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自卑到自省

文 / 蕭富元    
1996-06-15
瀏覽數 17,900+
從自卑到自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直到最近,福佬沙文主義被熱烈提出來討論後,一千五百多萬閩南族群,才開始意識到,過去高喊的「我是台灣人」,原來潛意識裡指的只是說閩南語的本省福佬人。

過去五十年,不論是語言或文化,福佬族群內心深處多少都曾有被歧視的自卑意識,對語言、身分認同也相當敏感。

心理學有一種過度補償的理論,過度自卑的人,會刻意表現出高度自尊,甚至有極端的排他心理。福佬人的「沙文」,或許正是過度補償的心理投射。長期處於「外省人比較優越」的認知中,族群認同被污名化,福佬的族群復興運動,被化約為「番薯對抗芋仔」,不免出現否定外省族群的心態。

原住民、客家人遭受的歧視,並不在福佬人之下,但或許因為是人數最多的族群,福佬人對外省族群的不滿,表現得也較為露骨。

福佬人最常質疑的就是外省族群對台灣的忠貞度,要他們掏心挖肺,表態愛台灣,懷疑他們「不是要移民,就是隨時會投效中國」。

在生活經驗中,福佬人或許可接受個別的外省親友,但對於抽象層次的外省族群,心底埋藏烈酒一樣的自卑傷痕,還不時會傾瀉出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6 / 07 月號

第12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