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茄子蛋」奪金曲大獎,看台灣獨立音樂的發展

流行音樂退位!獨立音樂才是真正主流?

文 / 實習記者葉穎樂      2018-08-01
流行音樂退位!獨立音樂才是真正主流?

「茄子蛋」壓軸登場音樂派對「小暑Little Summer」。圖片由相知音樂提供



獨立音樂,不是一小撮人聽的非主流音樂嗎?如果你至今還認為,獨立音樂難登大雅之堂,那就錯了。

今年的第29屆金曲獎入圍名單遍佈「獨立音樂」的身影,從最佳新人、最佳樂團到年度專輯等各大獎項,都有非主流市場的歌手過關斬將入圍。而且,這幾年來,入圍金曲的比例還一年比一年高。

最重要的指標,就是今年「茄子蛋」樂團憑藉首張專輯,一舉奪下「最佳新人獎」「最佳台語專輯獎」兩項大獎,媒體不僅不再使用「爆冷」「黑馬」等詞彙來形容獨立樂團的成功出線,甚至連討論重點也不再聚焦「獨立音樂出現金曲獎的適宜性」上。

由此可見,獨立音樂已漸漸被大眾所接受,甚至是與流行音樂相抗衡的另一股力量。

其實,樂團文化在台灣盛行已久,直至去年,「草東沒有派對」在金曲獎成功攬下三座大獎,才讓外界見識到獨立音樂的蛻變與爆發力。

但,台灣獨立音樂圈的崛起絕不是場意外。

新銳樂團的迅速增加,來自於一群獨立音樂製作的幕後推手。就如今年暑假首個週末的音樂派對「Little Summer小暑」,提供表演平台的主辦方,正是相信音樂旗下的子公司——相知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相知音樂),這個平台共集結十組嶄露頭角的年輕樂團。

相遇的團很多,相知的人很少

圖/演出陣容之一「甜約翰」在表演當晚也不忘感謝主辦單位提供特別舞台,代表每個演出機會對於樂團及樂迷而言的意義非凡。圖片由相知音樂提供。

而相知音樂所提供的平台,也是「茄子蛋」樂團嶄露頭角的舞台之一。

如同相知音樂的理念「相遇的團很多,相知的人很少」,相知音樂旗下的藝人各有特色,包含創作《身後》《克卜勒》《尋人啟事》等天后級歌曲的唱作全才HUSH、第25屆金曲獎最佳樂團得主「麋先生」、還有入圍本屆金曲最佳樂團的「三十萬年老虎鉗」。

圖/三十萬年老虎鉗。圖片由相知音樂提供

其實,相知音樂創辦人陳瑞凱是成軍已超過20年的獨立樂團始祖「1976」的主唱阿凱。見證台灣樂團黃金年代的他,2012年創建音樂廠牌re:public records,並以自己經營的「海邊的卡夫卡」咖啡廳為基地,孕育不少音樂人。

身兼品牌總監,由幕前短暫切換至幕後的阿凱,考量的視角自然與主唱有所不同。連相知音樂的品牌行銷總監江季剛也坦言,「我們還在找適合這個時代的音樂模式,因為現在已經有很多不一樣。」所幸兩位在進入相知音樂之前,都各自在音樂產業打拼多年,豐富的經驗讓他們的經營之路相對順遂。

圖/ 阿凱透露,創設相知音樂的契機源自與相信音樂最初的合作,當初策劃HUSH演唱會的同時,也與江季剛有其他方面的配合,機緣之下,集結多個廠牌及藝人的相知音樂終於在2015年正式成立。圖左依序為阿凱、江季剛,紀玟伶攝。

相知音樂作為獨立音樂品牌、樂團、創作歌手音樂發行的平台,三年來執行過多場音樂祭及合作藝人的巡迴演出,例如台灣樂團潮、FIREBALL火球祭等,為樂壇潛力新秀準備了演出的舞台。

圖/阿凱分享,去年相知協助策劃「怕胖團」十週年演唱會,票券全數完售,表示很開心結合經驗陪伴怕胖團完成特定階段的旅程。圖為怕胖團小暑現場演出,相知音樂提供。

除參與策劃音樂祭以及代理發行藝人的音樂,阿凱更著重與藝人之間的合作關係。像是前東京事變吉他手浮雲和HUSH、宇宙人與日本樂團Nulbarich等的共同演出,都屬於一對一的合作,他期許未來能擴大與音樂人的交流,「藝人的合作開始了,剩下就是音樂品牌和音樂節的合作,我相信很快啦,未來只會加速。」

江季剛也表示,如今音樂產業的模式比傳統的音樂公司更有彈性,相知與藝人不一定僅是經紀關係,公司也可以提供合作藝人巡迴演出等服務。相知正在努力建立系統化的流程與制度,朝向「樂團專屬資源整合平台」的目標。

拋開「台灣」的框架 迎接全球化音樂時代交替



「台灣這五年出現很多樂團,爆發力和創作的感覺,與以前完全不一樣。」江季剛回顧以前擔任THE WALL MUSIC企劃經理的經驗,在台灣新的樂團身上明顯看見全球化的影響。現在二十代初半的年輕人,從小就接觸網路,對新事物的接受度高,具有創作力。「現在的樂團沒有什麼教科書,他們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阿凱也在學習透過藝術創作看待事情。他透露,近期欣賞後輩樂團表演時,受到很大衝擊,「原來歌詞內容不一定是自己的座右銘,就只是藝術創作而已。」

以往的音樂創作盡可能從樂團的信仰出發、作品也要代表創作者的核心,但,新生代樂團不會有特定的模式。

江季剛認為,很多事情需要被嚴肅看待,「但對於打破框架這件事,我個人是蠻欣賞的。」他把有所爭議的歌詞或表演,解讀為該樂團呈現音樂的專屬方式。

甚至,連樂團與樂迷的關係也被打破了,不再有明顯的偶像和粉絲區隔。如果有參加過「Little Summer小暑」派對的人,或許會被場內整齊的大合唱及歡呼聲震撼。尤其,在特別打造的場域,不論是台上的表演者還是台下的樂迷,都共同沉浸在音樂的饗宴中。

圖/小暑演出陣容之一「告五人」表演時,現場樂迷搭配手機燈光,一起大合唱《披星戴月的想你》。圖為小暑現場,相知音樂提供。

近幾年,江季剛觀賞過不同新團的現場演出,他不禁感歎,「不要覺得一定要出唱片,別人才會唱我的歌。」從前CD決定一切,如今「被看見的方式」已有所改變。新載具的產生,讓喜歡音樂的年輕人有別的表演機會。

甚至,根本不需要刻意打造具有代表「台灣」的樂團。「我覺得那是2000年的作法和想法,現在已有太多管道,放Spotify、YouTube等等,就會有人看到了,」江季剛說。

阿凱認為,新一代在感官上較快速及優秀,擅長介紹自己、呈現歌曲。他也建議談論音樂時可以拿掉「台灣」兩個字,單純討論世代即可。台灣經過解嚴時期,與國外背景不同,當時台灣人幾乎不聽搖滾樂,所以需要特別區別化,「現在這整件事都被打破了,現在就是流行音樂。」

孕育音樂人的搖籃:別再為流行音樂設限!

台灣獨立樂團的環境跟表演水平正不斷提升中,「尤其,這五年改變更為明顯,主流跟獨立音樂的界線已經不見了,」江季剛發現。

過去,台灣的獨立音樂被稱為「地下音樂」,早期區分獨立音樂與主流音樂的方式也很死板,即大型唱片公司以外發行的創作都被視作獨立音樂。

然而,獨立音樂概念不斷更新,大部分人聽音樂的方式也大幅改變,現在的高中、大學生,有八成透過Youtube聽音樂。例如告五人《披星戴月的想你》純字幕MV(Lyrics Video)有近500萬點閱率;茄子蛋《浪子回頭》官方MV也突破1700萬點擊率。

倘若流行音樂的重點在於「流行」,破百萬的點擊率也算是流行音樂吧。「比起所謂的主流,有些流行歌手的主打歌可能連十萬觸及率都達不到,那到底誰才是流行音樂?」江季剛認為,如今不再是大航海時代的知識競爭,而是風格的比拼。

曾身為樂團主唱的阿凱表示,「我們玩音樂這麼久了,確實是這幾年我跟季剛透過相知,才開始認真考慮到娛樂性和身體感官的享受。」

阿凱發現,目前的音樂產業尚未有非常整齊的商品化現象。江季剛也認為,台灣音樂產業的商業化程度可再提高,包括演出內容、歌單安排、釋出訊息的時機等,對提升各個環節的細緻度很重要。他說,「透過不斷討論,才會知道怎麼跟別人說你的音樂是什麼,怎麼去發現你的音樂可以給更多人聽。」

圖/HUSH小暑演出現場,相知音樂提供。

獨立音樂市場相較主流市場而言,規模偏小。然而,一直以來被歸類為小眾音樂的獨立音樂文化,也多虧全球化及產業環境的變化,慢慢步入新的階段。

如今,你鮮少看到特別主打「超級偶像」、靠外型包裝的歌手出現,任何喜歡音樂的人都能有展現才藝的方法,樂迷聆聽的平台也不同以往,顯示音樂產業正在轉變中。

每個世代都有專屬的音樂風格與創作,台灣最終會產出什麼樣的獨立音樂產業?是否也能走出台灣,廣被其他區域的樂迷所喜愛,這或許正是新世代音樂人的挑戰。

關鍵字: 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