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夢幻童話背後,你不知道哥本哈根的100道陰影...

文 / 吳柏學    
2015-10-08
瀏覽數 7,650+
夢幻童話背後,你不知道哥本哈根的100道陰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年32歲的Eriksen是居住在丹麥的攝影師、策展人,她的作品常以田野調查為基礎,和攝影對象緊密合作,呈現他們的觀點和生命經驗。今年10月,她的攝影展「100% Copenhagen」來台展出,Eriksen根據哥本哈根居民的性別、年齡、階級等人口統計數字,挑選1百位民眾拍攝,從他們的生活經歷拼湊出哥本哈根的城市樣貌。

藉由攝影,Eriksen想呈現的是並非哥本哈根居民幸福快樂的生活,而是必須被嚴肅以待的社會議題。例如,黑人移民想說的是在看似開放進步的哥本哈根,種族歧視問題仍然存在,深膚色的移民常被認為是犯罪。

在相片中,他掛上皮包告訴大家:「我不會搶你的錢包」。又或者,帶著疤痕面具的男人告訴我們,他曾在酒吧外被陌生人毆打搶劫,保鑣卻袖手旁觀。仇恨犯罪在哥本哈根越來越嚴重。除了種族、犯罪問題外,照片中的哥本哈根人告訴我們,這裡就跟其他國家一樣,面臨著性別歧視、毒品管制、失業貧窮、酗酒、精神疾病等問題,深深的在他們的生命裡刻下難以抹滅的印記。

關於「100% Copenhagen」攝影展,《30雜誌》專訪到攝影師Maja Nydal Eriksen,請她談談這次創作的理念以及她想傳達的訊息:

Maja Nydal Eriksen

Q:為了這個展覽,妳做了哪些準備工作?例如,在訪談被攝影的對象時,妳會問他們哪些問題?

A:這個計劃一開始是個劇場計劃,一開始我要做的事情是找到這些人。我們的第一個受訪者是哥本哈根統計辦公室的員工,然後由他推薦下一個人選。整個計劃就像滾雪球一樣,一個接著一個。一開始事情很順利,但因為我們的計劃是受訪者的組成要符合整個哥本哈根市的人口組成,在計劃進行到8、9成的時候,要找到我們期望的人真的很困難!

在訪問部分,一開始我問的都是比較基本的問題,例如你喜歡、不喜歡這座城市哪些地方。在劇場表演的時候,他們都站上台,回答我們的問題。這時我們的問題就會有些跟政治有關,例如,「誰是因為在其他地方受到暴力對待才來哥本哈根的?」。這類問題把人分成「是」、「否」兩群,標示了人群的差異。之後當我深度訪談這些人時,我發現他們的故事是很好的攝影素材。如果從這些人的故事當中,我們可以呈現哥本哈根的另外一面,他的意義絕對比分析統計大。在進一步的訪談中,我會問他們,在當前的哥本哈根,對你來說哪些政治或社會議題是重要的?

Q:一開始你用統計上的變項,例如性別、階級、年齡等,去區分這些人。在進行這個計劃的時候,有任何事情是超乎你的預料的嗎?

A:雖然說沒有感覺有點奇怪,但我覺得在這項計劃裡,我追求的不是什麼轟轟烈烈的故事,而是讓個人有機會可以去表達平常他們沒有機會去談的事情,或者是被視為社會禁忌的議題。例如,我們每個人可能都認識酗酒、有憂鬱症的人,那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經驗的一部分。要說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是統計數字,哥本哈根有41%的人獨居。這代表著很多哥本哈根人是很寂寞的。

Q:可以請妳談談妳自己在哥本哈根的生活經驗嗎?對妳來說,在哥本哈根的生活經驗和你所拍攝的這些人是否相似?

A:確實在這些攝影中,有些人的經驗是我比較能同理的。這個展覽的主題是探討人們如何在像哥本哈根這樣一個富裕、社會福利良好的城市尋找自我認同。在哥本哈根,受惠於政府的資源,個人會有很多機會,可以接受好的教育、獲得很多知識。但當這個社會給你無限可能的時候,你反而要更費力的去思索自己的身分認同。如果一個社會有嚴明的階級體制或宗教信仰,你大概別無選擇必須遵從。但是在丹麥,人們每天起床一睜開眼就會想著,「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在這個展覽裡,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是性別議題。我攝影的對象當中,有些女性是選擇不要生小孩,或者很晚生小孩。即使是在丹麥這樣一個進步的社會,女性選擇不生小孩,或者很晚生小孩,都仍要面對社會的汙名。我有個受訪者,她有很好的工作、生活,後來她生了一對雙胞胎,她想要暫停工作陪伴小孩。這個決定讓她承受了一些社會壓力和其他女性的批評。拍攝她的照片時,我覺得自己相當能夠同理她,因為我已經32歲了,可能未來會有類似的生涯選擇。

Q:我注意到在你的攝影當中,背景通常是明亮、乾淨的,但是相較之下人的表情就顯得比較陰鬱,沒有笑容。為何會有這樣的差異?這代表哥本哈根的居民們生活並不快樂嗎?

A:這有兩個理由。一是我一直以來的攝影風格都是讓受訪者的表情保持中性,我希望靜態攝影會像一個故事,可以讓大家自己詮釋。在這個前提下,我不希望人物的表情太強烈,搶走畫面的焦點。另外,有些人會認為中性的表情是比較陰鬱的,但其實並非如此。只是我們平時太習慣攝影時要面帶笑容。另一點則是我認為這些被拍攝的對象,對於他們想表達的議題、想說的訊息是嚴肅以待的。

Maja Nydal Eriksen

Q:是否可以說,在這個計劃裡,你拍攝的並非哥本哈根的光明面,而是他的另一種面孔?

A:某種程度上確實可以這樣說,但我並非一開始就有意如此。我沒有一開始就跟我的拍攝對象說,好,現在我們要來拍攝「萬惡版哥本哈根」,如果我真的這樣說的話他們會哭出來的。我的本意是,讓這些人去說出他們當前最在意的事情,告訴我們是什麼使他們跟「大眾」有所不同。當我問出這個問題時,他們的回答未必是負面的,例如沒有小孩、或很晚生小孩,但這些回答有他的批判意涵。

Q:在這個計劃裏面,對你而言最印象深刻或是意義最特別的照片是哪一張?

A:一般來說,我不會去選在所有作品中我最喜歡的一張,特別是在這個計劃裡。確實有些照片的執行效果比較好,但是每個人的生命故事都是獨特的,每個人都是100%的1%。即使在這個計劃當中我也拍了像理髮師這樣普通的職業,那樣的照片也是重要的,因為他代表了這座城市當中一種生活的樣態。

Q:在這個計劃當中,你拍攝了很多哥本哈根居民的生命故事,呈現了哥本哈根的城市樣貌。如果要妳描述哥本哈根,妳認為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城市?

A:如果說人的話,我會說哥本哈根人享有高度的言論自由,可以表達他們自己。如果說城市的話,我認為關鍵字是綠色空間、綠色發展、綠色都市計劃。例如我們有城市花園、城市農田,讓大家都可以接觸綠地。我們也有很強的自行車文化。在哥本哈根,騎機車甚至是一件有點政治不正確的事情,幾乎沒人騎機車。大家都是騎自行車或是開車。還有,在港口,因為水質乾淨,我們有很多港口浴(harbor bath),大家在泡澡。夏天的時候,有人會划船、划獨木舟,做些水上活動,這些都是很棒的社交活動。建築方面,新舊建築交錯,但兩者融合的很好。

Q:台灣人認知的哥本哈根是個有良好生活品質、社會福利的城市,就妳而言,妳同意這樣的敘述嗎?

A:是的,我們有好的社福系統、生活品質,這方面你幾乎難以批評。但問題是,在丹麥,人們知道自己擁有那麼多的機會,他們有能力成為最好的自己。這點造成了他們不少的壓力,因為外界賦予了他們很高的期望。活在一個「什麼都可以給你」的社會,非成功不可的壓力是很大的。特別是對男性而言,社會對他們的期望讓他們很難忍受自己成為失敗者。在丹麥,一個男性如果有酗酒或憂鬱症之類的問題,他會覺得很難啟齒。這點也是我此次展覽的主旨之一。

100% Copenhagen攝影書線上看

Maja Nydal Eriksen

展覽資訊:

2015 臺北設計城市展 - WE ARE THE POWER 社會設計=人民力量

展覽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四號倉庫、五號倉庫

展覽時間|2015/10/05 - 2015/10/25|21天

指導單位|臺北市政府

主辦單位|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策劃執行|格式 InFormat Design Curating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