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再遮掩

文 / 林文玲    
1996-06-15
瀏覽數 8,350+
不再遮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我父母親的婚禮上,舅舅差點殺了父親,他不願意妹妹嫁給一個年紀這麼大的平地人。

上小學以後,因為父親不適應山上生活,家裡從山上搬到台北市,父親開計程車維生。因為外表的不同,每次和同學打架,被欺負得再慘都不會有人說公道話,身體弄髒了是皮膚本來就黑,衣服破了是衣服本來就爛。當時年紀小,無法反擊,當然只有退縮,被迫調整成和大家一樣,讓別人無法識別自己身分的不同。

我從不願承認自己原住民身分,國語標準到演講比賽得獎,我都大聲告訴別人:「我是河南人,河南是中原。」

一心掩飾身分

母親從來不教我說泰雅族話,她的心情和小時候的我相同。我還可以靠著衣著和語言來掩飾身分,但母親就完全不能掩飾。小時候我從不讓同學到家裡來,我超級討厭同學知道母親是原住民。我當路隊長,因為路隊會經過我家,就故意帶同學繞遠路,理由是「那裡很髒」,堅持送所有同學到家後才回家。

有一件事每當我回想起來就想掉眼淚。在一個忽然變天的日子,母親拿著衣服和雨具到學校來,在同學的注目下,我百般不願地抗拒母親為我添衣,後來同學問我那是誰?我說:「我家佣人。」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