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你的同事老是愛慢慢來,不喜變動也缺乏動力,你該怎麼辦?

文 / 吳柏學    
2016-03-30
瀏覽數 8,800+
當你的同事老是愛慢慢來,不喜變動也缺乏動力,你該怎麼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隆.克拉克(Ron Clark)運用他在多年演講與顧問經歷中經常提及的一個公車寓言故事,說明在教學與經營學校中成效卓越的領導原則,應用到職場也能產生巨大影響力。

不管行業,團隊合作都是成功關鍵。克拉克將團隊比喻為一輛載滿人的巴士,巴士必須靠人提供動力,但車上的人有些人有助團隊前進,有些則會造成阻礙。

他把這些人分為五種人:

◎炮哥(跑者)

能投入超出分內要求的努力,

保持前進,渴望好成績。

◎阿曼(慢跑者)

善盡職責,不會額外要求自己,

穩定有條理、遵守安全規則。

◎姍姍(散步者)

被一同帶往前的人,

緩慢,而且會覺得跑者和慢跑者太快。

◎阿克(乘客)

阻礙成功、拖垮團隊的人,

不是早起的人,而且每天都遲到幾分鐘,就像即將退休的人員。

◎賈爸(駕駛)

引導組織者,

任務就是帶大家想前邁進,就像一輛車的渦輪增壓器。

要熟知每個人的優缺點,然後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

一個組織裡一定會有這5種人的存在,但如果你的同事就像是姍姍(散步者)或阿克(乘客),你該怎麼辦?

姍姍在公車上至今多年,她對一天要花多少功夫做事很講究。路途多長,走到哪裡可以小憩偷閒,她都瞭若指掌。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該怎麼調節步伐,才不會一天下來走得太累,因為她的保齡球隊友,還需要她每週二、四晚上有足夠活躍的腳力來贏球。

姍姍不喜歡變動,而且駕駛說要繞點路的時候,天哪!她就直接跟他表明這點了。每當砲哥又開始滔滔搬出各種點子與計畫以便「改善組織」,都讓她坐立難安。而且她也搞不懂,為何砲哥與小曼做事一定要這麼急。路程最終一定趕得完的,不管是用衝的,還是慢慢走。姍姍的座右銘是:慢慢來、穩就好。

我必須很遺憾地坦言,在我職涯中跟許多散步者一起工作過。

這些工作者,對於前進完全沒有貢獻出力道。他們步伐沉重蹣跚,甚至不追上慢跑者的腳步,可以說他們是被公車拉著走的,他們拖著雙腳,腳步踉蹌,而且還經常不解地大聲質問:「我們為什麼要走這麼快?你怎麼老是要自己找這麼多事來做?」

散步者酷愛一一糾出他們認為組織哪裡有問題,這樣做可以避免有人會把事怪在他們頭上。他們說跑者壞話,編派胡言,說那些人表現突出是想引人注目。他們有時會去跟主管抱怨跑者「讓他們難看」,還說很多不在職務範圍內的事不應該丟給他們做。他們批評公司的管理,散播負面能量。這可說是毒瘤。

我曾跟一個愛抱怨的老師共事,她會這樣說:

「嘿,你有聽說校長準備安排我們兼著輪流開車嗎?這樣一來,我敢說接下

來就是再兼早餐勤務了,你不會覺得火大嗎?她當我們是奴隸啊!」

不然就是:「嘿,你有注意到某某人早上十點才來嗎?她怎麼都好好的沒有被罵?這地方真的很不公平耶。如果是你或我遲到,肯定被念的,你不覺得氣嗎?」

散步者這樣大發議論,因為他們想拖著大家降低到他的速度。如果大家都慢慢來,那麼有個人沒施力,也就不那麼明顯了。而且如果所有人聯合起來對抗校方,散步者就不會成為唯一抗命的人,人多勢眾比較安全。不幸的是,在教育界,如果教職員由散步者組成,最終受害的是學生。乏味又負面的老師,絕對沒辦法激發學生最好的一面,或讓他們培養出終身對學習的熱望。在公立學校體系中,散步者不只是讓這個組織沉淪,他們對整個社會也有負面衝擊,當他們在工作崗位拖拖拉拉,最終會製造出一個「陷落世代」,這些孩子可能從未發揮全部潛能。

我在前文提到的散步者,他們會迅速拉攏新人。新老師一來,她就送上親手烘焙的蛋糕,貢獻自己的教具用品讓他們共用。她會說:「我知道剛起步有多難,我來陪妳度過。」這新老師會大嘆:「啊,我好喜歡她!」不過我後來漸漸發現,她只是在設法擴張她的「毒瘤邦」而已。

他們每天會坐在一起吃午餐,圍成一圈,壓低聲音說著什麼八卦,然後一起笑開。我告訴自己:「她在摧殘別人的人生。」她壯大自己那負面的小團體,因為人多勢眾比較安全,而散步者很清楚,如果他們能讓所有人都在散步,就不會有人要求他們動作快一點。

我發現,在她那個小團體的成員,久而久之,會看什麼都很負面,甚至會把這種心態帶回家去挑剔伴侶。我看見他們在家會吵吵鬧鬧,最後離婚收場。我看見他們的孩子怨恨他們,長大後逐漸與他們疏遠。我看見那些老師日益變老,然後坐在空無一人的家中,生活枯燥且蒼涼。沒錯,這聽來慘絕,不過難道不是這樣嗎?

在職場上,組織中的新人是老鳥散步者的最愛。他們會迅速對新人下手,跟新人交朋友,晃到辦公隔間找新人一起吃午餐,並且為新人適應新環境之所需提供各式協助。他們向新同事傳授「忠告」,下班找新同事一起喝一杯,而且老實說,他們還真是超棒的同事,但問題在於他們經常在募集新的散步者,因為老鳥散步者需要新人聽他們的,並且信任他們,然後拉低新人的速度。他們想讓更多人放慢腳步,這樣一來公車就會緩慢前進,而散步者安於那種速度。

別被蛋糕誘拐了。

我注意到,散步者會非常專注在自己身上。你會聽見他們大嚷何以升遷都輪不到他們,或者為何學術會議都不派他們去。他們總是覺得別人故意針對他,然後宣稱這裡的工作環境——特別是眾人對跑者的鍾愛——極端不公平。我曾派五個跑者參加學術會議,雖然昂貴,但那是他們自己賺來的,而且他們值得!

一個散步者跟我說:「我看見那些受寵的人要去參加學術會議。」我說:「抱歉,妳說什麼?」然後她回:「沒關係啦!克拉克老師,只是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參加學術會議的選擇權。」關於這點,我的答覆是:「妳並沒有選擇權。」當天下午,在教職員會議上,我解釋她所說的「受寵的人」是怎麼回事,我說這些人工作非常賣力,而且表現出能力最好的一面。我也解釋,在人生中,是否受寵,不是選擇來的,是要贏來的。任何渴望因勤奮工作而獲得獎賞的人,都可以也都應該去實現它。

好了,我在這學校裡已經說得夠清楚,我意圖對每個人公平,但絕不是對每個人都一樣。

我也很清楚表明,我對待跑者跟散步者不同,因為一旦跑者知道不管他們多賣力工作,只會獲得跟大家一樣的對待,他們就會開始減速。最令人喪氣的事情是,你付出一百分的力氣獲得一百分的報償,卻看見其他人只付出一半竟然也獲得一樣的薪水、一樣的紅利與津貼,一模一樣的對待。

拿我們的教育體系做比方,老師敘薪是根據在體制內的年資,而不是按表現計酬。試想,若我們的大企業也這樣運作,告訴那些企業高層,他們薪水不動,升遷無望,只要在那裡晃蕩不要被開除就好,這情景你能想像嗎?那是過時的思維了,不過全美的企業當中,還是有很多對於中層員工給予相同的報酬,不管他們對組織是否有貢獻。

在RCA我們是這樣做的:如果收到經費可以添購教室裡用的新桌子,先給跑者。如果我們有錢在教室安裝電腦,先給跑者。而散步者如果抱怨沒有獲得補助或補助不足,我會解釋,獎賞跟工作表現直接相關。這似乎會讓人不舒服或太苛刻,但如果想要創造一個會讓公車起飛的組織,你有必要這麼做。你若不拿出這種態度去經營,你的跑者價值被降等,他們就會離去,留下你面對一個散步者組成的團隊,他們不僅幾乎推不動公車,還讓它撞毀在地。你是那個該做駕駛的人,所以別讓散步者搶了你的工作,因為只要給他們機會,他們就會這麼做。

好消息是,散步者和慢跑者在一個獎賞好表現的組織裡,可以改善成長。我們學校的一位老師,一開始是散步者,現在是個跑者。

如何移動你的公車?《如何移動你的公車?:讓你輕鬆駕馭生活、家庭、工作的寓言故事》

隆.克拉克(Ron Clark)/三采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