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了八年,潘思亮竟然賣掉麗晶酒店?

文 / 王一芝   攝影 / 黃菁慧、張智傑   2018-05-01
熬了八年,潘思亮竟然賣掉麗晶酒店?


3月14日下午,當台灣媒體聚精會神緊盯台北史上第一本米其林指南揭曉的同時,晶華酒店董事會卻通過一項重大出售案,決定以3930萬美元(約新台幣11.5億),將麗晶酒店51%的股權賣給英國洲際酒店集團。

未來晶華和洲際將成立合資公司RHW(Regent Hospitality Worldwide),共同經營麗晶品牌,由持股49%的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擔任董事長,而洲際則拿下除了台灣(晶華)之外的全球麗晶經營管理發展權。

這個併購案金額看似不大,對潘思亮卻有不同的意義。

這得從2010年,他以5,500萬美元向美國卡爾森集團(Carlson)買下旗下奢華飯店品牌麗晶(Regent)全球經營權說起。

當時,他成為台灣第一個擁有國際五星飯店品牌的本土飯店業者,因此登上台灣媒體的頭版,被喻為「台灣之光」。

透過這次的併購案,晶華酒店往後不用再繳授權費,還能主導麗晶品牌的走向及管理世界各地的麗晶酒店,未來如果有飯店想加盟,都得找人在台灣的潘思亮談授權。

晶華等於從早期的「靠行」,晉升為國際飯店品牌的「主人」。

圖/潘思亮成為台灣第一個擁有國際五星飯店品牌的本土飯店業者,還因此登上台灣媒體的頭版被喻為「台灣之光」。

八年前,他買下麗晶後,還專程邀請麗晶創辦人Robert H. Burns出任集團榮譽董事長,沒想到兩人竟異口同聲說,「香港麗晶何時重回麗晶體系?」這是他倆共同的夢想。

沒想到今年,潘思亮卻以出讓股份的方式,完成夢想。「我是為了香港麗晶酒店,為了『她』,我什麼都願意,」潘思亮難得感性地說。

很多人不知道,麗晶能擁有頂級奢華酒店的地位,是香港麗晶酒店造就而成。

圖/截自麗晶酒店官網

八、九○年代,位於香港九龍尖沙咀的麗晶酒店開幕後,示範了頂級奢華酒店的最新概念。依著維多利亞港灣邊緣修築,讓海景充分滋養室內,扭轉香港人非得正經八百入住豪華飯店的習性;當八○年代浴室空間還停留在剛好轉身階段,麗晶率先演繹了超大浴室,裝進兩個洗手台、按摩浴缸,讓浴室不再只有簡單功能,而是值得住客駐足停留之地;在綜合型酒店已司空見慣的現在,很少人記得香港最早的綜合型酒店就是麗晶;香港麗晶還引領風潮在客房內替客人辦理入住,除保有客人的隱私,也能迴避大廳排隊的人潮,快速終結旅途疲憊。

但香港麗晶的物業擁有者「新世界發展」卻陷入財務困難,2001年以3.46億美元把香港麗晶的產權和管理權賣給洲際酒店集團。

直到現在,即使掛上洲際招牌十多年,飯店員工仍自詡為麗晶人,連香港計程車司機也都認定是「麗晶」而非「洲際」。

這也是潘思亮一直想讓香港麗晶重回麗晶體系的原因。

洲際拿下麗晶之後,有了與其他國際飯店管理集團一較長短的頂級品牌,更動用所有資源準備大展拳腳,五年內在全世界擴展40個麗晶據點。

至於潘思亮,除立即有11億台幣進帳,未來每開發一家新的麗晶酒店,每年品牌授權費也能輕鬆入袋。未來晶華加入洲際全球的訂房系統,還有高達一億個會員,有助於未來的獲利。

但潘思亮對外沒說的是,其實併購案最主要是解決麗晶過去在國際市場單打獨鬥的局面。

他收購麗晶時,旗下飯店分布在歐洲、中東、亞洲和北美四個區域,依照慣例,理應組四個管理團隊才能因地制宜,但潘思亮只能組一隊,總部就設在台灣。

主要問題卡在,一流人才無法引進台灣,團隊八成都不住在台灣,分布在新加坡、上海或香港,只能靠視訊溝通,根本沒辦法塑造企業文化,更別提做好飯店管理。

「如果競爭者派人長駐倫敦,我們還是從台北飛過去,除增加成本,業主怎麼可能忍受一個跑單幫的人做業務開發,」潘思亮嘆了一口氣。

他形容接手麗晶的前四年可說是「疲於奔命」,不是飛到各地見業主,就是忙於營運或訂房系統,最後真的無能為力,只好放棄,主動和北美和中東的業主解約。

比起接手前,麗晶在全世界擁有五個據點,他退了兩家,增加三家,如果不包括還在籌劃興建中的據點,八年來只替增加一個據點,成績並不算好。

「如果讓我重來一次,一開始會先簽新飯店衝量,再來顧營運,」潘思亮若有所思地說。

他急著衝獲利的原因是,直到現在,全球麗晶仍處於虧損狀態。

當初潘思亮收購麗晶,代價就是必須承擔柏林麗晶的虧損。柏林麗晶的問題,就和台灣六福皇宮如出一轍,租金占比高到嚇人,甚至導致前一個擁有者四季集團2001年破產,麗晶接手後,房租打七折,仍在虧損,目前虧損已從一年400萬降到100萬歐元。

和洲際策略聯盟後,潘思亮不需再付麗晶管理團隊費用,有了香港麗晶旗艦店,加上洲際全球訂房網絡,預估每家麗晶會有一成以上的業績成長,「明年柏林麗晶虧損也會消失,麗晶有機會轉虧為盈,」潘思亮分析。

雖然他在合資子公司的持股沒過半,但仍由他擔任董事長,負責傳承並宣揚麗晶品牌的DNA,「加盟20年加經營品牌八年,除創辦人外,我最瞭解麗晶,」他笑著說。

解決長期虧損的海外麗晶問題後,潘思亮將重心擺回台灣市場,以及海外晶英和捷絲旅的擴展計畫。

首先,麗晶在台灣發展的權限,百分百保留在晶華的潘思亮,預計在台北開一家麗晶最頂級的行館旗艦店,「那是在城市裡的小麗晶,房間數沒那麼多,套房裡可能有私人游泳池,」他在腦中擘劃,地點也有著落。

再來是將過去操作國際飯店品牌的經驗,把自創品牌Silks國際化。

早在2008年,潘思亮就創立自有品牌Silks,Silks的概念來自於絲路,在Silks之下有文創品牌Silks Place「晶英」、商務型旅館JUST SLEEP「捷絲旅」,以及2016推出的溫泉品牌「晶泉丰旅」。

潘思亮觀察,飯店不能缺少國際訂房系統支撐客源,但經營飯店的能力需要很在地,那就是文化。

「我要做一個文化luxury的品牌,」潘思亮認為,華人最大的競爭優勢就是文化,他期待以文化來連結世界在地,形塑一種新文化奢華的酒店品牌。

「未來我們將百分之百投入在台灣的麗晶及把Silks推展到全世界,」潘思亮說,團隊將以操作過國際連鎖的Know-how來做在地文化的國際連鎖。

選在國內飯店業的低潮期大步向前,潘思亮有一套自己的見解。

他分析,國內觀光業不景氣的關鍵,來自於供過於求,加上入境旅客的消費能力愈來愈低,但觀光業是用來支援經濟體,要是台灣經濟拉不起來,觀光業也無能為力。

潘思亮推測,如果說2015年是觀光業的高峰,那麼真正的谷底還沒到,兩年內應該會發生全球金融風暴探底。

「我沒有樂觀,而是別人樂觀時我保守,我前幾年都很保守,現在動土慢慢蓋,等蓋好景氣就差不多回神,」潘思亮說,即使景氣差,集團內所有飯店仍都賺錢。

「賣掉麗晶,放下後發現,麗晶未來能走得更遠,晶華還有我自己,也可以走得更好更遠,」潘思亮豁然開朗地說。

關鍵字: 傳產旅遊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