,購併了擁有一百五十八年歷史的西門子手機部門,一躍而為排名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之後的全球第四大手機供應商。

走過難熬的轉型期

李焜耀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多半是他的膽識與魄力、先見之明和品牌經營。屬於李焜耀的30世代似乎平平順順。「沒有那麼簡單啦!」李焜耀立即反駁這樣的說法。

宏碁股票上市前後三、四年間,組織轉型的劇烈變動,對包含李焜耀在內的宏碁本土幹部而言,是一段難熬的日子。當時宏碁積極導入具備國際級企業經營管理能力的人才,試圖將創業型公司轉化為完備制度化管理的企業,每個人因為轉型的衝擊都倍感壓力。

為了取得部門同仁的共識,李焜耀的主管頻頻召開會議,說服大家,「開會開到晚上2、3點很正常。」那時李焜耀經常因為開會,晚上12點以後才回家。

要適應組織從「衝衝衝」的創業文化,調整步伐走上專業經理人的管理模式,大家都不習慣。過去是老闆說了算,以後得經過專業經理人的邏輯分析,決策速度變慢。「當初走得太遠、太快,穿著衣服改衣服,」李焜耀贊同公司要長大成為跨國企業,必須學習制度化的管理架構與決策模式,然而劇烈的變動讓這個學習過程,「非常痛苦啊!超乎大家的預期。」

為自己找樂觀的方向

遇上職場困擾,李焜耀也會興起「要不要去上班」的猶豫,「一想到今天要去上班,心裡有一種又是陰天的感覺。」李焜耀爽朗地笑著,一語道出許多上班族的心聲。

「我覺得這很正常,職場中常常會面臨這樣的挑戰,重要的是自己該如何自處。」樂觀的李焜耀,早上起來就先想清楚,那一天可能面對哪些困難,然後為自己設定目標,了解應該再多學些什麼,以正向思考幫助心情的調適。

在企業轉型的過程中,李焜耀不忘記為自己找一個樂觀的方向。他了解當時的壓力,以及所感受的不順遂,並非他個人的問題,因此他試圖在組織轉型的過程中,為自己尋找合適的定位和空間,然後給自己一個很清楚的目標,在組織陣痛期之中,要取得怎樣的成就、學會什麼技能,「我那時候選擇有些空間、可以做點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比較邊緣的單位,避免正面衝突太多的地方。」李焜耀約略透露他當時的做法。

如何面對想法和你大不相同的主管,李焜耀也有解法。首先,排除情緒的批判,以理智保持清醒的頭腦。接著認真地想一想,如果做決策的是你,你會不會和主管一樣?換句話說,就是站在老闆的角度看問題,問自己:「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李焜耀表示,這是個十分有效的練習,很容易升級自己的能力。

當年時代封閉

李焜耀曾研發出台灣第一台英文電腦終端機,他的實驗桌,是一張四周用鐵條、塑膠框起來的辦公桌。實驗做得晚了,就睡在實驗室裡,行軍床也成為實驗室的標準配備。

出國在二、三十年前是很稀罕的事。李焜耀記得,他從還是國際機場的松山機場出國,公司幾乎所有人都來送機。那時松山機場的屋頂還有看台,讓送機的人可以觀看飛機起降,對升空高飛的親友揮手道別。「一個人出國很困難的。」李焜耀描繪的是現在30世代可能很難想像的情景,整個台灣還是封閉的鄉村型態,連外國人也不常見,「我們那個時代,有機會和外國人接觸的工作,都非常有價值。」

當時,汽車稀少,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車。李焜耀經常騎著摩托車拜訪客戶,即使從台北騎到龍潭的中山科學園區談生意,他都認為很平常,「從台北騎下去有什麼稀罕,還有人騎回高雄呢!」看到在座有人面露驚訝之情,李焜耀覺得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不過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剛開始他有了車,每逢假日就開車出遊,三天就能環島一周。有幾次下午4、5點下了班,趕回家接了太太,一路殺到花蓮去,到達時才晚上9點多。「那時候台灣車子很稀少,很舒服。」李焜耀很懷念那段交通無處不順暢的日子。

今日社會多元

「再談過去,那麼早的事情,沒有什麼意義啦!」翻著1960年代台灣鄉下的老照片,李焜耀其實不太情願回憶早期台灣辛勤刻苦的生活,「過去就算了,我是活在當下,專心努力做好自己。」

更何況物換星移,生活環境大不同,已不適合拿過去的標準套用於現代。現在的年輕人沒有太多經濟壓力,只想到自己怎麼過日子,李焜耀認為是件好事,因為進步社會的明顯指標就是,年輕人有多大的空間可以實踐理想,「人人可以有夢,尤其是年輕人要敢做夢。」

「現在應該改寫成就的定義,」在李焜耀的觀念裡,不應該以所得財富的多寡,或身在組織中的地位,來決定一個人的成就是高是低,「我們亞洲社會都太偏物質了,」李焜耀以歐美等先進國家為例,他們追求的是整個人生的平衡,包括工作與家庭的平衡。

成就指標多元化才是成熟社會的象徵,每個人對自己的生活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台灣與韓國是全世界大學畢業生比例最高的地方,因此30世代更有能力深入發掘自我的人生價值是什麼。

克服問題不逃避

「成功就是做自己,要想清楚的,就是自己到底要過什麼樣的日子?」李焜耀認為,找到自己的目標,然後堅持做下去就對了。

可惜的是,現在年輕人容易碰到困難就放棄。過年前,李焜耀收到很多卡片和電子郵件,都是以前離職員工寄來的,他注意到他們的發展,大多數仍在電子業裡換來轉去,路似乎愈走愈窄,工作也愈來愈沒有成就感。

「逃避是最容易的選擇,卻是最不負責任又最沒效率的選擇。」李焜耀點出一個事實,如果在遭逢困難時不設法突破,問題仍然存在,但是下次再碰到相同困難時,可能已經是五年以後。當下克服問題,就可以擁有五年更豐富的經驗和能力,為未來的人生帶來可觀的加乘效果。「逃避最容易,但對自己真的是最不利。」李焜耀又強調了一次。

「人比人,氣死人,現在觀念和時代都不同了,」李焜耀建議找到自己定位的人,不要做無謂的比較。可是,李焜耀是個好強的人,聽到這樣的質疑,李焜耀馬上回答:「我當然是好強啊!」他是說到做到,忠於自我,所以成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